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原记录系列

41
大鸣大放的年代⒁
砂劳越解放同盟(下)

■本报李君报导

2006年8月29刊登

▲马来亚共产党在40年代设于新加坡奎因路的“总部”一瞥,早年很多赴新加坡求学的本地学生,便曾与此地的共产党有过接触。

砂劳越解放同盟
整合左翼势力

砂劳越解放同盟简称“解盟”,自1954年成立后,在一定程度上,整合了左翼各山头的势力,成为反殖阵营的共主,制定了“放手发动群众、积极开展革命工作”的斗争方针,而在往后的十年里,扮演着左派各种政治运动的决策与领导者角色。

▲莱特在担任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前,已是英国的特务,同时在日据时又暗地里为日本宪兵队效劳。

▲砂劳越解放同盟领袖文铭权,在五十年代初的档案图片,当时他年约廿岁。

“马来亚共产党”在1930年的四月底,于森美兰州瓜拉庇劳的一座橡胶园丘内宣布成立,当时出席马共建党仪式的,还有“共产国际”的代表阮爱国,也就是越南共产党(劳动党)的领袖胡志明、中国共产党南洋临时委员会的领导等人。

与越共关系密切的马共,自卅年代成立后,除了在马来半岛各州建有据点,主要的活动中心还是在新加坡,因此在二战前后,部分砂劳越的华校毕业生,在到当地深造时,便与马共有所接触,甚至试着在砂劳越建立马共的分部。

然而张荣任在1954年前后接触马共高层,要求协助领导砂劳越解放同盟时,马共因经历“莱特事件”后,正在重新架构内部组织,所以婉拒了隔海领导解盟的请求。

莱特被安排当共产党内部卧底

原来让马共差一点瓦解的“莱特”,是位身高1.65米,越南裔的欧亚混血儿,早年曾留学苏联,懂得法文和俄文,母语是越南话,能讲腔调很重的广东话与华语,但不谙华文,他自称在廿年代,跟随胡志明从苏联到印支半岛,于西贡搞地下工作,是越共的中级干部。

30年代他到过中国,是上海共产党委员会的成员,不久后奉派前往法国,但在1932年底,当他乘船经过新加坡,接触到毫无组织的马共后,改变了继程前往法国的计划,决定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留下来,希望能为当地的革命指引方向及确立秩序。

初时他先在码头领导工运,1934年加入马共,1938年间,警方逮捕潜伏在新加坡多位马共市委,让莱特有隙可趁,于党领导层内急速上位,由于他展现了不俗的领导能力,加上他的越南背景、接受法文教育和共产国际代表的光环,地方干部毫无怀疑的便接受了这位外国人之领导,让他在1938年升任马共总书记的高职。
实际上在30年代初,莱特已是英国准备安插在共产党内部当卧底的特务,所以在他当上总书记后,马共的很多据点陆续被警方破获,重要领导落网被捕,但很巧的是每次出事,莱特都没有在场,幸运的逃过被逮捕的劫数。

1942年3月底,新加坡沦陷的一个多月后,莱特和他的一些同志被日本宪兵部所扣留,他为了免去刑求之苦,主动招认身份,从此更成了日本鬼子的线人。

战后他的英国特务身份,被后来的马共总书记陈平等拆穿,莱特改名换姓在东南亚各地流亡,最终在1947年,被泰国共产党发现其行踪,派出行动组将他于曼谷的一间中级酒店杀死,再沉尸于湄南河。

马共拒绝张荣任领导解盟

吸收了此次的教训,马共不再接受外人的领导,也不想涉入国外的革命事业,张荣任在要求马共领导解盟时,马共高层只给予同志各自努力的勉励,回绝了他的期待。

于是解盟回到以土法炼钢的方式,自力更生的搞下去,然而张荣任始终没有放弃争取马共领导的念头,这也造成了他与坚持“本土化斗争”的文铭权间,产生了领导路线的分歧。

按照共产组织的条规,一位领袖在斗争路线出现和组织不同的意见时,必须马上终止活动,否则将受到严厉的纪律处分,为此他在1954年杪放弃对解盟的领导,离开砂劳越后前往印尼雅加达。

▲继莱特之后,陈平(中)成了马共的总书记,他在五十年代回拒了领导砂劳越解放同盟的要求,图为1955年,陈平率领马共代表拉昔迈丁(左)和陈田(右),与东姑为首的政府代表团,于华玲谈判时摄。

▲马共在新加坡总部墙外,挂着以华、英和爪威文所撰写的“民主纲领”,图为四十年代末,警方人员正用油漆涂污共产党告示牌时摄。

解盟盟员筛选严格
“1029罢课”学潮后,张荣任和文铭权于“新民主青年”的基础下,创立“砂劳越解放同盟”,先是着眼于学运,继而扩大到工运、农运与民族区的统战工作。
解盟的领导人从一开始时,就已明了她的斗争对手——英殖民地政府,是个与共产地下组织有着丰富交手经验的老手,所以新生的解盟仅要稍微曝光,马上就会引来最强硬的打击,为了安全考量,在吸纳组员时,设下了极高的高门槛,成员们在入盟前,皆会被领导暗中监察一段长时间,确认其个人与家族背景“没问题”后,才会被引荐入盟。

就当年的左派人士而言,能通过层层考验被纳入盟,是无比光荣的大事,通常新盟员必须诚实撰写自身的小传,仔细阐述家庭的背景,再宣誓绝对服从上级的领导。

结构严密的解盟,严格贯彻上下级间纵向单线联系的准绳,各别组员都由他的直隶上级直接领导,每名组员顶多领导二到三名的下级,且只听从直线上级的指挥,不得擅自作“横向发展”,绝对不会也不准去探索他直隶上、下级以外的盟友,因而一般上一位解盟的成员,仅知道领导自己的上级,和由他本身所领导的两、三名下级同志的身份,此举目的很显然是为了确保各别成员在遭逮捕后,不会对组织构成毁灭性的破坏。

高门槛的设置下,十几年下来,解盟的成员总计不上百人,但能入盟者皆可谓是上上之选,他们后来奉派到州内各城镇,渗透进各个领域领导左派运动,由最初的学运,到工运、农运,甚至深入山林村落与长屋进行宣传工作,达到分进合击的统战目标。

最早领导解盟的便是行事作风低调,身份力求隐秘的张荣任,他在创设解盟后不久,便前往新加坡,准备要求在当地活动的“马共”领导砂劳越解放同盟。

解盟领袖文铭权 全力投入宪制斗争

▲日本驻新加坡宪兵队长大西觉少校(左二)是莱特在日据时的头子,他在战后被判终身监禁。

▲文铭权在1960年的人联党第一届党代上发言时摄,他在此次的党代中,当选为中常委兼宣教秘书,具有公开政党领袖,和地下组织领导双重身份。


随着张荣任的去职,文铭权接位成了砂劳越解放同盟的最高领导人——

文铭权,新安人,1932年出生于古晋盐柴港,父母是甘蜜街蔬菜市场里的菜贩,他在战后就读于老中中,并经常参与左翼的华侨青年会活动,从而接触到了共产思想,过后他与张荣任等组织了名为“新民主青年”的地下组织。

1950年八月间,他在老中中完成初中三的学业后,曾远赴美里的中华公学执教,也和当地华侨青年社的左倾青年保持联系,还在暗中物色具备领袖特质的青年,加入其所领导的“新民主青年”,当中就包括了当时年仅十六岁的雷浩明,后者在文铭权的直接培训和领导下,先后奉派前往诗巫和美里搞学运,是“解盟”在这两个城镇的开路先锋。

发动“1029”与“330”
罢课学潮


且说文铭权在美里中公执教一年后,便返回古晋,随着幕后领导老中中校内的左派学生,于1951年发动“1029罢课”,此场学潮平息后,他所领导的解盟,又在1955年成功发动了“330罢课”风潮,藉此训练出了大批精练干部,成立“先进青年会”地下组织,全面推广到工运、农运和民族工作。

他在1956年八月,出任古晋一份左翼华文报章,<新闻报>的国际版编辑,后来一路升至主编,1959年积极参与筹组人联党,翌年出任中常委和宣教秘书,除了继续领导地下的“解盟”和“先进青年会”外,也全力投入公开的宪制斗争。

外貌温文尔雅的文铭权,不善言词和交际,是位沉默寡言型的领袖,他在和下级开会时,大多数时间不发一言,经常需要他的妻子王馥英或其他领导协助打圆场。

于1962年6月22日,文铭权夫妇连同黄纪作夫妇等一起遭英殖民地政府所逮捕,被限制居住在沐胶镇,后来他们要求英殖民地政府送彼等去中国。

将“解盟”扩大 为
“北加解盟”


1962年杪汶莱发生流产政变,政府趁机展开大逮捕,解盟决定展开武装斗争,号召数以千计的青年越过边界山脉,进入印尼接受军训,1963年的四月,文铭权与黄纪作从中国到印尼,并在坤甸召集解盟领导人开会,将原来的砂劳越解放同盟,扩大组织为“北加里曼丹民族解放同盟”,也就是后来的砂劳越共产党,文氏获得赴会者一致推举为主席。

过后他便以“北加解盟”主席的身份,活动于印尼耶加达的社会主义国家大使圈子内,争取他们支持砂劳越的武装斗争,到了1965年9月,他应邀赴北京参与中国的国庆庆典,孰料就在此时,印尼发生政变,亲共的苏卡诺总统垮台,反共将领苏哈多执政,文铭权因此不能再回到印尼,只得一直留在北京。

不过纵然如此,中共一直都把他奉为上宾,享有和外国使节团般的高待遇,并在公元两千年后迁居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