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18日刊登

 

 

 

 
林桂兴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25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曾任记者、办报、书店老板

在四、五十年代,定期穿行于古晋与新加坡间的“拉者布洛克号”客货轮。

兼通中英文 各校争相聘用

老报人林桂兴④

旅居新加坡三年,林桂兴每天在翻译馆打工,傍晚到英华书院攻读英文,还报读了新闻训练班。

实巴岸中华公学校舍外观。

说林桂兴在1946年下半学期,跟随张荣任离开老中中,到圣若瑟中学当五号班的插班生,由于英校的上课时间,是早晨8点到下午1点,所以他在放学用膳后,下午1点半钟就到报社工作。

然而他在圣若瑟中学念了约4个月,于1947年初,斯里阿曼省(当时称第二省)实巴荷中华公学的校长宋崇基找上他,问他要不要到他的学校代课3个月?

林桂兴不假思索,马上就办了退学手续,乘船随宋校长到实巴荷当临时华文老师,结果一教就半年,当他离职时,身上储蓄有100多块钱,于是便收拾简单的行囊,买了船票便渡海到新加坡找他昔日的老东家叶瑞岩。

白天工作晚上进修

原来叶瑞岩在1941年把《中华新闻日刊》出让给金熹然后,便到新加坡的马六甲街开创“新加坡翻译馆”,专门承接翻译各类文件的工作,其中包括了把中文文件翻译成英文,或从英文翻译成中文,还包括了翻译成马来文。

叶瑞岩见旧员工到来投靠,便收他当翻译馆里的学徒,月薪80元,帮忙抄写他所翻译出来的文件。

桂兴君在熟悉新环境后,得知有一批资深教员,在他那附近的英华书院开办黄昏班,为在职人士提供进修会计、速记和英文专科的机会,于是桂兴便赶往报名,且一念就是三年,大大的提高了他的英文程度。

白天工作傍晚读英文,每天都过得很充实的桂兴君,不知不觉中在新加坡已旅居了两年多,适逢有一批中国国民党人,由于北京被共产党所解放,而撤退到新加坡来,他们集资筹办《中兴日报》,聘请连士升担任主笔,并开始招兵买马,延聘编采部各岗位的工作人员。

叶老板得知消息后,鼓励桂兴前往应征翻译电讯的工作,孰知在笔试后,主考者直批林君的翻译稿不合规格,见工失败他只好继续留在翻译馆中打工。

40年代末,林桂兴到新加坡工作兼进修英文,三年间获益不浅。

和李光耀的渊源

在桂兴要离开翻译馆之前,刚见习期满的李光耀,就在他们附近开设律师馆,当时那邻近的人,都形容这位新扎律师是非等闲之辈,甚至铁口判定此君的前途无可限量,但在新加坡期间,林桂兴只是听过李光耀的大名,却从未曾和他见过面,反而是在五、六十年代,李光耀经常受聘渡海到古晋帮人打官司,而与桂兴同桌吃过饭——

事缘担任记者的关系,林君和当时开始在社会中崛起的田绍熙、杨国斯和王其辉等搞得很熟,而每次李光耀到古晋打官司,都会抽空拜访杨国斯,由于李氏爱吃咖喱,杨国斯夫人又很擅长煮咖喱,所以杨君便经常把李光耀请回家吃晚餐,于是便会邀其妹夫田绍熙作陪,后者就会顺便邀桂兴和李文烈等一起赴宴,就这样林君和李光耀在杨国斯的住家共进过多次的晚餐。

虽然林桂兴无缘进入刚要创刊的《中兴日报》工作,倒也参加了和该报有关的新闻训练班,原来在《中兴日报》创刊之前,特地开了个特训班,公开让公众报读,以培育新闻工作者。

新闻训练班由名报人连士升和刘玉姗等人主持,重点讲述采访与新闻写作的技巧,有如此大好机会,桂兴君自然不会错过,他每晚下班后,必定准时出席这个为期六个月的训练班,为将来当记者跑新闻奠下了坚固的基础。

且说林君在“新加坡翻译馆”工作了两年多后,翻译馆的另一位股东林我玲,是位照相馆的老板,在新加坡开两家名为LLOGE的相馆,他非常信任桂兴君,因此邀他帮忙打理其东陵路分店的店务,同时也帮忙他抄写文稿。

正式迈入报界当记者

于新加坡旅居了三年多后,桂兴倦鸟知归,辞去照相馆的工作,带了他过去陆续在新加坡各书店所购买的一整大箱书,在1950年中乘坐拉者布洛克号客货轮返回古晋。

没想到在入境时,被保安当局查到里边有几本是属于左派的书籍,除了循例悉数没收外,也把他列入了左派份子的黑名单,这对以后他申请教师证时面对很大的麻烦,教育部以他政治思想左倾为由,不肯让他注册为老师,至允许他当个每半年就要申请一次的临时教员。

他在返乡后,一位在沙隆再也对岸实巴岸海口区经营咖啡店的朋友,介绍他到当地的中华公学当临时教员,三个月后,武梭中华公学的校长找上他,于是他又从海口转到此山镇教了半年书。

虽然每半年就要申请一次教书证,且换一间学校,但由于林桂兴兼通中、英文,在当时的教育界很抢手,许多学校都争着聘用他,于是在往后的两年多里,他辗转到吻龙和朋岭等华小指教。

1952年当他在朋岭中华公学教书时,中华日报的总编姚炳梁,也就是已故诗巫省长拿督姚炳华的胞兄到来找他,力邀他到报馆当记者,于盛情难却下,他放下了教鞭,正式迈入了报界,且一呆便是廿年。

 

老报人林桂兴(9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