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称作家的全职作家 靠握笔赚钱未敢后悔

逛书店时见到自己的书上架,Charis感觉非常神奇。 逛书店时见到自己的书上架,Charis感觉非常神奇。

有一天,村上春树一边喝啤酒,一边看棒球赛事,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写小说,看完球赛之后他就到文具店买了钢笔和纸。当时仍在经营酒吧的他,每晚收店之后就在厨房挑灯写小说,他成为知名作家的经历就不用多说。提起村上,是因为生活中的日常,往往会成为改变人生的契机。有一天,洪丽芳(Charis)如常开会,她坐在会议室凝视着会议议程,突然感到“如果以后都是这样,我可能好快死”,于是她毅然辞掉未满三个月的新工作,投身全职写作的生涯。

生于清贫家庭,将踏入29岁的Charis自小深谙金钱对立身于香港的重要性,几年前大学毕业前夕,其他同学都忙着享受毕业旅行,她则忙着找工作,6月中她已经在非牟利机构中展开人生第一份工作,做了三年后因人事调动,调到不感兴趣的新部门,索性再找新工,转到另一非牟利机构工作,负责开办针对中老年人士职业再培训的课程,这就是上述Charis那一份做了不够三个月就辞职的全职工作,当时月薪近2万(港币,下同)。

“明明我转了一份好好的工作,有好好的同事,好好的薪水,为何突然之间会有辞职的念头?”Charis忆述当日开会时细看每项议程,发现没有一项令她感兴趣,她突然怀疑以后的人生是否要花在她不在乎,或对她来说没意义的事上?她试着想像这样的未来,觉得这样的人生实在令她痛苦,于是她就想在新工作稳定下来之前,尝试自己想过的生活。“我觉得那份工作实在是太好了,如果我不快点辞职,继续做下去的话,可能就会做一辈子。”工作太好反而要尽快辞职?记者听罢感到震惊。

Charis在高中时写下的文章得到老师用心回应,亦因此启发她的写作之路。
Charis这身衣装,主要是来自“换物”平台。
Charis的Patreon目前有八十一名订阅者。
辞职后收入大减,买件衫都要思前想后。

辞职后“扮工” 易物app免费置装

虽然Charis全职投身写作,但她觉得自己仍未到达心目中作家的形象,每次别人问她做什么大事业,只会无奈介绍自己是freelancer(自由工作者)。直至现时,妈妈仍对她离职一事蒙在鼓里,仍然以为Charis月入二万。Charis现时与友人合租单位居住,她表示,过去与妈妈同住,没工开的日子要常到市政大厦“扮工”打发时间,免得老人家忧心。

由2018年12月开始全职写作生涯,18个月里她接过不同freelance又做过不同兼职,她忆述其中一份打字员的兼职花了8小时才打好录音稿,“打”到颈痛。

首次访问时,她身穿米白色薄纱衬衫配搭啡色及膝裙、亮漆皮鞋,为稍后的图书馆助理面试打扮得斯文整齐。她透露,下半身的服饰都是透过“以物易物”app取得,一毛钱都不用花。

Charis指她现时收入主要来自Patreon募资平台,现时每月大约有6,000元收入,再加上其他兼职,林林总总加起来,曾试过一个月收入高达2万元,最低的时候就只有约8,000元,平均月入徘徊在万多元左右。香港物价指数极高,Charis直言若全职工作只有万多元简直很惨,不过幸好自己物欲甚低,每月收入刚好过活就可以,入不敷支的时候,就要动用积蓄来维持生计。

Charis笑指当年仍是穷学生时,也会逛葵涌广场买衫,入读大学后开始替人补习或做兼职,经济改善后她曾立定决心不会再在葵广买衣服。Charis曾经疑惑,为何上班族会买这些质素参差、几十元一件的衣服呢?她才不要成为这样的一个成年人!“谁知自己真的脱贫后,又走回头路,现在不要说是葵广,我基本上都不会买衣服,我根本没闲钱花在这些地方身上。”Charis调侃道。

在生活中突然有写作灵感时,Charis都会先记录在电话内。
村上春树有日看棒球赛事时,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写小说,遂展开职业小说家之路。
Charis曾出版两本书,分别为以信仰为主题的《写给你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及散文合集《剖开我来看见你自己》。

已不年轻 日子越长回头越难

既然写作之路走得这样辛苦,又令到她再次跌入贫穷线,连几十元的衣服都买不起,为何仍要继续呢?Charis直言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继续生活下去。“如果上帝在创造我的时候,问我想不想在这个世界出生,我好想选择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来到这个世界,似乎不是一件令她愉快的事,“所以人生要做抉择的时候,我会尽量想拿走一些令到我觉得痛苦的事。”

中学时期,Charis原已敏感的内心更碰上多愁善感的青春期,令她心态越发负面。她从小就喜爱阅读及写作,由于不善于跟别人分享沉重的话题,惟有将感情发泄到原稿纸上。“这样敏感的年纪,我遇到一些好老师,她会在我的作文写下好多感想,回应我在文章表达的感情。”Charis发现原来写下的文字,会有人用心阅读,亦因为得到老师的回应,令她放胆写下去。

在18个月的全职写作生活里,Charis没有后悔,但曾经想过放弃,她指除了收入问题,更牵涉年纪的考虑。“如果我今天还很年轻,我一定毫无顾虑地去冲,但我快29岁了,是一个除了需要对自己负责,亦需要对身边人负责的年纪。”她自嘲地说,别说在30岁前拥有甚么成就,经济拮据亦令Charis考虑是否要继续下去。她认为,投入的日子越长,要回头的代价亦越大。她忆起做兼职时遇到一位教琴的freelance姨姨,“她告诉我后悔当日走自由工作者这条路,我问她何时开始后悔,她说她到了第10年的时候开始后悔。哇!10年!”但Charis认为在年轻时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是一件幸福的事,除非没人再愿意付费看她的文章,不然她会坚持这种生活到死的一刻。

村上春树曾在《身为职业小说家》一书提到,“不写小说不行的内在的动能。能够支撑长久孤独作业的强韧耐力。或许可以说是身为小说家这种职业人必要的资质和资格吧。”

Last modified onWednesday, 24 June 2020 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