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11月15日刊登

石隆门老店的档案图片。

 

 

 
林桂兴
小档案
  出生年份:1925年
祖籍:广东潮安
职业:曾任记者、办报、书店老板

结交众多风云人物

老报人林桂兴①

从排字房检字员到记者、办报,以致下海从商,高龄85岁的林桂兴,结交很多风云人物,是位故事性很强的长者。

担任过检字生、记者、办报和从商的林桂兴,现年已85岁,但老当益壮,思维依旧敏捷,对陈年往事依旧历历在目。

报人林桂兴在1925年2月22日,出生于甘蜜街门牌20号的老店铺内,是家里男丁中的老二,其下还有四名弟弟,父亲林临清(1885-1976),是位小土产商。

桂兴的父亲临清公在17岁时,便离开广东潮安的老家,只身投奔南洋,辗转来到古晋定居,经过多年刻苦奋斗,存有一点小积蓄后,便与友人合资租下甘蜜街(新巴刹)门牌20号的店铺,做起京果杂货生意。

为了开源临清公把杂货店生意交由股东去打理,自己则挑着担子,到当时还满是橡胶园的拿督路、哈志达哈路一带,向当地的土著收购橡胶片。

经相亲迎娶妻子

他在20多岁时返回大陆的乡下,透过相亲方式迎娶一名女子为妻,婚后继续在家乡呆了一阵子,便辞别了娇妻前来古晋,留在乡下的林夫人,后来诞下了一个男婴,也就是桂兴的大哥,可惜小孩在三岁时便因病夭折。

直至1923年前后,临清公才把妻子从中国接到古晋来团聚,她过后陆续诞下桂兴等五兄弟。

童年就在甘蜜街度过的桂兴,记得小时看到的“新巴刹”,都是由潮州人所经营的土产京果店,白天里人潮鼎盛,街道尽是到路对面鱼巴刹菜市场买菜,或到这些京果店购买日用品的顾客人潮。

到了1932年前后,桂兴的父亲临清公与已故“一园酒楼”东主黄锡江的父亲等三人,合伙到石隆门经营一家小餐馆,专卖潮州菜式。原来在20世纪20年代末,石隆门又再掀起淘金热,大小采矿公司雨后春笋般林立,矿工从四面八方涌入此一小山镇,林临清公和他的两位同乡,早年在家乡都有学过一些厨艺,所以在见到当地市景旺盛后,决定合资到石隆门开间小饭馆,看看能否赚些钱。

汉阳街中央警署对面的省公署,最初为政府印务局,与她比邻的三间店屋,便是旧民德学校的校舍。

1949年时的甘蜜街菜市场一瞥,图中除了人力车外,接近电线杆的便是蚊型小巴。

甘蜜街夜景。

记忆中童年的交通工具

当父亲在石隆门开餐馆时,桂兴只有六岁左右,他和母亲与弟弟们继续住在甘蜜街的店里,期间他有随父亲乘船到石隆门几次,只是当时年纪小,脑海里没有留下什么景象,倒是在念中学时旧地重游,印象就深刻多了。

犹记得在30年代末,他应一位住在石隆门的同学之邀,趁着学校假期跟他回家去小住几天,而在当时已经有“蚊式巴士”穿行于古晋与石隆门之间,此种超迷你的小型巴士车厢内,安有两排左右各能坐上4人的长椅,因此连同司机,这款车最多只能载9人。

林桂兴在当年乘车游石隆门时,巴都吉当大桥还没兴建,所以必须靠渡轮把人和车载到对岸,他记得当时所看到的渡轮很小,只能同时运载两部蚊式小巴,而且船上没有装引擎,靠着两名船夫一前一后的以手中的长竿,把渡轮撑到河对岸。

他还记得当年过了三哩,通向石隆门的公路,都是碎石路或泥路,所以跑长途的蚊式巴士,车里一定备有一把锄头和一个苯箕,因为跑在泥路上,车轮随时会陷在烂泥里,所以遇上这种状况,司机就必须下车用锄头把车辆周围的泥土锄平,而所有的搭客也要卷起裤脚协助推车。

记忆中的石隆门老店有六、七十间,全都是木造的双层建筑物,商店老板大多是客家人,而这些木板店屋在1978年9月24日惨遭祝融夷为平地。

到民德学校就读

且说桂兴在七岁(1932年)时,被父母送到民德学校就读,从小一直到中二,日本占领古晋时止,桂兴都在这间学校中度过。

民德学校是在1916年,由潮属侨领刘友珊、刘进春、沈东昌和张良平等先贤所发起创立者,草创之初,是租用汉阳街门牌31号的老店开棵,两、三年后,前来报读的学生越来越多,校方洽租同一排,门牌23、24、25号三间并连的店铺,修建成新的课室,桂兴当年就在这里就读小学。

其实在他就读小一那年,民德刚刚聘请潮属教育界闻人陈作猷接掌校政,这位学贯中西的新校长,之前是三哩真光学校的校长,在1932年他在同乡刘振藩等先贤的力邀下来到民德,并经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学校获得迅速的发展,学术成绩卓著,成了当年古晋首屈一指,成功实行中、英双轨制的华校,同时还增办了中学,于是随着学生暴增,校方又面对校舍不足,需要另觅新地点建设校园的问题。已故潮州公会主席陈木林,在1936年向诏安籍殷商田祈顺的后人,购置了田家在马提斯路的别墅式大宅院,和附近的地产,将田家昔日大厝保留作课室,取名为“民德楼”,又在旁边大兴土木建筑新校舍。

竣工后,民德中、小学都迁到马提斯路的新址上课,桂兴的两年初中课程,就在新校址度过的,然而就在1941年底念完初中二时,日本军侵占了古晋,所有学校停学,等到他重返校园就已经是四年后的事了。

 

老报人林桂兴(9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