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时报言论  2013年9月27日               [关闭窗口]

【时事评论】“严法”与“恶法”
◆子富

严法“恶不恶”,取决于执法人、以及具有影响执法之权力掌握者的心态“恶不恶”!

我们说“严法”,不说“恶法”,是因为“严法”未必就是“恶法”!2011被废除,曾一再被认为滥用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的《内安法令》,可称得上是“恶法”!因为政见不同,并不是犯罪!

而用来维持国家安宁的“严法”,则不能都称为“恶法”,毕竟不论是任何社会,均必须通过法律来维持社会秩序。

对联邦内政部向国会下议院提出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扩大范围)修正法案,之所以会引起争议纷纷,政治味道太重是其中重要因素之一,在野党始终都无法摆脱为讨好人民,选票为先的框框。

朝野政党应寻求维持国家安宁的共识,只要大家均以维持国家治安,保护人民安宁作为共同的出发点,一切的争议便可迎刃而解。

在野党担忧这项修正案未审先扣的条文会被滥用来对付不同政见者,情有可原,同时,这也是人民的共同担忧,毕竟,修正案未审先扣的条文一旦被滥用,势必将影响我国的民主循着正轨,并朝着成熟的方向发展。

但只要朝野取得法令是用来对付罪犯,维持社会治安的共识,在野党在对修正案进行辩论时,就可争取把法令只可用来对付罪犯的条文,纳入修正案中。在确保法案不被滥用的大前题下,提呈修正案的政府势必不敢,也不能反对。这样,所谓的内安法令“回魂”之说,也就不存在了!

修正案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同时也是引起人民广泛争议的是,恢复未审先扣措拖,允许警方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扣留嫌犯两年。

政府在2011年废除内安法令时,曾信誓旦旦表明,重新拟定的法令,将不会包括未审先扣的条文,因此,修正案寻求重新恢复未审先扣措施才格外引人关注,人民在担忧,修正案又会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

内安法令之所以会引起人民的反感,最大原因是人民普遍认为,这项法令已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只要在政见不同者的头上套上危害国家安宁的罪名,就可把之关进大牢2年,甚至2年后又再来个2年!

2011年内安法令以及其他严法的废除,所有过去被认为威胁国家治安者,均一一被释放。警方和内政部认为,这是国内罪案飚升的原因,因此,要控制罪案,只有实施严法一途。

但反对党则认为,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可证明,国内罪案会飚升,与罪犯被释放有关。

在野党必须省思的问题是,只要明文规定修正案只用来对付罪犯,确保不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以通过严法来打击罪犯,正社会秩序,严法的实施是必要的吗?严法是不是维持社会治安的最有效手段?

严法的“恶不恶”,取决于执法者及掌权者的心态“恶不恶”!执法人和掌政者的心态是“恶”的,严法也会变成恶法。因此,修正案加入未审先扣只能用来对付罪犯的条文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