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23日刊登

1970年《国际时报》搬迁至艾贝尔路的此座独立式三层楼建筑中。

 

 

 

 
林桂兴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25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曾任记者、办报、书店老板

发行星期刊 报界创举

老报人林桂兴⑦

林桂兴在《前锋日报》首创星期刊,过后其他各日报随着跟进,从此读者一周七天都有报纸好阅读。

《前锋日报》老板梁浩然(左),很赏识林桂兴,多次邀他到报馆工作,图为英殖民地政府时代的新闻处华文处长池家桂(右二),陪同两名英国官员到亚答街前锋日报的社址,拜会梁浩然时摄,在场的还有编辑朱洪声(右)。

1960年中,林桂兴在柔佛李姓同学家避风头半年后,见古晋一片风平浪静,便悄悄的返乡,当时他在《新闻报》的岗位已经有人填补,而一向很赏识他的《前锋日报》老板梁浩然,知道他暂无工作,便邀他加盟,建议他到报社来帮忙把英文稿翻译成中文。

于《前锋日报》工作了一段时间,林君有一天向梁老板建议,不妨在星期天出版一份周刊。

原来在此之前,古晋所有的中、英文报纸,每星期只出版6天,周日没出版,所以他建议出版一份以软性新闻、特稿为主的星期刊。

梁老板接纳林君的建议,并把编辑重任交给他去担当,经一段短时间的筹备,一份印刷精美的星期刊,终于在每个周日与读者见面,由于是独家发行,可谓是洛阳纸贵,广受读者的抢购。

担任文员工作

其他同行见到此情景,一改周日无报的惯例,星期天照常出版,从此古晋的读者一星期7天都能阅读到报纸,这是林君自开创“对开版”之后,在报界的另一创举,然而他在《前锋》只工作了半年时间,便在挚友林乃德的介绍下,到沈炳初有限公司担任文员。

说到林乃德,他也算是位很有意思的人,早在50年代,当他在考取了英文剑桥九号文凭后,便获得政府给予他赴澳洲攻读土木工程的奖学金,然而他却放弃了此个大好机会,宁愿从诗巫到古晋的《砂拉越论坛报》当记者。

英文《论坛报》和《中华日报》是同一集团的姐妹报,因此共同使用一个办公室,如此一来,双林便结成了好友,后来林乃德到新加坡大学攻读法律,继而到英国深造,考取律师学位后,重返古晋开设律师馆,并活跃于本地的政坛。

离开报界进入土产公司任职,桂兴君的主要职务是处理文书工作,就如传统的“98行”,东家除了提供三餐外,每个月还给予他160元的薪水,如此待遇在当时已算是不俗了,加上工作清闲,林君大可好好定下心来吃碗安逸饭,然而他体内毕竟还在流着“不安份”的新闻人血液,于是在1964年他又重出江湖,创办《越声报》——

且说,在沈炳初有限公司服务的林桂兴,有一天在路上巧遇王文渊,两人便到邻的咖啡店喝茶叙旧,王君是海南人,在实文然开咖啡店,经济条件不错,也受委为实文然的华人甲必丹。

桂兴君是在编《前锋周报》时,认识经常帮忙报馆拉广告的王文渊,后来他到实文然作采访,王君热心的提供安排,包括带领他参观当地的一家锯木厂等,两人因此成了好友,经常保持着联系。

早期的《国际时报》员工,在总经理郑宪文的率领下,向报社创办人丹斯里黄文彬伉俪(前排右四及左三)和其高堂林太儒人拜年后合影留念。

辞去文员工作
创办《越声报》


王文渊告诉林君,他正着手筹办一份报纸,希望他能加盟,此话一出,又再拨动了桂兴沉静一时的心弦,他不理亲人的反对,辞去了文员的工作,斥资参股并成为这份新报纸《越声报》的注册总编辑。

1964年初,《越声报》创刊,林君负责编地方版,国际版由《前锋日报》跳槽过来的林日晃负责,是份以民生问题为主,立场左倾的报纸,广受读者的好评与支持。

报纸在出版了两个多月后,王文渊成功的说服了一家洋行的经理,答应在一个星期后刊登一整版推销某名牌洋酒的广告,这个好消息让报社上下大为振奋,因为以往惯例,只有发行超过3年的报纸,洋行才会考虑在上边打广告,然而谁知就在那版广告要刊出的前一天,内政部发来紧急命令,要《越声报》立即停刊。

《越声报》停刊

从创刊到被勒令停刊,《越声报》只发行了短短的80天,桂兴君每提到这份夭折的报纸,便会用名著《环游世界80天》来自我调侃一番,后来他从旁得知,《越声报》被停刊的原因,是由于多次批评砂华领袖在国会的表现欠佳,和追踪报道政治犯“王仰仁死亡事件”,触怒了保安单位,以致被铁腕封杀。

《越声报》被查封后,《前锋日报》老板梁浩然马上邀请林君到其报社工作,继续担任翻译,如此过了3年多,《前锋》的地方版编辑郑宪文告诉林君,富商黄文彬正在筹办《国际时报》,黄老板的助理杨明芝有多次和他接洽,邀他过去帮忙,而他也已经答应下来,并希望林君也一起过去帮忙。

其实郑宪文早在进入《前锋日报》工作前,林君就已经认识他,事缘在之前,林桂兴和友人合资经营“南华书店”,聘请郑宪文的兄长郑宪舜担任经理,而宪文君经常到书店里来看书,因此认识了通常在夜晚时分到店里来帮忙的林君。

于桂兴的眼中,宪文是位多才多艺的有为青年,因此在60年代中叶,当郑君进入《前锋日报》后,他便向梁浩然推荐郑君去当任地方版的编辑。

在郑宪文诚挚的邀请下,林君同意随他过去《国际时报》帮手,当时报社位于艾贝尔路附近,火柴厂巷最角落的一栋三层楼店屋中。

早期《国际时报》的编采部同仁,图中后排左起为李福安、沈应明、林桂兴、郑宪文、郑少杭和刘细畅。图中前排右一为林桂兴的夫人蔡金銮。

参与筹办《国际时报》

实际上,《国际时报》的前身为《砂拉越快报》,因此也继承了前者所留下的一些器材,诸如印刷机、铅字粒和一些办公室桌椅等等,对办报有着丰富经验的林君,便在现有的基础上,完善各部门的设备,好像从香港输入各号字粒,扩充排字房储字量等,给予担当筹备大旗的郑宪文很大的帮忙,而经过同仁的大力催生,《国际时报》终于在1968年10月1日创刊,且很快就成为本地抢手的畅销报纸。

报馆上下一心打拼下,《国际时报》报份不断创下新高,编采部阵容亦迅速扩大,而在两年后,报馆迁到艾贝尔路的一栋三层楼独立式建筑物内,就在《国际时报》不断壮大时,她也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好像在70年代初,报馆的编辑李福安和采访主任刘细畅等重要职员,全遭政府所逮捕,最后连总编辑郑宪文亦被扣留,编采部人手严重不足,所幸有林桂兴等一批好同仁,坚韧不拔的站稳岗位,让报馆度过了难关。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1973年8月15日,《国际时报》被勒令停刊,林桂兴回到他的南华书店工作,一年后《国际时报》复刊,报社负责人有邀请林君归队,但因为他的书店正要设厂印制练习簿,正需要人手管理,所以婉拒了旧同事们的美意,从此林君便与新闻工作脱钩,专心的搞他的事业。

 

老报人林桂兴(9之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