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李君报道

 

 

 

 

 

 

1974年再度赢得昔加玛州议席后,沈庆鸿被一批同志高高抬起,接受在场支持者的 祝贺,过后他便出任第一副首长要职。

刊登于2006年316

自沈庆鸿参与选举,奉召入阁当上地方政府部长后,官运极其亨通,尽管身边不时有些纷纷扰扰,他皆能从从容容的度过,当了二十年的内阁部长。

丹斯里沈庆鸿
政坛传奇人物

同志相继被捕,临危受命出征、准部长婉拒就职,老沈仓促宣誓入阁,甚至后来当上副首长,也是因突发事故所使然,但这些变数就似乎仅有一个结果,便是让丹斯里沈庆鸿在仕途上如获神助,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一些喜爱品头论足去评断别人祸福的事后孔明们,就曾从面相和身材上,形容丹斯里拿督阿玛沈庆鸿的官运不凡,尤其是其臀部大而厚实,坐在官位上便能稳如泰山,任谁都无法摇动他分毫,而事实上自他参与选举,奉召入阁当上地方政府部长后,官运确实极其亨通,尽管身边不时有些纷纷扰扰,他皆能从从容容的度过,当足了二十年的内阁部长。


担任副首长兼交通工程部长期间,丹斯里沈(左二)在工务司拿督黄锡琦的陪同下,巡视水务局过滤站的情景。

  1959年正式加入人联党 

战后自创建筑公司,丹斯里沈庆鸿经过整十年的刻苦奋斗,事业总算有些成就,并逐步的把活动重心迁回古晋,而就在1959年,当田绍熙、杨国斯和王其辉等筹组了砂劳越人民联合党后,他也在田绍熙的引荐下参加了人联党。

初入党的前三年,丹斯里沈只是位表现得中规中矩之党员,直至1962年的党代,才被推选为中委,并在1963年于人联党的旗帜下,参与了独立前的地方议会选举。

此次的选举攸关独立后,砂劳越首届州政权花落谁家的大局,因此各政党都摩拳擦掌,卯尽全力来迎战,按照英殖民地政府所推出的“三层制”选举模式,首先是由各区选民票选出各县、市议会的议员,再由各地方县、市议会推派出代表到所属的省议会任省议员,复从各省议会选出代表担当立法议员,而那个阵营在立法议会中拥有过半以上的议席,便可筹组首任的州政府。

  顺利闯关成为县议员 

于这次的地方议会选举中,人联以一席之差,败给了以“帆船”为标志的联盟阵营,与执政权擦肩而过,只得担当反对党的角色,而受到人联党委托,竞选古晋县参议会议员的沈庆鸿,则不负重托,顺利闯关为县议员,不久后,更在人联党籍的县议员之一致推选下,出任了古晋县参议会,也就是后来的巴达旺市议会的主席一职,同时还被选派进入州立法议会 为议员。


沈庆鸿(右)与已故首相等,在中国领导人的陪同下,于1974年攀登长城时留影。

政坛不倒翁丹斯里拿督阿玛沈庆鸿,与元配夫人拿汀许女英生前合摄的遗照。

官职节节上升的同时,他在党职上也有所提升,于1964年沈庆鸿当选为中央常务委员,并兼任党中央副财政,成为人联党中央级的领袖。


  成功进入内政部

1974年的州选战时,丹斯里沈在原选区寻求蝉联,却遭到国民党候选人沈盘祺的叫阵,鉴于当时华裔选民很多还不能接受人联党加入联合政府,成为执政党的事实,因此民间反弹声浪极大,就连身居副首长兼人联党秘书长的丹斯里杨国斯,也在古晋东区,即后来的浮罗岸州议席选区寻求蝉联时,败予国民党的候选人罗佛机。

正因为丹斯里杨的败选,激起了党员群众的危机意识,在隔天举行的昔加玛选举中力挽狂澜,倾全力投入拉票战,使丹斯里沈庆鸿在众干部的护航下,有惊无险的以千多张多数票击败了对手,保住了昔加玛州议席,更弥补了杨国斯败选后所留下的内阁空缺,升任为副首长兼交通工程部长。

实际上,丹斯里沈在重回内阁时,最初只是抱着“暂代”的心情来宣誓就任副首长,不久后,人联党文莪区州议员西谷宣布辞职,刻意制造机会让党领袖杨国斯到他的选区参与补选,并且顺利的当选,此时人联党中央便向州首席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耶谷,提出推荐杨国斯重新入阁任副首长的要求,而沈庆鸿也确实准备要退位让贤,奈何当时的首长却以组阁是他的特权为由,将杨氏拒于州内阁门外,使沈老一直留任下去。

  高票当选第一副首长 

五年一任弹指间即满,在1979年,昔加玛州议席被易名为“实旦宾州选区”,老沈再度重作冯妇时,遭到民行党田家兴和两独立人士的围攻,但他却从容上阵谈笑用兵,独得一万多张支持票,而三名挑战者的总票数还未臻其半,因此他就凭此种稳如泰山的实力,再当上第一副首长兼财政发展部长。

随后于1983年的选举中第四度高票当选,以近万张的多数票,轻取了民行党的年轻战将杨森泉,又四年后,民行党派出重量级猛将,即已连任两届古晋国会议员的沈观仰上门挑战,试图摇撼丹斯里沈的江山。

两沈在一场厮杀后,老沈以近七千张多数票气走反对党强人沈观仰,第五度蝉联此个州议席宝座,而且重回州内阁,继续担任第一副首长兼财政部长的高位,并在1983年再获州元首封赐“拿督阿玛”尊衔,而于翌年荣获最高元首封予“丹斯里”的勋衔,就可惜在任期间一病不起,于1991年九月的州选时宣布退隐,把棒子交予接班人拿督沈庆辉,并在1992年二月与世长辞,享寿71岁。

在访华期间,丹斯里沈庆鸿(左)与首相敦拉昔(左三),正在观看一件出土古物的神情。

前州元首敦拉曼(左二)在八十年代向丹斯里沈庆鸿贺年时,与丹斯里沈伉俪和沈桂馥(右二)愉快交谈时摄。

丹斯里沈庆鸿的政海传奇,也随着他的谢世而划上了句号,从此政坛再也很难找到另一位和沈老雷同的人物了。


问鼎“昔加玛”州议席

砂劳越加入马来西亚后的首次国、州议员直接选举,原定于1969年的5月10日至6月7日之间进行,但却因为西马在同年的五月十三日发生种族冲突事件,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导致砂劳越正在进行中的选举,也在半途被喊停及宣布作废,如此一拖便是一年,直至1970年中才重新举行选举。

  中选立法议员 

当时已身任古晋县议会主席的沈庆鸿,在人联的三圈旗帜下,首次问鼎“昔加玛”州议席,而在一场激烈的四角大混战中,击败了砂华公会、国民党的战将与独立人士,中选为立法议员,过后人联与土著党和保守党组成联合政府,沈庆鸿当真是鸿运当头,受邀入阁出任地方政府部长,从此仕途亨通,四年后更登上州内阁第一副首长的高位,然而回首他的青云路,却不难发现有一连串的巧合,成就了他长达廿年的禄位——

其实无论是资历、党职或政治表现,说什么也轮不到沈庆鸿于七十年代的首次州议席直选中,代表人联党出征,然而本来最有可能出线的党内红人田绍熙和林金声等,却在1968年底,于内安法令下被捕,后来林金声虽获得释放,却因党内斗争而离开了人联党,逐渐淡出政坛。

  告捷当上州议员 

至于田绍熙这大热门人选在被政府扣留后,当时他的妻舅,也就是人联党的秘书长杨国斯,远赴西马的拘留所探望他时,还献议要提名他出战昔加玛选区,但却为淡泊名利,又身陷囹圄的田君所拒,给了沈君一个登坛拜将的良机。

由于当时华籍选民,普遍对执政的联盟阵营存有不满,民间的反风正值高涨,加上沈庆鸿在昔加玛诏安同乡社群里的人缘极佳,使他初试啼声便告捷当上州议员,随着又是另一个机缘巧合,让他当上了州务部长。

1986年丹斯里沈庆鸿率领砂劳越首支贸易团访华,并获中国贸促会主席和国务委员张劲夫等领导的接见,图为丹斯里沈(左三)赠送纪念品予张劲夫时影。

  杨国斯出任古晋区部长 

话说应届的州选举在1970年的7月5日揭晓后,因为没有一个阵营赢得过半,也就是获得廿五个以上的州议席,人联党、土著党、国民党和保守党等,便暗中进行交叉谈判,商讨筹组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最终由土著党、人联党与保守党达致组织联合政府的协议,而依据州宪法,州内阁部长至少要有五位,最多不能超过九位,甫成立的联合内阁准备推出六位部长的阵容,且三个成员党平分秋色,各获两个州务部长的名额。

土著党由拿督阿都拉曼耶谷和阿旺益旺再尼入阁,保守党派出西蒙林麦与本固鲁阿博,人联推出杨国斯出任副首长,而另一部长人选则出了些小麻烦,概因按照当时人联党的政治势力板块,除了古晋之外,诗巫也是该党的强区,所以古晋既有杨国斯出任部长,另一个部长空额,理应由该党在诗巫区的代议士来填补。

  匆忙中入阁当部长 

原本党中央确实也圈定要诗巫区的州议员周金芬入阁,奈何周议员因私人因素,和当时诗巫严峻的保安状况,一直没有就此建议给予党中央明确的答复,偏偏联合政府又要急着将内阁阵容对外公布,以便让纷纷扰扰的政局及早安定下来,为此当时的人联党中央执行秘书锺国全,便向党领袖献意由昔加玛州选区的新科议员沈庆鸿入阁当部长。

相传当时沈庆鸿被通知备妥大衣,在人联党总部等候消息,而在诗巫的周金芬最终决定不入阁后,他便赶往对面港的州元首府宣誓,正式就任地方政府部长,同年他也跟着当选为人联党的中央财政,且在1971年荣获州元首颁赐“拿督”荣衔。

丹斯里沈庆鸿在1974年的六月初,应邀陪同我国已故首相敦拉昔访华,并在北京签 署马中建交条约,图为我国首相与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签署建交文件时摄 ,丹斯里沈(前排左二)有幸见证此历史性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