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潮波澜》系列26
华工事件的冲击(上)
■本报:李君报导
2008年9月13日刊登

帽山虽是十二公司的大本营,但却没有建设防御工事,加上大头领刘善邦、王甲,和充当敢死队的精英们大多已阵亡,留守在矿地的华工,在群龙无首下,当拉者大军杀至时,根本无力组织抵抗力量,仅有扶老携幼往边界的山林逃命,然而却遭受到拉者军队的无情拦截屠杀,一场历史大戏落个血流成河的收场。

石隆门 华工起义

●华工起义被平复十年后,1867年的石隆门巴刹已没有往昔般热闹。

●1840年的古晋海唇街,就如一座建在河畔的小渔村。

●十二公司在石隆门帽山大本营前,树立有一面大旗,相隔百多年后,它的盐木旗杆夹,依旧残留在原址。

1857年石隆门的华工起义事件,让砂拉越的经济元气大伤,但危机也是转机,繁华的“金山顶”就此沉寂下来,古晋脱颖而出,兼扮了首要商埠的角色。
在19世纪50年代之前,古晋(当时称砂拉越)虽是政府的行政中心,但人口稀少,整个市区都是简陋的木板店,活象一座傍河而建的小渔村,然而在20哩外的石隆门(也叫金山顶),却有另一番景象——
原来早在19世纪30年代,便有一批祖籍大多是广东嘉应州的华裔矿工,在刘善邦(1800—1857)等的率领下,从印尼西加里曼丹攀越边界山脉来到石隆门勘测金矿。
他们在石隆门的帽山,今日碧湖所在地挖掘到金脉后,随即向当时的统治者,汶莱驻砂拉越总督缴纳租金,正式在帽山脚下落户,成立“十二公司”统筹采矿,和维持地方治安等事宜。

华工达四千馀人
由于黄金蕴藏量丰富,矿工们的入息不俗,吸引了更多华工越境过来采矿,当英国退伍军官詹姆士布洛克,在1839年初次抵达古晋,并沿砂拉越河到上游探险时,就惊讶的发现在这小镇采矿的华工竟多达4000人,且经济景象远较人口仅千人的古晋还来得繁华,所以便主动向十二公司的领导层示好。
十二公司的领袖,包括刘善邦和王甲等,在坤甸时就因屡遭荷兰殖民主义者的武力侵犯,方会越界到石隆门另起炉灶,所以向来对西欧殖民主义者,存有着强烈的仇恨意识,然而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复轮回,当他们和詹姆士接触后,竟对他存有着美丽的幻想,认同他在英国海峡殖民地海军的支援下,不仅有能力平定动乱,有助地方经济的成长,还是位可以与他们和睦共存,分享政权的未来明君。
于是一年后,当詹姆士指挥当时汶莱派驻古晋的军队,征伐砂拉越河上游的叛乱部落时,十二公司更派出了一支由华工组成的军团参与战役,1841年9月24日,詹姆士正式登基为拉者,掀开了布洛克王朝在砂拉越百年统治的帷幔。
脚步尚未站稳的詹姆士,优先要处理的是平定一些原住民部落的反抗势力,不愿再树强敌,所以在执政初期,对华工集团虚与委蛇,让十二公司在石隆门建立一个封建式的自治社会,拥有本身的赏罚制度和律法条规,不受古晋拉者王朝的管束。

●詹姆士布洛克年轻时的画像。

詹姆士
版图不断扩大

另一边厢,登上拉者宝座的詹姆士,在驻防于新加坡的英国海军之协助下,不断征剿各处的伊班部落,更拉拢愿意归顺的原住民部落和他并肩作战,同时也把他所统治的砂拉越领土,从原本的古晋和三马拉汉省的范围,一直扩张到诗巫、美里,最终远至林梦省的老越。
各处土著起义势力逐一被平定后,华裔移民开始从新加坡等地涌入,古晋人口暴涨,商业活动也跟着活跃起来,然而石隆门那批有武装力量的华人矿工,始终让他犹如芒刺在背,于是他开始调转炮口,准备消除腹地这枚定时炸弹的威胁。
解散华工内部
“三条沟会”和“三点会”
实际上,十二公司自詹姆士当上拉者后,便有按规定向他缴交矿地租金和人头税,但詹姆士怀疑公司少报人头税,并想要向公司征收更多名目的杂税,于是在他的统治地位巩固下来后,便开始把手伸进石隆门,先是在19世纪50年代初,训令公司解散华工内部的“三条沟会”和“三点会”等私会党组织,接着不时大军压镇,威迫公司交出被指犯案的私会党徒,以及缴付督导不周的高额罚金。
连续的高压动作,使双方的关系日趋紧张,不久后,拉者再命令外甥查尔士于新尧湾的比利达修建炮台,明显是冲着十二公司的华工而来,此等耀武扬威的姿态,把华工的不满情绪推向爆炸的边缘。
随着詹姆士再向公司下了三道命令,除了强制性征收更高的华工人头税外,还禁止十二公司直接从外国进口鸦片、酒及其他生活必须品,并且不准公司直接向外国输出黄金及其他本地产品,双方关系至此全面决裂。
一连串历史的必然与偶然交织在一起,为华工创造了开演一场历史大戏的条件,然而剧情虽震撼人心,但落幕前却是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的悲壮场景。

●供奉在新尧湾友栏路善邦宫内的华工领袖刘善邦之铜像。

●石隆门华工敢死队摸黑攻打拉者王宫的画像。

600多名敢死队偷袭王宫
1857年2月18日(农历正月廿四日),600多名华工组成的敢死队,在公司头领之一的王甲率领下,分乘几十艘小舟,沿着砂拉越河悄悄的朝古晋而来,抵埠后即兵分两路,偷袭詹姆士的王宫,和攻打王宫不远处的炮台。毫无防备的拉者詹姆士,在睡梦中被吵醒,仓促间越窗跳入河里,摸黑潜游向附近的马来村落,躲进马来社群领袖拿督邦达的住家,再由后者派人划船护送他逃向海口,而于山都望水域,巧遇了他的军舰“詹姆士号”恰好准备入港,于是他即刻登船,下令船长全速开往鲁巴河河口的万丁,整合了他在当地的伊班族军团后,马上回师古晋,准备一举歼灭华工义军。
话说华工敢死队在攻进王宫,杀死一名英籍官员H. Nicholetts后,误以为他就是詹姆士,他们斩下他的头颅便鸣金收兵,而另一支攻击炮台的义军,也取得了全胜,古晋暂时由王甲为首的华工义军所占领。
错把冯京当马凉的乌龙,很快就被拆穿,华工首领得知拉者脱逃,担忧他很快就调派大军打将回来,丝毫不敢恋栈,王甲在占领古晋第三天后,于旧法庭大厦召见了圣公会大主教麦陀尔、慕娘公司总经理汉姆士、英籍商人鲁伯尔和马来领袖拿督邦达等人,宣布十二公司已是砂拉越的最高统治者,指示汉姆士与鲁伯尔负责掌管外国人的事务,拿督邦达掌理马来社群的事务。
会后王甲便宣布班师,率领敢死队撤回石隆门,准备部署抵抗拉者率军来犯的工事,然而此时詹姆士与王储查尔士,已挥军朝古晋扑来,他们沿砂拉越河溯流而上追击义军,还来个前后包抄的狠招,命令他驻防在砂隆河的军团,从河口赶过来,于西连登陆,翻过银珠山,埋伏在石隆门的边疆山路,截断华工逃返印尼境内的退路。

●华工敢死队在偷袭古晋的拉者王宫时,身上都佩戴有护身符,图为有关灵符的雕板。

●1857年2月中旬,华工敢死队便聚集在此天师龙宫前方的广场誓师出征的。

拉者军势如破竹
说时迟那时快,詹姆士所率领的追兵很快就赶上敌军,义军仓促间在巴都吉东的裕恒山(Lidah Tanah)登岸挖掘战壕,试图展开防守战,一场激烈的战斗打下来,华工敢死队统帅王甲壮烈牺牲,刘善邦连忙领导伤兵继续往上游撤退至新尧湾,现在友兰路的山丘制高点,筑起第二道防线。
没多久,拉者的军队尾随而至,扎营于新尧湾山,两军遥遥相对,掀开连绵多日的炮战,然而华工义军最终还是不敌,刘善邦罹难百多名华工遇害,馀者狼狈朝武梭逃蹿向帽山,同时拉者军队乘胜追击,势如破竹般杀向帽山的十二公司大本营。
帽山虽是十二公司的大本营,但却没有建设防御工事,加上大头领刘善邦、王甲,和充当敢死队的精英们大多已阵亡,留守在矿地的华工,在群龙无首下,当拉者大军杀至时,根本无力组织抵抗力量,仅有扶老携幼往边界的山林逃命,然而却遭受到拉者军队的无情拦截屠杀,一场历史大戏落个血流成河的收场。
石隆门华工起义事件,连闹了将近两个月才平息了下来,在此场大浩劫中,4000华工过半命丧于他们曾付出血汗的异乡,而由他们一手打造出来的繁华景象,亦灰飞烟灭,砂拉越的经济元气大伤,拉者政府对华人的防范之心,从此更形加剧,从始至终就没有参与其事的古晋华人,也被迫概括承受这场事变的后果,无辜的蒙受池鱼之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