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公屋狂迷5年行过百屋邨 赞叹港人空间智慧:我都想住公屋

Iain于5年间已走遍过百条屋邨。 Iain于5年间已走遍过百条屋邨。

我们经常说香港不够公屋,轮候人数、时间也屡创新高。但是你又有没有留意香港公屋是甚么样子?一位来自英国的公屋迷就带我们看看香港公屋到底有甚么特别。

来自英国伦敦的Iain Cocks(IG:@gaatzaat),13年前来到香港,之后在幼稚园任教。他特别喜欢香港的公屋,平常下班有空时会到附近的屋邨拍照。放假时更会特意去其他地方的屋邨。他说有次乘坐巴士时经过华富邨,之后便爱上了香港公屋,“我当时不知道那是甚么。只知它是两边也有开放式走廊的建筑,之后我才知道是公共屋邨。当我走进邨内,我发现公屋比想像中有趣,我的旅程也开始了。”慢慢,他按着屋邨落成的时间,逐条逐条屋邨参观,现时他已经走遍全港过百条,90年代前落成的公共屋邨。他更为这些屋邨排了一个十大推荐榜。

住户将气窗变成层架放置物件。

Iain的照片和已故德国摄影师Michael Wolf的风格有点类近。他指最开始时的确有一点相似,因为被香港的楼宇密度吸引,相片也主要捕捉公屋的建筑密度,但渐渐地,他发现屋邨有很多不同的细节,十分有趣。这次他就带我们到推荐榜首名的爱民邨,不知道他发现到邨中的甚么细节?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住户将衣服晾在栏杆的情况。Iain指这是香港独有的情况,“英国不会把衣服晾在外边。英国太寒冷,如果用这种开放式设计,大家也会冻僵。”而这个做法模糊了私人和公共空间分界。然而善用每一尺空间的香港人又怎会只将衣服晾在栏杆这个妙计。我们走到爱民邨冬菇亭附近,看到有住户将衣服晾在旧式窗花,又有住户将百叶窗打开变成层架放置杂物。“我相信,‘用尽所有空间’对居住环境狭窄的港人是非常重要。他们能够用尽所有角落和隙缝。我真的很欣赏这般运用空间。”他更笑说自己的屋也不大,需要好好向他们学习。

之后我们走进一座大厦,Iain说他来了不下十次,但从未进过大厦内。他对墙身、走廊等的设计也感到十分有趣。可是他觉得最特别的却是挂在铁闸上的布,“它划出了私人空间 同时又可以通风,而且当邻居经过时,又可以让彼此交流。”然而他对新型公屋改变设计,令这个情况消失感到失望,慨叹新设计令公屋特色消失。Iain那么锺情于香港公屋,是否因为英国没有公屋?他笑说其实英国的公屋早于香港落成,它们通常较香港的高级,预算亦较多,但规模、密度却不及香港。

爱民邨是Iain最熟悉的屋邨。

虽然香港有很多大型屋邨,Iain却带我们到曾是全港最小的屋邨──美东邨。他说这里是70年代落成的,因为收地问题,当时只有第6座可以顺利兴建。“本来这座楼宇的右上角写有6字,一些旧照片中还能看见,但我想它已被改掉一段时间了。”

美东邨将会在明年初重建。

政府之前公布美东邨的重建计划,其中两栋将会清拆重建。Iain觉得这当然是遗憾,因为战后的建筑慢慢消失。“我经常到屋邨拍照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经常有重建计划。香港总是在改变,没有任何事可以永远保留。”旧建筑拆卸,总会引起不舍。但让大家选择的话,相信大部份人宁愿住私人楼,也不会选择公屋,那么对Iain来说公屋又是甚么?他以90年代定为一条界线,将公屋大约分为两个时期:从前的公屋设计较为用心,面积一般较大,因为建筑师想打造一个社区而非一栋住宅;但现时的公屋只追求效率,希望用最低的成本,建造最多的单位,外观上一式一样,这更像工程计划,而非建筑计划。

Iain相信自己可以适应香港狭窄的生活环境。

至于可以的话,Iain愿意住在公屋吗?“我愿意呀,但是我不能,因为我不合资格。”他笑指现在住的地方比公屋大不了多少,但租金却很高。“这情况令人纠结,特别是我的孩子刚出世,所以在家里走动必须很小心。”不过他认为,虽然居住空间狭窄,但换一个角度看,生活和交通也很方便。“我相信即使空间狭窄也可以生活。我会努力继续在香港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