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的防空壕入口处,由于地点隐秘,因此不易发现。

在一片历史悠久的土地上,往往存在着许多人们难以发觉的奥秘。其充满神奇的色彩,尚屹立保存的建筑物,证明了在久远的年代以前,这城市的某处曾经发生过如此的重大事故,历尽沧桑的面貌,抹不去的痕迹,仿佛细细述说那忘不了回忆。

砂拉越古迹保留协会
揭开猫城老故事

●防空壕内部,设有小窗口。

2009年9月14日刊登
本报:傅盛发报导

 

肩负保护本区域古迹神圣使命的砂拉越古迹保留协会,一一揭开本地尚存的古老建筑物,让这见证了本州发展历史的大楼、防空壕、宅房等,再次重现在人们的视线。
这些逐渐被人遗忘的古迹,或许就座落于繁忙的城市公路旁;或在公园某处不起眼角落,安静地,冷眼旁观这城市的喧闹;无声地,守着那只属于它们自己的骄傲奋斗回忆,还有那发黄年代的老故事。
砂拉越古迹保留协会的任务,不仅于带领人们发掘古迹,更多是希望当局能够从各项宣传报导中,理解这些古迹的重要性,并好好保护它们,让它们继续保存下去,不消失在时光的流逝,长久保留在人们的记忆,让时时代代的人都能够记住历史的演变,从而更珍惜这一片土地。
该协会主席温志坚,连同副主席约瑟英盖及秘书黄锡群,今日带领媒体和学生一起参观古晋市区的历史古迹。位于文化路蓄水池公园附近的拉者时代遗留物,隐没在树林中,悠悠地数着消失的岁月。

↑↑●70年代时期,经过军方改造后,防空壕内部已可互相连通。

 

 

 

 

←←●位于文化路的蓄水池公园已有一段历史。

百年蓄水池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古晋其中一个热门的晨运地点,休闲去处—文化路蓄水池公园的蓄水池已有百多年的历史。1895年,砂拉越布洛克王朝第二任白人拉者查尔斯·布洛克(SIR CHARLES BROOKE)下令建造此蓄水池,目的是为了向附近地区的居民提供食水。
其实,当时那里附近的居民并不是普通百姓,而是达官显要,布洛克家族的成员等。值得一提的是,蓄水池附近是完全没有任何居所或房屋,此是为了保障蓄水池食水的卫生。
分为上下层的蓄水池,原是一条小河的源头,此河名为古晋乌鲁河(Sungai Kuching Ulu)。到了1924年,此蓄水池终于功成身退,新蓄水池的所在地已经移至马当一带。


●防空壕就座落于离蓄水池不远处的小山坡。

二战时期防空壕
由于蓄水池周边一带的居住者都是达官显要,王室成员,因此在二战爆发时期,那里自然建造了防空壕,供高官贵族避难逃生。
每座防空壕据说只能容纳6人,至于能否抵挡得住日本蝗军的高空轰炸,已无从考查。不过,在70年代砂拉越局势动荡时期,军方重新使用此防空壕,并加以改造,使每一座的防空壕都能够互相连接,里面空间也更为宽大。
其实,二战时期古晋并未逃过日本蝗军的高空炸弹袭击。1941年12月17日,从印尼坤甸出发的日本军机,浩浩荡荡飞往新加坡。途中经过古晋却“顺道”投下几颗炸弹!当时军机设备并不如今日般先进,因此日军的目标虽然是玛格烈塔堡,但却偏离目标投中附近慕娘有限公司的货仓。当时事件,整整有超过20人无辜送命。
如今,此具有历史价值的防空壕似乎已被世人淡忘。防空壕外杂草丛生,里边也积满积水,导致成为蚊虫繁殖的温床。此外,入口处也发出一阵尿骚味,令人感叹这以往肩负保卫人们生命重任的防空壕,如今却沦落到成为一座公厕。


●对砂州历史有一番研究的砂古迹保留协会副主席约瑟英盖细细讲解舍古大宅的过去事迹。
→→→●充满本州内陆色彩的图案,深刻在舍古大宅的墙上。

●众人在舍古大宅外了解拉者时代的历史。
↓↓●此座建筑物是旧时代政府官员的宿舍。

 

拉者别墅—
 舍古大宅(BANGLO SEGU)

位于防空壕附近,只隔一条马路的舍古大宅,高高屹立于一座山坡上,遥望马路来往的车辆。建筑物的材料主要是木材,其墙上的雕刻花纹深具本州内陆民族的色彩。
布洛克王朝时期三名拉者,每人都会为自己盖一间别墅。此间舍古大宅的主人便是第三任拉者维纳·布洛克(RAJA HVYNER BROOKE)。其实,舍古大宅的前身并不是位于如今的地点,而是于1924年建在婆罗洲高原一个名为舍古甘榜(Kpg Segu)的地方。
在1936年,维纳·布洛克下令将舍古大宅拆卸,大费周章将一切材料搬到古晋,于现在的地址重建一座大宅。而当时肩负此重大任务的工程师,便是赫赫有名的已故丹斯里陈何遵。
而在布洛克王朝没落之后,此间大宅的主人分别是博物院众院长、各历史研究学家在此居住。其中一名主人Tom Harrison院长在50年代曾经安排一班土著前来绘画墙上的壁画,过后于1996年再次翻新。

●拉者时代的别墅舍古大宅已被博物院接管。

 

●舍古大宅迄今保留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