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25日刊登

林桂兴与妻子蔡金銮和侄孙们合影。

 

 

 
林桂兴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25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曾任记者、办报、书店老板

生产花面簿生意大红

老报人林桂兴⑨

晋设厂印制练习簿林桂兴和郑玉书两人携手合作,不断为公司寻找开源之道,由于林君在报界服务之便,认识了很多报馆的管理层人员,因此从1970年开始,他们便从中国输入“新闻纸”...

担任过记者、编辑,又与友人合资经营书店,林桂兴的人生故事极其多彩。

在退休后,林桂兴(左)最近与相识于50年代的老朋友们餐叙。

林桂兴夫妇(左三、四)与家族成员合摄于一个宴席上,左起为林君的四弟媳、五弟,右为他的胞妹。

林君的侄女(左二)与自小培育她长大的巫籍养父母和两名妹妹,拜访林桂兴(右)伉俪时合影留念,他的这位侄女目前在砂拉越大学担当讲师。

笔从商后,林桂兴专心经营印制练习簿的业务,在他的精心策划和勤奋打拼下,公司生产的花面簿与练习本,在市场上拥有傲人的占有率。

南华书店在与生活书店大合并后,业绩有显著的上升,后来三位股东之一的吴木水,因要专心搞摄影器材的生意而退股离场,于是林桂兴与郑玉书便各拥有书店的一半股权,他们经营了一年多,开始有了不俗的盈利。

购入货车兜生意

1965年前后,为了业务上的需要,他们斥资8000元,购入一架小型货车,从那时开始,林桂兴便趁着周日不用到报馆上班的方便,每个星期天都载着满满一车斗的文具与练习簿,跑进乡区去兜生意。

他所跑的路线有两条,一条是从大石路三哩开始,沿着晋连公路到7哩、10哩、15哩、17哩、19哩、24哩、29哩、32哩、34哩,最后到西连的各乡镇商店,以批发的方式兜售文件与练习簿。

另一条路线亦是以三哩为起点,沿古晋石隆门公路进发,途径巴都吉东、新尧湾、短廊、乌梭,然后到石隆门兜一大圈。

每周定期跑上这么一圈,林桂兴能帮公司进账300多块钱,更重要是与这些乡区的客户,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进而成了他们牢固的长期客户。

生意额不断攀升的南华书店,在60年代末,获得了BIC原子笔的第一、二省总经销权,此种黄色笔杆的原子笔,在当年可谓是最畅销的书写文具,几乎达到中学生人手一根的热卖程度,当然也让南华书店进账不少。

林桂兴和郑玉书两人携手合作,不断为公司寻找开源之道,由于林君在报界服务之便,认识了很多报馆的管理层人员,因此从1970年开始,他们便从中国输入“新闻纸”,供应予全砂拉越的各中、英文报馆和印刷厂。

70年代之前,本州学生所使用的练习簿,都是进口自新加坡,林君和他的生意伙伴郑玉书,很早就有意在古晋设厂印制练习簿来供应本地市场,因此,他们先在朋岭工业区购买了一块零点八英亩的土地,林君随即亲自设计厂房,并斥资20万元,兴建了一座阔40英尺,长98英尺的厂房,同时工厂的前半部,还附建了一座40尺乘40尺的阁楼,以便充作办公室。

于建厂的同时,林桂兴有联络专门供应练习本给他的印刷商刘海全,邀他合资在古晋设厂印制练习簿,刘君对此建议不置可否,仅以考虑二字回应,孰料就在等待他进一步明确的答案时,南华书店的一家竞争对手,却捷足先登,抢先开始生产练习簿。

此时恰好林君所任职的《国际时报》被停刊,林君便把全付心思用在筹办印制练习簿的工作上,由于厂房已竣工,购置练习簿划线机器就可投产,因此他亲自到新加坡,洽购了一副划线机,摸熟操作程序后,便运回古晋准备大展拳脚。

机器瑕疵影响印刷

然而在开始印制之时,总是有部分的线条画不到,初时林君还以为是没掌握到运作的技术,经过多次重复试印,问题依旧没法解决,迫于无奈便打电话给新加坡的制造商,要求派遣技师过来授艺,当时林君很慷慨的表示,会承担那技师来晋的所有开销,没想到厂方却断然拒绝。

初时林君很纳闷,怎么有厂方不提供售后技术转移的事,过后才明白,实际上是对方不敢来,因为此机器在设计上存有瑕疵,他在仔细的观察后,发现机器在运作时,中间部分的纸张会稍稍隆起,以致该部分经常没法划到线。

有了这个发现后,他请来一位在浮罗岸开铁工厂的老板,一起坐下来研究改良之道,后来虽然有稍微改善,但还是无法发挥到最佳的状态,直到一两年后,他添购一部由德国制造的机械,才从其精密的结构中,找到彻底解决的方法,自此以后两部机器同时全速运作,产量大幅度提高。

期间有同业询问他,能日产多少本练习簿,他答称每天的产量万多本,此话一出,同业都说他报大数字,然而林君并没有报假,实际上他的两条生产线若全面运作,最高记录每天能印制出三万本。

产量能够远远超过同行,主要是他肯花精神去完善划线机的构造,使之发挥到最佳的状态,正因为他的工厂能准时供应足够数量的练习本给各销售商,所以订单源源而来,甚至在开学前夕,工厂前可看到零售商开着小货车到来排队运载练习簿的景象。

自产“花面簿”取代舶来品

印制各款练习簿一段时日后,林君的公司开始涉足“花面簿”的市场,此之前本地的花面簿都是进口自中国,但在林君的工厂也生产“花面簿”后,马上改变了状况,甚至渐渐的取代了舶来品。

事实上,林君公司所生产的花面簿,在印功上或纸质上,与中国所产的相去不远,就连零售价也不相上下,但却远较舶来品吃香的主要原因,无非是林君在推出花面簿之前,有到市场做实地调查,察觉到中国制作的花面簿,其封面的花朵图案,就只有一两种,而且十年如一日的保持不变。

于是他同时推出很多种封面不同图案的花面簿应市,果然迎合了少年学生们的喜好,选购他们家生产的簿子多过中国所产的花面簿,结果很快的就把这区块的市场占据了下来。

厂房的设备不断增加,练习本与花面簿的产量也屡创新高,林君与郑玉书所合营的南华书店,在1984年前后,收购了唯美工业在民达华工业区的产房,并迁厂到上址,业务更臻多元化。

从1973年开始就担任厂长的林桂兴,在1994年(69岁)时退休,从此过着悠闲的晚年生活。

 

老报人林桂兴(9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