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时报言论  2013年9月28日               [关闭窗口]

【本报评论】未审先扣不能被滥用

国内罪案猖獗,尤其是枪击案层出不穷,近期警方展开"除暴行动"扫黑,先后扣留近万人,但私会党徒依旧气焰嚣张,不但接连向高级警官发送死亡威胁,也有警员在扫黑行动中遇害殉职,说明当局应有强硬手段来应对严峻局面。

内政部、财政部及首相署三个部门周三在国会下议院一口气提呈十一项修正法案供一读,其中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和延伸)法案,将重新纳入备受争议的未审先扣程序,并把法案的权限从半岛延伸至砂拉越和沙巴。

修正法案阐明,将成立防范罪案局,以取代在紧急法令和内安法令中内政部长的角色,即有权力发出不超过两年的扣留令扣留一个人,并可在公共安全、公共安宁及防范罪案前提下,再延扣两年。防范罪案局成员将由国家元首委任,共有三人,主席是联邦法院、上诉庭或高庭法官。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两年前大马日前夕,宣布废除内安法令、紧急法令并检讨限制居留法令及警察法令有关条文,并将以更合时宜的新法令取代,以扩大言论自由及集会自由的空间,因此,这次防范罪案法令的修订,受到万众瞩目和令人充满期待。不料法案国会提呈一读,还是出现未审先扣,而且两年之后还可以延长两年,和民众所期待的结果大相径庭,看来政府有必要在三读之前,作出进一步说明以释众惑。

基于国内治安情况日趋恶化,严厉打击犯罪和作出有效防范是极为必要的,我们全力支持政府对严重犯罪行为并施以严厉惩罚,包括更长的监禁期和鞭刑,以儆效尤。以掠夺、强奸和轮奸案为例,这些罪行目前的条文明显不足以产生阻吓作用,只有适当加重刑罚,包括不允许多项刑期同时执行,才有可能产生效果。

与此同时,紧急法令和限制居留法令被废除,数以千计扣留犯得以恢复自由,被官方归咎为社会罪案暴增的主因,这一点被舆论认为缺乏凭据,其实当局何不拿出具体统计来证明前拘留犯涉及重新犯罪的情况?这也是当局加强法律条文的基础,如果做不到的话,就缺乏说服力了。

内安法令在过去多年被视为政府对付缺乏直接证据的犯罪份子的最佳工具,因为可以在未经审讯之下将嫌疑人扣留两年,但在许多人眼中,它却被指责是当政者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的杀手锏,前首相敦马哈迪任内援用最多,也受到最多批评。

有如双面刃的内安法令,成为各界最希望废除的法律条文,一向重视民意的纳吉上台不久就宣布将之废除,一度令人以为可以解除梦魇,迎来民主人权新时代,如今防范罪案修正法案出台,仍然保留未审先扣部分,虽然执行上不能和内安法相提并论,然而其本质精神大同小异,却是不争的事实,这只能说明政府对某些罪犯以常规程序处置的成效仍然缺乏信心。

我们支持政府打击罪案的一切努力,尤其是将有关条文延伸到东马,堵住法律漏洞,然而要在公平人权和执法维安上取得平衡,确实说易行难,我们希望政府制定完善机制,避免未审先扣被人为滥用,真正落实严厉打击罪犯和私会党,以及首相当初"不再有政治犯"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