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包装,往往都是繁华都市的一景。在这只敬罗衣与讲求包装的社会,人们只会夸赞地方上的发展与美景,又有多少人理会有不少的乡镇被搁置到角落边的苦况?

2008年11月13日刊登—C1
打马庚专题报导(下)
⊙撰文/摄影:
 本报秋玲·兆良联合报导

不想继续遭遗忘
打马庚期待重生

  打马庚正是摆在眼前最典型的例子。政府一直强调扫除乡区贫穷,但这项努力似乎只集中在部分的乡镇,受到发展恩泽的区域因此拔地而起,渐渐的融入发展主流,而打马庚虽然一度兴旺过,如今已经没落到几乎被遗忘掉。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落落寡欢的打马庚,尽管立坡建镇逾半个世纪的历史,也算是一路历尽沧桑走来之“高龄乡镇”,然而到了今天,与荣华富贵始终是沾不上边,仍是一付穷乡模样,叫居民情何以堪?
  若非居民还沿袭传统,日常还有从事一些农耕活动,靠上自己的劳力谋个三餐温饱,以及知足常乐,倒也还能从困苦的生活中,年复一年的走了过来,否则地方上的人口流失问题,更加是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最为不值的是,这个淳朴的山村小镇,所坐拥的物产潜能没被加以发掘,导致地方上缺乏经济活动,显得暮气沉沉。
  愁眉不展的村民禁不住要问,打必禄以前的情况也不比打马庚好,但为何政府愿意为该新区提供基本建设,开辟工业区和招徕商家,却不设法也让基本条件与之相差无几的打马庚,也有个翻天覆地的转变呢?
  根据查悉,打马庚于1920年代时,还是个县政府行政机关所在地,直至1930年代,县政府才迁往新兴起的西连镇。
  同镇不同命的是,西连镇已是兴旺的县镇之一,打马庚民众不敢奢望他们的落脚地也能复制成西连那样,但打造成第二个打必禄总不该是可望不可及吧?
  眼看其他乡区小镇逐一被扶持成长,相继摆脱穷困局面之际,打马庚这儿其实还有发展空间,小镇有铺上沥青的道路,且处在联邦大道旁,堪称四通八达。
  坡众的生活不愁水电便利,目前的基本设施包括学校、诊疗所、民众会堂等之外,严重缺乏其他引人入胜的卖点了。

  ●打马庚虽已“年迈”,但仍静待春天。

  ●打马庚游客当场生吞地方上特产之一的硕莪虫。

  ●西连镇的风光,打马庚能有一天也享有吗?

  ●打马庚看来已式微,但若有经济活动刺激,也能振作起来。

小地方胜在人情味浓
 三种族和睦共处
  在打马庚住上几天,必能感受到许多地方所没有的独特异乡风情。
  这主要是镇上的华人、马来人与比达友族人,三族人几代以来都能维持着和睦共处的生活,从以前到现在,这个本质都不曾“变质”过。
  这儿简直就是多元种族缩影社会,处处散发着浓厚的人情味,人们在碰面时必然打招呼谈笑,完全没有介蒂,让外来客也如沐春风。
  本曼查朱坤玄自豪称,小地方就是胜在人情味浓,也因为各族之间互相帮助,居民守望相助,打马庚至今是保持良好治安,民风淳朴也是一大特色。
  世袭祖业,一晃眼便是五代人在这镇上成长生活,问及居民纷纷放弃原居地,迁往他处定居,自己又坚持不离开时,朱老说,对打马庚的感情已是根深蒂固,哪能说走就走呢?
  再获政府委任当多4年的社区领袖,且因担任本固鲁期间服务表现良好,于不久前获擢升为西连本曼查的朱老,德高望重的他习惯了平常是帮忙打理地方上华社的事务之生活。
  回想当初,朱氏家族始于其祖母自中国南迁至印尼西加里曼丹,而后再从西加翻山越岭到打马庚落地生根。
  打马庚的华人,早期是从西加续迁徙和落脚,距今至少也有150年的历史;在这批移民潮当中,以客籍人士为主流,因而也逐渐形成了一个客家部落,彼此之间是多有亲戚关系。
  在由客家聚落形成的打马庚镇,有些经商开店做生意,有者是务农。客家文化无远弗届,当地年长一代的比达友人与华族尤其客家人混得久了,还能口操流利的客家话。

  ●我国著名美食撰写人黄文升(左一)带领西马美食团不辞劳苦到打马庚,并在老店前五脚基对道地的榴连大快朵颐。

  ●黄文升对煮熟成为桌上佳肴的打马庚大河虾大力推崇。

美食撰写人黄文升
 率美食团到打马庚作客
  打马庚的存在遭漠视,但在一些有深度鉴赏力的外地人而言,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就很合“眼缘”。
  我国著名美食撰写人黄文升日前便率领一支18人美食团,从半岛不辞劳苦,专程到打马庚作客,谈及印象篇,他赞不绝口,并形容好比是来到了停留在时光隧道的小镇,让人感觉无忧无虑。
  “镇上双层式木板店很有特色,给人很古旧的感觉,完全没有污染,在小作观察和研究过后,发现到居然没有动物粪便,很清洁很卫生,是个净土来的!”
  身为槟城人的文升,是依稀记得在吉打州一个小镇和打马庚的情况相似,只是随着社会演变,该仿佛脱离尘世的小镇已不复当年童年的影象矣,而初临打马庚,又叫他浮现了赤子般的美好回忆。
  同时也是创作歌手兼电台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的文升,是透过“家在马来西亚”摄录队2年前到过打马庚作大力推荐下,才心痒难奈的山高水远到来,除了探访打马庚的人文,作实地深度旅游活动之外,最重要的是大饱口福。
  原来,擅长搜寻马来西亚特色美食的他,老早听闻打马庚海鲜的大名,尤其是河虾与河鱼,更让他在这次的食游记中不虚此行。

猛赞虾鱼新鲜榴连美味
  “在西马,要吃到新鲜的河虾,尤其是野生的已是买少见少,在砂拉越听说也不容易吃到,有人说打马庚有好介绍,所以我们非来不可了。”
  结果,在本固鲁朱坤玄经营的镇上唯一餐馆的益兴号,让一行人终于品尝到超级大头虾与河鱼的味道,有“口福星”之称的黄文升更猛赞虾鱼味吃得出是不受环境污染而显出超新鲜,还扬言下回要旧地重游,再尝不同烹饪法的海鲜。
  他得意的说,在打马庚还有个意外收获,即是买到道地的榴连,整班人就在店前五脚基津津有味的饱尝榴连餐,他的评价是当地的榴连很有“古早”味道,没施农药而结果的,不似西马很多品种已是经过基因改造。
  对打马庚显然已“一见钟情”的他,不明白为何没受到照顾,例如可提倡道地美食或农业旅游方式作推动,以塑造本身的特色,“这么有民风特色,有不少好康的小地方,在西马已然是很难看到了,怎可对她不闻不问呢?!”
  但他又担心,发展文化的对号入座是否会弄巧反拙,一旦引来大量外客,干扰到原有的宁静,以及开发的不当,破坏了这个受自然围绕的村庄?

打马庚还有明天吗?
  处于劣势地步,看来也已式微,但大多数的居民并不完全绝望,对这儿的未来仍然抱有一丝希望。
  打马庚仍然有开发的潜能,经历土产价格走下坡的时代后,这个小乡镇也应该被注入新气象,以来个起死回生矣。
  居民心声期待被“听见”,而后只要民选议员能为地方民生请命,当局能多垂怜援助,从官方到私人界探讨该区的潜能和开发,例如着手于农业、旅游和工业领域等的活动,必能助使激活和振兴这个乡镇。
  再造一个打必禄是一个指引也不是不可能,只要构成吸引力,引来外资和设厂,再吸引人力资源与定居人口量,难保打马庚也会有新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