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原记录系列

(40)
大鸣大放的年代⒀
砂劳越解放同盟(上)

■本报李君报导

2006年8月28刊登
新中国成立前后,砂劳越左翼阵营曾有过一段百花齐放,山头林立的过渡期,直至“砂劳越解放同盟”诞生后,各派系才进一步整合,统一了反殖和争取独立的本土化斗争口径。
▲左翼政治运动在五十年代极其活跃,图为五十年代的一个争取砂劳越独立的集会场景。

▲由黄增霆、叶存厚等所编辑的人联党喉舌报<团结报>之创刊号。


深受共产主义思想影响
砂地下共产组织纷崛起

严格上而言,早在廿世纪卅年代末,共产主义思想的种子,已由一些从中国南来的左派学人,散播到还在拉者王朝统治下的砂劳越土地上,“马列主义学习小组”经悄悄的在民间成立,而且成功在华社掀起援华抗日的怒潮。

战后亲共左翼活动更形活跃,尤其是在新中国于1949年10月1日成立后,左营势力深受鼓舞而益加壮大,然而派系众多,且各自为政,不同名堂的地下共产组织雨后春笋般涌现,当中较为知名的计有婆罗洲共产党、新民主青年,和个别地方流派好象“石角派”等等,总之五花八门,但他们有个共同点,便是成员大多为共产党的铁杆信徒、基本教义派,由于深受毛泽东领导共产党打败蒋介石的激励,于是怀着同一个解放祖国的理想,走上了这条充满激情却又迂回的道路来。

砂劳越早期的地下共产派系中,以婆罗洲共产党(简称婆共)较为知名,她的活动范围集中在诗巫、泗里街和民丹莪一带,并以民丹莪的马罗坡为根据地,建有相当的群众基础,主要的领导人包括了黄声梓,和黄增霆及黄增安两兄弟,曾于五十年代名重一时。

<侨声报>遭吊销出版准证

早年婆共的主席黄声梓,自战前于福建省福州的家乡南来后,最先是定居于民丹莪(过去称为民那丹),后来才迁居到诗巫,先后创办了<侨声报>和<新民报>两份立场左倾的华文报章,尤其是<侨声报>非但大量转载共产党喉舌报<大公报>的文章,而且经常笔伐当时的英殖民地政府,故此在1952年被吊销出版准证。

黄声梓过后还曾收购诗华日报,但经营不久便将之脱售,他在1958年6月下旬被英殖民地政府遣返中国,不过在1965年,他又由中国南来印尼加里曼丹的双空,联系上在当地活动的砂拉越共产人民军第三支队后,便留了下来。

相传这位拥有婆共主席身份的黄君,当时经常腰戴配枪,倒有几分部队领导的模样,然而由于当时第三支队是由杨柱中与叶存厚所领导,所以他在部队中并没有实际的指挥权,经常在闲来无事时,专找一些部队成员下棋解闷,只是此君求胜心强,“棋品”相当不好,很多同志都对他敬而远之,后来他前往三口洋,就此去向不明。

至于他当年被驱逐出境后,其所留下的“婆共”主席空缺,则由黄增安接任。
出生于诗巫的黄增霆、黄增安两兄弟,年少时家境不俗,父母在新株山拥有百多亩的胶园,战后他们负笈上海,进入圣约翰大学深造。

学成返乡后,黄增霆初时接管家族在新珠山的树胶园丘与胶片加工厂业务,经常开着大罗厘把胶片送往诗巫的码头,然而在中国求学时,便已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熏陶的他,很快便加入黄声梓等所领导的婆共组织,并积极的在新珠山一带活动,向乡亲特别是年轻一代宣扬共产主义思想,甚至主张以武装斗争来推翻英殖民地统治。
 

▲曾任婆罗洲共产党领导人的黄增霆个人照。

本土第一个政党

砂人联党成立

1957年马来亚联合邦独立,新加坡也获得自治,黄增霆等婆共领导咸认英国将逐步放弃在东南亚各地的殖民统治,所以有必要尽快组织政党,在宪制体制内争取砂劳越的自治与独立,于是在1959年,他特从诗巫前来古晋,经友人的介绍,找上了当时的社团领袖田绍熙,商讨筹组政党的事宜,献议他找几位志同道合的友人谈商创党的可能性,并定在两周后再前来古晋与他会面,听取各方的意见。

田绍熙在会见了这位不速之客后,便在当晚到他所办的<新闻报>编辑部,与在报社内担任主编,同时也是地下组织“砂劳越解放同盟”领袖的文铭权,谈论黄增霆的创党建议,并获得后者的大力支持。

随着在隔天,田绍熙就和他的妻舅杨国斯律师,与银行家王其辉就相关问题交换意见,大伙一致认为创立本土政党的时机已成熟,所以决定各自分头游说友人参与创党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紧锣密鼓的筹备,砂劳越的第一个政党——砂劳越人民联合党,终于在1959年的6月4日宣告成立,而最初不辞舟车之苦,从诗巫跑到古晋来找田绍熙的黄增霆,在建党过程中,更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
黄增霆出任人联党首任执行秘书

实际上黄增霆在上海念书时,不仅已接触到共产主义思想,也有深入了解一些民主派政党的组织结构,所以拟议中的人联党党章、组织和行政结构的设计,很多便是出自他的手笔,同时在人联党成立后,他就迁居古晋,出任人联党的首任执行秘书。

英文程度极好的黄君,在处理党与官方的往来事务上可谓游刃有余,而且还与中委叶存厚等负责编辑人联党的喉舌报<团结报>,是当年党务的第一把推手,但很奇怪的是,在1962年中旬,他好象预知政府将展开大扫荡,逮捕人联党内左翼领袖般,突然辞去执行秘书的党职,匆匆的前往中国,并以“婆共”领导人的身份,和前主席黄声梓等,同住在北京一座专供接待“马共”,与东南亚各地共产党领袖的大楼内。

他在享受了几年的“大使级”接待后,离开北京到香港经商,直至1978年,他还曾携带其韩国籍的太太返回诗巫小住,间中还不时探访昔日的婆共,与人联党的老同志,据说,他在1980年携资到印尼开设船坞,但却以失败收场,过后便与韩籍妻子移居加拿大。

其实黄增霆在返华之前,于本地政坛活动之时,已是一位有家室的人,他当时的妻子为砂劳越广播电台的知名播音人张秉德。


黄增安战死沙场

增霆君的胞弟黄增安,继黄声梓之后接任婆共主席,曾在文教界活跃一段时间,人联党成立后,他与哥哥般积极投入建党工作,是人联诗巫新珠山分部的负责人之一,但在1962年,英殖民地政府大逮捕党内左派领袖后,他对宪制斗争完全失去希望,认为英国人所搞的民主只是假把戏,坚认仅有枪杆子才能出政权,所以拒绝代表人联党参与随即要举行的地方议会选举,并在较后时走进森林参与武装斗争,最终不幸战死沙场,曾活跃于拉让江领域各城镇的“婆共”,自此也走进了历史隧道。

▲鉴于反殖的左派势力迅速崛起,英殖民地政府从新、马调动了大批军警到来镇压,图为保安部队在乡区展开行动的情况。

除了婆共名噪一时外,各城镇还暗中留存着不同名堂的各个流派,好象“石角派”之流,然而它们的组织虽小,成员的活动范围却很大,好象在五十年代,远在距离古晋千里之外的美里,便曾出现过“石角派”成员的活动踪影。

较诸婆共和各个流派,“新民主青年”(全名为砂劳越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是当中组织最严谨,且后继影响力最大的左翼地下组织,她于四十年代末,由张荣任与文铭权等创立,活动范围主要是在各华文中学与青年团体间,为当年左翼学生运动的领导组织,也是老中中“1029大罢课”的幕后策动者。

“新民主青年”

▲黄增霆(前排左三)在1959年与杨国斯(前排右三)等人联党发起人合摄的档案图片。

从“新民主青年”的活动和发展轨迹的蛛丝马迹看来,她最先是脱胎自左翼的古晋华侨青年社,接着渗透进老中中校园,同时文铭权等又透过到美里中华公学教书,主动接触和吸纳一些思想左倾的青年为新血,鼓励他们在校园内搞学运,甚至安排具领导潜质的青年,从美里转学到诗巫,继而在校园内带动左翼学运风潮,所以“新民主青年”的成员,在五十年代初便已在古晋、诗巫和美里活动。

“新民主青年”的舵手张荣任,是位低调却又极富神秘色彩的领袖,他出生于古晋,潮州人,父亲在甘蜜街经营京果杂货店,家境小康。

学业成绩极为优良的张荣任,在老中中完成初中学业后,进入圣若瑟中学就读五号班,翌年便跳班升级读七号,并于考取了高级剑桥文凭后,返回母校任教一段短时间。

于四十年代末,张荣任便投入“新民主青年”的领导工作,从此很少再与家人联系,行迹也有些漂浮不定,然而他的语文天份很高,精通华、英、巫三种语文,而且口才极佳,讲话很有条理,是位擅长于主动找到话题的健谈者,在公开组织上,他曾在1950年出任中中校友会的第二任主席。

1951年他奉地下组织的命令前往新加坡,且失踪了好长一段时间,有人相信他在此段时间,可能在当地接受“马来亚共产党”的特别训练,直至1954年初,他才离开新加坡,跑了一趟印尼方返抵古晋,接着就与文铭权等创立了“砂劳越解放同盟”。

然而他领导砂劳越左翼青年政治运动的时间并不长,在1954年杪,可能因路线之争,与他的同志文铭权分道扬镳,独自前往印尼雅加达,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印尼共产党党报的总编辑后,便终止了政治活动,埋名隐姓下海从商,投入伐木行业,据说其晚年的经济情况极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