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150+儿时玩意 秋千先生荡出片刻自由

秋千先生。 秋千先生。

大热天时,最高气温达34度,舟车劳顿一个多小时,到偏远郊区再走上大半个小时,瘦削的九十后男生汗如雨下,为的就只是荡个秋千、拍张照。“听说香港越来越少秋千,我觉得可能只是我们没有留意,于是便开始寻找第一个秋千。”26岁的他称自己为秋千先生,五年来走遍香港每个角落去寻找这个儿时的玩意,至今记录了超过150个,并制成秋千地图。

访问当天,秋千先生带记者一同去寻找新秋千,是位于南大屿郊野公园箩箕湾营地的一个自制秋千。大概是露营人士临时搭建,几条粗幼不一的麻绳绑在一起凑作两条长绳,座椅则是信手拈来的粗树枝。秋千先生从远处看到已经双眼发光,更笑言:“好像海盗看见宝藏,如获至宝一般,简直想马上冲过去抱紧它。”

到达、打卡拍照、上传至专页,寻找秋千看似轻松,却原来是个苦差。天气热、户外多蚊虫不用多说,原来资料搜集也不容易。他大多用图片搜寻“蛛丝马迹”,例如相册中其他照片拍到公园名牌,又或认出背景那条街道,以推断其实际位置,之后再用实景地图确认地点后才正式出发。

袁汉昌。
梁广福。

其他娱乐比不上

秋千先生自言不是甚么专家,亦没有对秋千深入研究,只是单纯地热爱荡来荡去时那种自由的感觉,希望透过记录其位置,鼓励大家闲时到附近的秋千玩玩。他认为,现代人花不少时间埋首专注在那五寸多的屏幕,却不如以前科技未发达时开心,“(荡秋千)那种开心的感觉,是其他娱乐比较不了的。”

现在的秋千有秋千先生记录,而上一代则有五十后的他。摄影师梁广福自八十年代开始拍摄旧式游乐场,他忆起儿时在游乐场,秋千总是最受欢迎,“排队的人多得像一队兵,通常有十多二十个小朋友在等”,而硬板座椅则让小朋友发挥创意,玩各种花式,“有时两个人一起站上去,荡到很高再一跃而下。”

“以前的(秋千)像一件艺术品,观赏性很高,拍照是很美的。”梁广福看着动物造型秋千的旧照感叹道。这种金属制的主题式秋千大多出产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笨重的外形看似并不刺激,但智乐儿童游乐协会游乐环境顾问袁汉昌却指,当年美国有不少儿童被金属制秋千座椅撞伤的意外,最后因安全问题被淘汰。

八十年代末,游乐场开始陆续铺上安全地垫,秋千款式亦变得越矮越安全,千篇一律的组合式游乐设施被人诟病是“罐头”。袁汉昌则认为,安全和好玩并没有冲突,“但设计师本身对游戏的理解不太足够,较多考虑颜色、造型设计,他未必知道何谓好玩。”袁汉昌续说:“以前的小朋友自己上街玩,探索时间较多,亦没有人阻止他们怎么玩秋千;(现在)小朋友多有家长陪同,小朋友少了机会慢慢发掘,去感受当中的好玩之处。”

1993铜锣湾。金属制的动物造型秋千看似不特别刺激,却因安全问题被淘汰。
1995青衣邨。以前孩子总喜欢站着荡秋千,幅度几乎与秋千架成水平。
2019清凉法苑。摇摇板融合秋千的设计使它成为秋千先生的最爱,惜现已拆卸。

圆篮型秋千 屯门公园

躺在如吊床般的秋千上,望着蓝天发呆,享受悠闲的片刻感觉不错,前提是没有小朋友在旁发出眼神攻势。要是有同行友人愿意“送你一程”,吊床也可变成“海盗船”,可不要少看它的离心力,就连秋千先生也怕呢。

同款秋千:大白湾沙滩

最高秋千 沙田显径邨

全港最高的秋千座落在八十年代落成的显径邨。还未走到邨内,就已经看到这个差不多两层楼高的秋千,量一量,足足有3.34米高。虽然款式是常见的软胶型,但座椅相对较轻和薄身,加上秋千架的高度,轻轻用力已经飞得很高。

车胎型秋千 南昌公园

温馨提示,不要一股脑坐到中间去,掉到洞中要出来,可不是一件易事。三条铁链的设计,让人在前后荡秋千时,铁链不是挨在肩上、压在背上,就是打在头上。多番尝试后,记者发现三人背对背坐在车胎上,像团团转般打转,比起传统玩法刺激得多。

同款秋千:海怡半岛、观塘翠屏北商场

厚板型秋千 屯门田景邨

这个秋千架不是常见的H型,而是拱型设计。因座椅离地不够一尺,1.9米高的秋千先生坐着荡,双脚有点别扭。“贴地”的高度加上硬板座椅,他认为这个设计更适合站着荡,然而两条铁链之间位置太窄,握着铁链的双臂要屈曲并贴着身体,大概这只适合儿童玩吧。

同款秋千:屯门良景邨、葵青长安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