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马庚(TEBAKANG),一个几乎被遗忘的乡间小镇。
  这个小地方盛产过燕窝、胡椒和树胶,是名副其实的土产之乡,在兴盛时期,带旺了经济活动,风光一时。
  然而曾几何时,打马庚所享有美好的一切,都已成了过去式,现在她犹如被抛出发展列车外,呈现的是一副冷冷清清穷乡僻壤的模样。也如被打入冷宫的嫔妃,久久也没有获得皇上(政府)应有的关心及过问。

2008年11月12日刊登
打马庚专题报导(上)
⊙撰文/摄影:
 本报秋玲·兆良联合报导

昔日风光不再
打马庚独憔悴

  在古晋东南方位置的打马庚,压根儿就是处于夹心饼的“险要”地理形势。在她之前,有个人气旺盛的西连繁荣县镇,之后又有个砂印边陲小镇--打必禄。
  建坡慢上打马庚数十载的西连,在后进并迅速崛起后,打马庚的原有地位已不保,新兴的打必禄又形成新势力,打马庚势单力薄,样样条件不如下,没落的小镇,已然是闲置在深山少人知。
  一个难兄,一个难弟,打马庚与石隆门的际遇堪称同病相怜。人们大多不会在昔日的金矿镇石隆门停下脚步,而是驱车直上更远的砂印边境西里京游山玩水或直往北部的伦乐、三马丹游览。
  不过,石隆门应该会好转,该区至少有许多新兴住宅区以及店屋林立,而且还有著名的碧湖、风洞、仙洞在垫底,如果这些景点加把劲获得包装,以生态旅游为标杆推进,大可咸鱼翻生。
  反观打马庚,先天不足,又没有后天支援,严重缺乏竞争力,连吸引人客观光旅游的条件都欠奉,莫说就业机会和经济活动。
  开车往晋连路泛婆大道行驶的远途人客,西连几乎就是指定的驿站,而后还会顺道往车程半个多小时的打必禄找乐子,即使打马庚在中途,也很少会拐入一游。

  ●镇上由本曼查朱坤玄家族所经营的益兴号,算是较为热闹之所。
  ←左图:打马庚镇一景。

  ●许多老店大门深锁,显得冷清清景致。

  ●距离打马庚车程20分钟的西连镇的热闹情况,与冷清的打马庚有天壤之别。

简陋镇景 映入眼帘
  打马庚镇区,是于1941年日本蝗军占领前夕建造的一字排开,分三段的22间双层木板店屋形成的,辗转60多年后跨越半个世纪的今天,打马庚现况还是这些见证成长历史的老店的古朴画面。
  除了道路和水电供应,错落建成的房屋之外,打马庚的发展建设少得可怜,地小人口也稀少,在官老爷力求城乡平衡式发展的方案中,乃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由于晋连大道笔直通畅,驱车前往甚是非常便利。我们先开抵西连镇,而后再折向西南方,约9公里的路程便来到了远离城市烦嚣的昔日土产之乡。
  简陋的镇景,映入眼帘的就只是2、3间老店在开门迎客,汲汲营生的情况。本固鲁朱坤玄所经营的益兴号是镇内唯一的老商号咖啡店兼餐馆,是较有人气的一个老店。
  还以为乡镇的小店考虑到周日无人客而休息,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因为受不了惨淡经营,店主早就结束营业,或是他迁了。
  正如州内其他乡镇所面对的问题是同出一辙,打马庚的经济衰退之后,人口纷纷外流,原有的居民,多数迁往最近距离,车程15至20分钟即到达的西连镇。
  年轻人大都出外谋生闯荡,留下的妇孺和年长者守住家园,人口凋零。
  即使是距离该镇17公里处的打必禄,以前也是被忽略的一员,而自从被政府相中,大举开辟工业区,招徕商家投资设厂,大兴土木和新店区登场之后,人口也后来居上,显得朝气蓬勃,与过去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任打马庚本固鲁多年,于最近擢升为西连本曼查的朱坤玄,在谈及打马庚今昔时,有许多的慨叹。

本固鲁朱坤玄:
土产落价小镇一蹶不振

  眼看别个城镇欣欣向荣,自己仍旧是斯人独憔粹,问起打马庚社区领袖本曼查朱坤玄有何感想时,他是无奈的表示,这里能有什么发展,还能有什么指望呢?
  询及对发展和民生课题有什么要求时,当地居民也多数是充满无力感,连连大吐苦水说,有什么好争取什么呢,凭什么?即使有去争了,会取得到吗?
  “往事只能回味啊!”土生土长的本曼查朱坤玄的一句话,颇有对这小镇英雄迟暮,无处道苍凉的感慨。
  州内的许多市镇早期店屋,是依河而建,打马庚也不例外的建在河岸,前临加央河,对岸是马来人聚居的甘榜,附近的民宅主要是散布华族和比达友族居民,3个民族构成了淳朴的小社会。
  打马庚和许多乡镇一样,早期也是靠农村经济起家。50至60年代期间,土产好价,带动地方上经济活动,堪称打马庚兴盛的黄金年代。
  年龄70开外的朱氏回忆起年轻岁月,对镇上商店门庭若市的热闹景象是历历在目。
  他说,华人除了务农外,也主要是开店做杂货生意和洋杂买卖。那时候的社会,村里时常都有土著提着大包小包的燕窝、胡椒和树胶上门来,农民负责供应,华人就收购土产和外销,大家合作愉快,日子过得倒是乐也融融。
  然而,好景不常,在70年代之后,土产落价,直接打击了以土产交易为主的打马庚农村经济活动,导致民生节节衰退,小镇也一蹶不振。
  “在经济滑落疲弱的同时,山区的燕窝也被人采光了,生活是愈来愈辛苦啊…”朱老指出,现在镇上只有3间商店苦苦经营着,而且彼此是有亲戚关系的,因为严重缺乏经济活动和吸引力,游人都不会选择到来,打马庚在许多人眼中是不屑一顾。
  基于商店惨淡经营,能买的日用品又有限,镇上的居民,径往市场兴旺的西连镇选购日常必需品、采购农产品和办理各种事务。

  ●笔直的道路可通往打马庚,但她始终难获游人停下脚步探访。

  ●形成打马庚镇景的整排老店,对面处为数十年前作为对外河道交通用途的加央河。

公路便利加剧人口流失
  60年代以前,打马庚镇的对外交通是依靠河道,本曼查朱坤玄犹记早期坐船下巴刹(古晋),往返便要至少1个星期的时间,好比是千山万水那样辛苦。“现在就好了,开车1个多钟头就可下到古晋,多方便。”
  60年代初期,西连通往打马庚的公路建成,砂隆河流域的加央河,也告功成身退,镇上的交通改以公路,大大省却居民出入活动之麻烦。
  但通车的便利,是带动和刺激了西连与打必禄的经济活动,这些地方经济大有起色了,反观打马庚鲜少获得庇荫,始终无法展现生机勃勃的一面。
  镇上是于80年代铺上沥青,有了道路之后才来水电供应。然而,道路设施似乎带给这个小镇更大苦况,加剧人口流失的现象。
  呆在镇上的居民,眼看乡区各处都逐一受到关照,所在地又严缺发展的滋润,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开店的华族,对现有糊口的生活能过一天是一天,也盼望有经济转机的到来;而土著地主仍然勤劳往习俗地开发,专注从事油棕园,原是有利可图,但也只能限制于种植油棕阶段,因打马庚范围并无油棕加工厂,收成品还得送往西连县的加工厂,导致收入受损,无从作更大的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