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窝重现消失60年水稻 女农银行辞工创魔法农场

消闲农场主理人Winnie,三年前辞去安稳工作,在梅窝开设农场。 消闲农场主理人Winnie,三年前辞去安稳工作,在梅窝开设农场。

步入人生下半场,你敢不敢漠视旁人意见,放弃之前所建立的成就,走到全新的轨道上?这次我们来到梅窝,走进农场倾听一个中年女人转型做农夫的故事,顺道看看消失已久的水稻田。

我们由梅窝码头出发,经过公众泳池,沿小路走就可以找到大地塘村。乡公所旁边就是行程第一站--Winnie the Farm。现年56岁的江凤仪(Winnie)本身三年多前在银行工作,因膝头及腰部问题,不能长时间留在办公室,所以把心一横,将退休储备花在这个四万多尺的农场上。这里日常工作主要靠Winnie一人处理,不过要打理这么大的地方也不容易,“一路做下去会觉得孤军作战。三点多烈日当空下,整个场只有我自己一个。”但她心态慢慢开始转变,认为能独享大自然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现代小孩难得见到一大块稻田,在田里玩得十分开心。

膝头捱三刀 坚持独力垦田种米

Winnie花上全副心思照料这里的一草一木,然而最能体会到她心思的却是农场的名字。原来其父生前打理的杂货店名为“消闲士多”,她也将农场命名为“消闲农场”,英文名称则用自己的名字。“父亲也曾经在梅窝耕田,透过不断请教其他人,由不懂得耕作到慢慢学懂务农,如果他还在生的话一定可以在旁指导自己。”

决定开设农场时,她花了一段时间才让家人接受,“特别是我姐姐,她很反对我耕田。还有我母亲,她经常说为甚么你有工不做,要去耕田,她头两年天天这样骂我。”家人的出发点是担心自己,毕竟是动用到退休储备,但她笑说幸好家人很爱她,“当他们知道我真的决定了,就和我一起计划。”例如这块地也是哥哥帮忙,拜托其他人租予自己。

割禾过程并不简单。
收割后的水稻需要经过打谷.才能成为白米。

采访时碰巧农场收割水稻,记者也加入帮忙。首先要将稻田上的防鸟网收起,过程并不简单,因为有不少植物缠在网上,要先扯开这些植物才可将网卷起收割。在场帮忙的义工朋友十分熟练,但记者亲身尝试后却发现,要一次收割三、四束禾稻难度甚高,也体会到农夫的艰辛。

经历了三次十字韧带和半月板手术的Winnie,仍然坚持每天来到农田工作。她回忆当初很辛苦,锄地数次便感到疲累,“路是自己选择的,就算辛苦,还是开心 。”

收割后的水稻,要拿去打谷机打谷。经过晒干及去除表面谷壳后,就成为我们平常食用的白米。今次收成不多,只能分给一直帮忙的义工和教会朋友。原来以前梅窝种满水稻,不过六十年代石壁水塘落成后,截断了当地水源,水稻就逐渐消失。那为甚么Winnie会重新种米?她解释:“种禾也是一些情意结,以前梅窝是种禾为主,我几岁搬到梅窝时,到处是禾田,那时印象很深。”

Winnie姊姊出产的无花果十分香甜。
除了水稻,农场还有其他出品,例如日本网纹瓜。
自家制冬瓜盅,用料绝不马虎。

即煮农家菜 薯仔焖鸡冬瓜盅

完成收割后,有幸尝到农场午餐,Winnie准备了冬瓜盅、薯仔焖鸡和萝卜牛肉等。她指每次都会尽量挑选农场当造的蔬果作为食材。在场的义工也吃得津津有味,或者梅窝人的特点就是热情。现场其中一个义工,在梅窝居住了16年的外国人John觉得,这里有特别的魔法,“有种引力令大家变得友善。”游历过世界各地,他认为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比得上梅窝。

银矿湾瀑布是梅窝热门景点,假日游人十分多。
梅窝文武庙有三四百年历史,比上环文武庙更古旧。

政府的“香港2030+”计划,会在梅窝及喜灵洲一带填海,将梅窝规划成文娱休闲和水上活动中心。这一系列发展会不会进一步凸显出城乡保育问题?Winnie说:“我当然不想它(农场)消失,我可以经营这个地方,聚集一班喜欢这片土地的人已经很开心,其他发展的事情轮不到我控制。”或许面对社会发展巨轮,我们单凭一己之力做到的不多,只有调整心态,好好活在当下。

除了农耕体验,梅窝亦有不少景点,沿着大地塘村乡公所旁边的小路,走进离岛自然历史径梅窝段,大概十五分钟就会到达银矿湾瀑布。中途会看到一座较为残旧的文武庙,建于明朝万历年间,有三至四百年历史,比上环文武庙更为古旧。再往前走是银矿湾瀑布及银矿洞,如果不打算走太远就可以往下走,回到银矿湾沙滩,整条路线大约一个小时可以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