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26日刊登

范银灵(前排中坐者)在和当年台北侨中的同学阔别50年后,最近大家于曼谷聚会,图为他与部分旧同窗在餐叙会上合影留念。

 

 

 

 

 
范银灵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38年
祖籍:广东省嘉应州
职业:龙嘉宾旅行社东主

人生三部曲 段段精彩

龙嘉宾东主范银灵①

热爱中华文化和华文教育的他,并没有因此就放弃就学的机会,在当胶工的同时,也经常和学校保持联络,因为他得知当年的中国与台湾,不时有提供免费学额给海外学生,因此争取校方在得到此机会时,保送他过去求学。

侨中老班长陈秀维(右)是促成此次餐叙会的大功臣。

银灵君与部分在1957年,和他一起赴台湾侨中就读的勿洞山城老同学合影,图中左起陈伟荣丶周颂权丶郑文侨(旅居台湾)丶刘玉凌丶王飞来和范银灵。

生于泰国,在台湾完成中学与大学教育,在砂拉越创业,作古晋人的女婿,龙嘉宾旅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范银灵的人生三部曲,确实很扣人心弦。

2010年11月10日,泰国曼谷的一家大酒店,聚集了80几位来自世界各地年过七旬的男女,他们都有着一段共同的记忆,就是在1957年到1962年,曾经一起在台湾华侨实验中学求学,事隔半个世纪后,他们相约到此重温昔日同窗之谊。

范银灵也是其中一位满怀兴奋之情,从古晋赶到曼谷赴会的台北华侨实验中学(以下简称侨中)的老校友,很多好久不见的老同学,骤然间相逢,大家还真的百感交集,一幕幕往事,倒带般在脑海中涌现——

72年前,范银灵出生于泰国南部的勿洞山城,父亲是位裁缝,原本居住在北马,后来才举家迁居泰南。

在家中,银灵排行老二,他的大哥金灵在13岁时返华就学后,就没有再回乡。

◆不放弃就学机会

勿洞是泰南一个人口只有15万的小山城,镇上除了一家华小“中华学校”外,没有华文中学,所以银灵在完成小六的课程后,便留在家中帮忙,后来还去胶园割树胶。

热爱中华文化和华文教育的他,并没有因此就放弃就学的机会,在当胶工的同时,也经常和学校保持联络,因为他得知当年的中国与台湾,不时有提供免费学额给海外学生,因此争取校方在得到此机会时,保送他过去求学。

终于有了好消息,台湾在美国资金的支援下,于台北板桥的浮洲里,设立“华侨实验中学”,准备吸收海外那些接收完华文小学教育,在当地却没有华文中学可继续就读的学子过去接受中学教育。

校方在与台湾几轮洽商后,经过滤筛选,范银灵幸运的被录取为“公费生”,当时已经19岁的银灵君,在1957年初,携带了简单的行囊,便和另外27位勿洞山城的青少年,乘车北上曼谷。

生平第一次乘搭飞机的银灵君,怀着既兴奋又紧张的心情,端坐在机椅上,不久后,飞机振翼直上云霄,朝着宝岛台湾的方向前行。

当年飞机的速度出奇的缓慢,他们的班机由凌晨时分起飞,一直到当天中午才降落香港启德机场,在添油和稍作休息后继续起飞,直至晚间8点方飞抵台北的市区的松山机场。

这段马拉松式的飞行,虽然耗上了十多个钟头,但范银灵等一点也不感到累,他们一下飞机,便有专人在场接待,先送他们到一家酒楼用餐,再送往板桥,附设在侨中校园里的学生宿舍。

◆小小联合国

学校在几天后正式开课,这一年共开了四个班级,吸收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20名侨生,阔别校园生活已经好多年的银灵君,再重新迈入课室时,惊见班上不同年龄的学生,虽然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但却来自不同的国度,其中除了有泰国、印尼、韩国、越南的侨生,还有来自印度、缅甸、寮国和高棉的,甚至有几位还是远从非洲马达加斯加共和国来的侨生,校园里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联合国。

然而尽管大伙来自不同国情、不同民情风俗的国度,但大家都怀有一颗炙热的心,渴望着吸收中华文化,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同学们很快就能相互包容,继而情同手足,在未来六年的初、高中求学生涯中互相帮忙,互相鼓励。

实际上,在五、六十年代,中华民国政府因为才迁台不久,国内的经济状况很差,一般民众的生活品质也不很好,但因为侨中有“美援”作后盾,他们不仅享受有免费的六年中学教育,还有优渥的膳宿福利,因此比较起大多数的在地学生,简直就是“天之骄子”。

说起校园的伙食,事隔半个世纪后,银灵君迄今依旧很缅怀当年每星期会吃上三几次的“红烧冬瓜”,犹记得在当年,他们这群同学每天会轮流派几个代表,在大清早陪同厨师到台北的菜市场选购食材,而他们的厨师最爱购买每颗重达三、五十公斤重的大冬瓜。

他们把这些比小孩子还高大的冬瓜抬回校园的厨房后,厨师们就会将之切片,加入虾米、几片的肥猪肉、酱油和葱花,,焖煮成很好下饭的“红烧冬瓜”。

1959年台湾发生大水灾,侨中校园亦成为泽国,一位男侨生“英雄救美”,左右竹箩里各挑着一名女同学往高处逃。

水灾把校园淹成泽国,范银灵划着竹筏在水面上滑行的历史行画面。

◆台湾历史性大水灾

就在范银灵念初三(1959年8月)的那年,有一次刮台风,暴雨引爆了洪水泛滥,大水迅速淹至学校的二楼,校园宛如一片汪洋大海,所有寄宿在校园内的侨生,都坐困泽国与世隔绝。

最糟糕的是大水迟迟不退,侨生们粮食全断,顿时陷入饥寒交迫的窘境中,为了免除饥肠漉漉之苦,一些较大胆的高班同学,看到鸡鸭之类的家禽,随着水流载沉载浮的经过时,便腰系着绳子,在其他的同学拉扯下,冒险下水将之捞起,简单的处理后便将之裹腹。幸好在受困了几天后,军方的直升机飞临校园上空,垂降很多食粮与清水,使侨生们彻底脱离断粮之灾,经历了这次灾难,同学们更建立了患难与共的深厚情感。实际上那也是台湾一次历史性大水災,全岛各地灾情惨重,范银灵和侨中的同学们,亦積极的发动了捐献衣物的活动,而作为学生会的积极领导之一,范银灵身先士卒,在台北中山紀念堂参加“東南亜民族莭目台北街头演出”,带头义賣筹款門票等等事宜。

快乐的时光总是匆匆而逝,六年同窗共读的日子,很快就到了骊歌高唱的时刻,中学毕业后,很多侨生都回到各自的国家,开展人生另一个旅程,有些则留在台湾继续深造,就象范银灵便很幸运的获得奖学金,进入政治大学深造,更有些申请到美国留学或工作。

50年来,这群侨中毕业生,真的是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大家都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岗位上打拼,很少有机会再次碰首,幸好他们旅居美国的老班长陈秀维大姐,登高号召,并在她的积极奔走下,成功的召集散居各国的80多位老校友相聚于曼谷。

半个世纪后的重逢,真的宛如隔世,这些大多已经是退休人士的校友们,不禁都泪红了眼眶,并定下了两年后再相聚于台北的约定。

 

龙嘉宾东主范银灵(6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