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16日刊登

落成于1929年的福建义校第二校舍外观。

 

 

 
林桂兴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25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曾任记者、办报、书店老板

《中华新闻日刊》当检字员

老报人林桂兴②

1937年日本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作为爱国知识青年,叶瑞岩可谓义愤填膺,毅然辞去教职,创办《中华新闻日刊》,鼓吹援华抗日运动。

《中华新闻日刊》最初就开设在三角坡此排老店最左边的一栋店屋内,这是一张摄于1930年前后的档案图片。

博物院旁的这两棵树,是第三任拉着伉俪亲手所种,但70年来,几乎没人再提起过。

旧款的印刷机一瞥。

二开始接触报社工作,林桂兴从检字员入门。

林桂兴在民德学校小学部毕业后,便进入中学部继续他的学业,由于家境清寒,从初中二开始,他便在课余时间,到设于三角坡(达闽路)的《中华新闻日刊》排字房当检字员。《中华新闻日刊》的创办人叶瑞岩,福州闽清人氏,父亲叶剑元是位牧师,早年曾率领一批教友与福州同乡,到诗巫参加垦荒,从经营树胶园丘中获得不俗的入息。

叶老是位爱国意识很强的人,他觉得树胶是种很重要的战略物资,因此在掌握了橡胶的栽种,与割胶和制作胶片的技术后,便把诗巫的橡胶园全部卖掉,将资金搬到海南岛,并输入大量的优质橡胶树苗,开始在那试种橡胶。

叶瑞岩创办《中华新闻日刊》

他的儿子叶瑞岩毕业于北京的一所大学,攻读电机工程,30年代应聘到古晋的福建义校(后来的中华小学第一校)中学部当校长,后来转到圣多玛中学教英文。

1937年日本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作为爱国知识青年,叶瑞岩可谓义愤填膺,毅然辞去教职,创办《中华新闻日刊》,鼓吹援华抗日运动。

报社最初设在三角坡,圣玛丽学校前边一排四间店屋的最左边,当年报章的国际新闻来源,主要是靠收听电台,而中、英文造诣都很高的叶老总,每天定时扭开收音机,接收英国广播电台的新闻报道。

当年的这类节目的播放方式也很特殊,就是每句新闻重复念两遍,叶老总一边用心的聆听报道,一边则用打字机逐句的打出来,然后再翻译成中文稿。

最初《中华新闻日刊》是采用油印方式印刷,即把文稿抄在蜡纸上,然后用油印机将之印出来,为此在创刊时,他聘用其学生林金声负责抄写的工作,而工读生林金声早年就读于福建义校,高小毕业后,转入圣多玛学校成为五号班(中一)学生,他的英文老师便是叶瑞岩,后来叶老师出来办报,就聘用家境贫穷的林金声帮他抄写新闻。

“三友印务公司”代印刷

采用油印方式出版的《中华新闻日刊》,每份卖5分钱,只在古晋发行,一天能卖上几百份,到了1941年前后,报社输入一批铅字,进入了铅字排版时代,只是早年的铅字字粒都是属于“四号字”,以致整个版面的字体都很大,连老花眼者不用戴上眼镜都可以清楚的阅读。

且说《中华新闻日刊》虽有排字房,却没有印刷部,所以在制好版后,就交由印务馆,“三友印务公司”代为印刷:

三友印务公司是由金熹然,叶雨亭和一位杨姓朋友合股经营,而金熹然早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随后应聘到福建厦门大学当讲师,20年代杪南来古晋,出任福建义校的校长一职,后来人事异动,他离开福建义校,转至石隆门中华公学担任校长。

当时叶雨亭和杨氏也在此学校执教,所以三人成了好友,叶雨亭在南来前,于香港有搞过印务,在30年代末,三人放下教鞭,合资在汉阳街开创“三友印务”,初时是购置老款的脚踩式印刷机承印商用单据。

后来印务馆添购了一部香港的二手“六度车”,起初依旧是用脚踩模式运作,不久后装上一部小摩多,进入了自动操作,三位股东合作了一段日子,叶雨亭和杨氏要求拆伙,金熹然独撑了一段时期,才邀一位在越光学校教书的女老师强健入股,两人拍档经营,把印务馆搞得有声有色,且在1941年初承印了《中华新闻日刊》。

整个欧亚都弥漫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味,但拉者却依旧热烈庆祝布洛克王朝的建国百周年纪念,结果三个月后,砂拉越便沦陷在日本蝗军的铁蹄下。

1941年9月24日英国海军在古晋法庭大厦前列队,俾以参加庆祝拉者王朝建国百周年的检阅礼。

月薪18元当检字生

也几乎在此同时,当年还在民德学校念初中二年纪的林桂兴,来到《中华新闻日刊》兼差,在放学后在报社排字房当检字生,月薪为18元。到了1941年中,叶瑞岩把报社出让给承印商,于是金熹然和和强健遂成了林君的新老板,同时报社也搬到了汉阳街的印务馆内。

其实在那当儿,欧亚各国已经硝烟密布,第二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可是砂拉越的布洛克王朝的末代拉者梵恩纳却宣布,从八月中旬开始,全国热烈庆祝建国百年大典,而9月的24、25和26日一连三天更是庆典的高潮,古晋除了有系列隆重的官方庆祝节目外,还举行赛船、赛马、球类比赛、文化表演,各类展览和火炬大游行等,总之是要营造出举国歌舞升平,祥和欢乐的氛围,然而大多数热点民众还是忧心忡忡,总觉得王室好象有些“隔岸犹唱后庭花”的味道。

不记得是在9月24日,还是25日的早晨,第三任拉者梵恩纳和他的王妃,在众官民的陪同下,到博物院公园出席一项植树活动,当时在汉阳街报社工作的桂兴,还特别跑去凑热闹,他亲眼看到拉者伉俪在潮属侨领刘振藩的协助下,各自在今天通往敦拉昔展览馆的天桥边,栽种了一棵树。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显要在植树时,没有把装盛树苗的陶盆除去?难怪这两棵由末代拉者夫妇所栽种的树,一直都茂盛不起来。

1941年12月24日平安夜,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古晋,民众一阵恐慌后,社会秩序渐渐恢复过来,《中华新闻日刊》在古晋沦陷不久便恢复出版,桂兴亦回到报社检字和制版,但由于日本军政府管制得很严厉,加上物资越来越贫乏,报纸出版了一阵日子后便告停刊。

 

老报人林桂兴(9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