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17日刊登

 

 

 

 
林桂兴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25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曾任记者、办报、书店老板

回教堂路停车场过去是古晋火车总站,在日据时,林桂兴就从这里乘坐火车到七哩,再步行到巴都吉东去与土著同胞作物物交易的买卖。

日治时期乡区做买卖

老报人林桂兴③

光复后回到校园念初中三,林桂兴已是位21岁的青年,他依旧在夜晚时间,回到报社的排字房工作,只是报馆不仅换了老板,也易名为《中华日报》。

林桂兴年轻时长得眉清目秀,书卷味颇重。

本侵略军在占领砂拉越后,力图恢复社会秩序,并征用古晋多家学校开日文班,而林桂兴就曾到爪哇路(现在的P南利路)的马来学校读日本书,他记得当时班上的学生,包括了各个种族,可能因为有汉文基础的缘故,他总觉得日文并不难学。

不过他只念了一年的日本书就辍学,大约在1943年前后,他一位在“三井”日本公司当文员的朋友,准备转行去跑船,便介绍他去填补其空缺。

跟随日本侵略军来到砂拉越的三井公司,主要的业务是控制米粮,在日据时,日军伪政府实行米粮配给制,所有市面上的零售商,每周必须向该公司领取一纸配给单,才能按单到政府米仓领取定量的米粮出来销售,而桂兴的工作便是收集零售商的销售资料,和签发相关的配给单。

与友人合资开杂货店

林君在日本三井公司于海唇街(目前“光远”宝号所在地)的办公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便辞职跟朋友去乡区做买卖,实际上在日据期间,桂兴与友人合资在汉阳街开了间杂货店,销售本产的树胶鞋、扫把和陶制器皿等日用品,同时也暗地里偷卖走私进口的爪哇烟和“私米”。

这间杂货店从新张开始,都是由桂兴的朋友在打理,即使在他辞去三井公司的工作后,他也没有留在店里帮忙,而是到巴都吉当一带的毕达友村落,以作物物交易的模式,用旧衣服向土著换取他们栽种的米粮。

当年他在收集了一些旧衣服后,便带着它们从古晋乘坐火车到七哩,然后步行一个多钟头约四哩的路,就能到达巴都吉当小镇他一位同学的店里,并在略作休息后,就到邻近的村庄作买卖。由于他本钱小,只能从市区收购旧衣服,并用它来和土著村民交换米粮,若要换生猪之类的家禽,就得用上“银元”,旧衣服甚至日本军政府发行的香蕉币,都换不了生猪或鸡鸭等家禽。

早年报社排字房的档案图片。

要从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铅字中,找出要用的字粒,当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

《中华新闻日刊》
易名《中华日报》


砂拉越在1945年光复后,于日据时期陷入冬眠状态的各行各业,也陆续跟着复苏,当时的潮属富商陈何遵、刘振藩、陈木林和张桂生等,合资在大石路邮政总局对面,与四方楼结邻的角落间店铺,创立了“砂拉越印务公司”,着手筹办英文报纸《砂拉越论坛报》,同时从金熹然手中收购了《中华新闻日刊》,易名为《中华日报》,还特别邀请当时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高凌伯替报头题字。

砂拉越印务公司的印刷馆,就设在店铺的楼下,而楼上则是旗下两家中、英文报社的编采部与共同排字房,林桂兴在《中华新闻日刊》(后来的《中华日报》)复刊后,便应聘于下午及晚间回到排字房当检字员。

民德学校在1946年复课,并在华校统筹统办计划下,由13个华人社团组成的校董会接管,正式易名为中华中学(老中中)。

很快的半年就过去,成绩向来都是名列前茅的桂兴君,眼看多一个学期就能顺利毕业,实际上,倒回来校园念初中三者,都是一群超龄的学生,校方对这些老大哥老大姐采取特别待遇,只要成绩不要差得离谱,就肯定会让他们拿到毕业证书,以便他们能藉此文凭升学或到社会上找生活。

就在最后一学期要开课时,同班同学张荣任和陈培正来找林君,他们指称当年古晋的著名英文学府圣若瑟中学,将在9月开课,不如大家放弃初中三的最后一学期的课程,到圣约瑟当插班生,由于该校是采用一年制,错过了此机会就要等多一年。

中三未毕业转念英校

张荣任祖籍潮州,父亲在甘蜜街经营京果土产生意,与林桂兴既是邻居,又是同班多年的挚友,在桂兴的记忆中,荣任君是位思想很敏捷的人,读书时成绩很好,而且语文天份很高,精通华、英、巫三语,口才佳,讲话很有条理,是位擅长于主动找到话题的健谈者。

桂兴君在听了两位同学的一席话,决定跟他们转校,而经简单的英文程度鉴定考试,桂兴被安排念五号班(中一),荣任则念六号(中二),两人过后都有各自的机遇,桂兴活跃于教育界与报界,而张荣任则成了左翼地下政治运动的领袖。

原来张荣任在圣若瑟中学考取高级剑桥文凭后,应聘回到母校老中中教英文,并暗中搞左派学运,他与他的学生文铭权在40年代末,创立“新民主青年”(砂拉越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左翼地下组织,活动于各华文中学与青年团体间,为当年左翼学生运动的领导组织,也是老中中“1029大罢课”的幕后策动者。

“新民主青年”的舵手张荣任,是位行事低调却又极富神秘色彩的领袖,他后来离开教职,从此行踪漂浮不定,1951年他奉地下组织的命令前往新加坡,且失踪了好长一段时间,有人相信他在此段时间,可能在当地接受“马来亚共产党”的特别训练,直至1954年初,他才离开新加坡,跑了一趟印尼方返抵古晋,接着就与文铭权等创立了“砂拉越解放同盟”。

然而他领导砂拉越左翼青年政治运动的时间并不长,在1954年杪,可能因路线之争,与他的同志文铭权分道扬镳,独自前往印尼雅加达,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印尼共产党党报的总编辑后,便终止了政治活动,埋名隐姓下海从商,投入伐木行业,据说其晚年的经济情况极佳。

 

老报人林桂兴(9之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