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主角

⊙本报李君

2010年5月3日刊登

 

 

 

 

小档案
姓名:梁国信
出生年份:1940年
职业:知名老报人

  ●梁浩然的大姐一家,在英殖民地时因涉足左翼政治运动,而被当局遣返中国,图为梁浩然一家在大姐全家离境前大合照。

 报人梁国信
 见证猫城历史沧桑

  接掌前锋日报时,梁浩然当时年仅12岁,每天放学后必须到报馆协助铸造铅字的工作。他仔细留意字粒的部首和笔画,渐渐的对新闻工作产生浓厚兴趣……

  ●20世纪50年代末,当时未满20岁的梁国信(右)背着相机正前往总督府采访时摄,走在他身边的是知名摄影师何亚传。

  梁国信是我亦师亦友的报界前辈,早在30多年前,当我踏入新闻界时,便已认识他,只是我当时是位英俊潇洒的年轻小记者,他却是位身材肥胖,身兼一家中文报和一家英文报的中年总编辑,我们有明显的代沟和阶级矛盾,所以只止于泛泛之交。
  大约是90年代,他没有再当总编辑之后,反而我们会经常聚在一起喝茶,天南地北的无所不谈,此时的我宛如饱经沧桑的中年,可他的相貌数十年如一日,岁月好像拿他没辙,然而让我惊讶的是,他对政局、时事,以至当下的新闻圈大小事物,还是那么的了若指掌,我察觉到他体内依旧流着敏感、好奇和不安份的新闻人血液。
  开辟《今日主角》这个专栏,是他所提出的概念,他认为不管这个世界是绚丽,还是多灾多难,也不论是大人物还是市井小民,他们全在这个社会上扮演一个角色,每个人都是他人生旅程中的主角,他们各自不同的生活故事皆值得记录下来。
  《今日主角》开演了,他是催生者,第一集登台的主角,当然就非他莫属了——
  父亲接掌《前锋日报》
  梁国信在1940年出生于古晋,父亲梁浩然(1911—1986)自小接受英文教育,华文造诣则是日后自修而来,他在圣多玛中学毕业后,便迈入社会寻找工作,最初是当一名电工,但因为触电而转行,投入放映流动电影的行列,直至20世纪30年代中叶,受雇于广利银行。
  1938年浩然公迎娶古晋粤属侨长李永桐的长嫒李若兰为妻,两人共育有三对子女,而梁国信是他们家中的次郎。
  在国信两岁时,古晋沦陷于日本蝗军的铁蹄下,他们举家搬迁到盐柴港躲避战祸,就这段岁月,国信的脑海里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只记童年玩耍的地点,总是离不开黝黑湿滑的防空壕,和到住家不远处的池塘钓鱼。
  战后梁浩然卖掉高原路的27亩胶园地,把妻儿安置在三角坡(达闽路)一栋租来的店屋二楼,并把卖地所得的3000大元,到斯里阿曼省的浮刹镇设创硕莪粉厂,并购置一条旧货船,自己当起了船主,川行于沿海各城镇之间,奈何此货船在1948年失火焚如,梁君也关掉硕莪粉厂,再购置另一架名为“胜利号”的货船,川行于古晋诗巫间。
  后来李永桐收购位于敦哈志奥本路(大石路),邮政总局对面的张华安百货公司,并把她交由女婿梁浩然打理,从此时开始,梁家大小全都住进此栋店铺的二楼,而国信也被送到邻近的圣多玛小学就读。
  到了1950年前后,著名殷商兼星系报业创办人胡文虎,准备到古晋来办报,并邀请国信君的外公李永桐侨长参股,合资开办《前锋日报》,当时胡文虎特从香港聘请了五、六十名专才,包括了总编辑钟城芳、林日晃、朱洪声、赖杰昌等到来负责编务,和制版与印刷的工作,同时也引进了先进的电板技术,使这份报纸以崭新,且图文并茂的姿态出现。
  岂知前锋日报才出版一年,胡文虎等便感到意兴阑珊,准备把报社关掉,为此梁浩然说服丈人李永桐把报社继续办下去,还毛遂自荐要负责打理此报馆,李老接受女婿的游说,在1952年把报馆顶了下来,交由浩然公去管理,也让国信君就此和新闻工作结下不解之缘。
  铸造铅字学华文
  当浩然公接掌前锋日报时,国信才12岁,但他已经被训示每天放学后,必须到报馆当帮手,最主要的任务便是协助铸造铅字的工作。原来梁老对版面的要求很高,务求报纸上的字体必须清晰,所以特购置了一部铸字机,聘有专人雕刻字模,而他几兄弟就轮流操作铸字机,和用砂纸磨刷铅字,这种刻板的工作,倒让他学会了很多的华文单字。实际上国信君曾念过三年的华小,但由于父亲担忧他卷入左派阵营,所以把他转学到英校,浩然公的顾虑不是没有缘由,概因他的两个妹妹,都是华校出身,且投身左派的阵营,后来双双赴华“建设新中国”。于报馆帮忙铸字,他仔细的留意这些字粒的部首和笔画,再向编辑们请教,因此在无心插柳的情况下,使受英文教育的他,能讲也能写很多华文,同时在耳濡目染下,渐渐的对新闻工作产生浓厚兴趣。
  骑脚车客串摄影记者
  记得在15岁,还是中三的学生时代,当报馆人手不足时,他便会背起相机,骑着脚车赶场跑新闻,开始客串摄影记者的角色。早年古晋的报纸很少有刊登新闻相片,但前锋日报最先引进制作电板的技术,所以版面上大量使用图片,而国信君就在拍摄了各类新闻图片,并将之冲印成黑白相片后,再口述相关的讯息予报社的记者撰写成新闻。50年代底到60年代初,是砂拉越政海风起云涌的年代,在父亲报馆担当摄影记者的国信君,有幸见证了不少的历史性场景:
  例如在1959年中,他奉派代安利酒楼,拍摄人联党的成立晚宴,当时一些左翼的党领袖都轮番上台演讲,情绪激昂慷慨。
  1961年4月间,他的一位伊班籍友人史帝芬加隆宁甘拨电话到报馆给他,邀他立即到大石路福海餐厅吃包子,当他抵达时才被告知,原来英殖民地政府已批准砂拉越国民党的注册申请,他手上所持的正是刚刚在邻近省长公署所领取的相关公函。
  国信君的父亲浩然公在当时也热衷于政治活动,为砂拉越国家统一党的要员,有了这层关系,他认识了很多当年的政界红人,记得有次他到国统党主席拿督邦达的家采访,就看到还是公务员身份的阿都拉曼耶谷,正在为该党妇女组成员主讲政治课题,没想到他后来在政坛上叱咤风云,成了联邦教育部长、砂拉越的首席部长以至州元首,还和国信君有一段恩怨情仇,此为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还有一次,准备筹组保守党的天猛公朱加,联合陈何遵沿拉让江走访各长屋一个月,国信应邀跟随摄影,回想起这段往事,国信直言他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因为朱加与陈何遵,都和他父亲一样,是国统党的领袖,为何又会要另组炉灶?
  后来他总算搞清楚,真正的黑手是英殖民地政府,英国人暗中扶植一些精英,支持他们筹组亲英的政党,好像保守党和砂华公会等等,以便将来砂拉越独立后,藉由他们继续发挥影响力,所以他们沿拉让江访问所使用者,便是政府所供应,装有摩多的长舟。
  由于他的新闻与图片天天见报,虽然还在求学,但已俨然成了名记者,所以引起英殖民地政府新闻处处长的注意,主动献议提供奖学金给他赴英国攻读新闻课程。

  ●英殖民地政府时代的新闻处华文处长池家桂(右二),陪同两名英国官员到亚答街前锋日报的社址,拜会梁浩然(左)时摄,在场的还有编辑朱洪声(右)。
 
 

(5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