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哀悼无名手足:香港有人记得他们!

往拜祭“义士”的市民在无名氏石碑放上纪念公仔。 往拜祭“义士”的市民在无名氏石碑放上纪念公仔。

去年网络疯传不少被警方列为自杀的案件实为“被自杀”,也流传反修例示威者失踪名单,近月不少市民自发前往沙岭拜祭“手足”。记者到沙岭公墓拍摄当天,梁小姐(化名)与友人因网络热议始知香港有这个地方,特别带备香烛拜祭“义士”。

去年网络疯传不少被警方列为自杀的案件实为“被自杀”,梁小姐(化名)与友人因网络热议始知沙岭公墓,她坚信网络流传有关曾参与“反送中”运动的失踪者名单,当中已“被自杀”的有机会送来公墓,因此特别带备香烛拜祭“义士”。

梁小姐知道沙岭公墓的遗体多属无人认领,“我们不想手足过世后无人,无人无物无人理……我想探望他们,令他们知道香港有人记得他们,有人感谢他们付出。”她与朋友的圈子,甚至没有一位曾参与运动前线,纯粹敬重义士为运动牺牲:“太多无可疑的(死亡)事件,是否真的无可疑?打死我都不信。太多失踪事件,他们的家人不理的吗?我相信……他们是送了来这里。”

沙岭公墓每年均有新石碑,刻上该年下葬于公墓,无人认领的遗体数目:2019年数目为165;2015年则为267。

长期带团来沙岭公墓做生死教育的梁梓敦(Arnold)指,公墓多是无人认领的遗体、独居长者、露宿者,以及过去留港的难民。一般而言,在医院身故的长期病患或自杀等“非自然死亡”个案,若经医院、警方等政府网络寻亲不果(寻人为时数周至个多月不等),食环署就会把遗体葬于沙岭。梁指出,若怀疑公墓中有认识的朋友,可往食环署“寻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去食环署查,不过,你怎样也要有一些资料,如你估计是何时(死亡),大约是甚么原因死亡。”

2020年陆续有无人认领的遗体于沙岭公墓下葬。

梁梓敦续指,不一定是亲属才可认尸,只要是认识死者的人便可;死者的随身物件包括个人证件最终会交给认领遗体的人,持有死者身份证明文件的人便可办身后事,“如果立例一定要亲属,有一批人(即无家者,无亲无故的长者等)死后,便无人帮忙办事。”
 

沙岭公墓鲜有食环署职员打理,而墓地亦没有任何可供烧冥镪和纸扎祭品的化宝炉及香炉,因此社工梁梓敦(Arnold)特别提醒拜祭市民要注意火种及环境卫生。

沙岭非永久土葬墓地,七年内若有人怀疑亲属葬于沙岭,可联络食环署翻查资料寻亲;七年后,所有遗骸将“起骨”火化,集体安葬于该年份的墓穴。所有墓碑没有标上姓名,可凭标示的号码翻查遗体的个人资料,即名字、出生日期、死因、死亡日期、地点等;有多少个案最后成功“寻亲”?公墓内有零星具名、照片的墓碑,正是被亲人找到,但梁梓敦七年来见到的不多:“你看,2016年也不过一两个而已。”

墓碑前六尺位置正是下葬挖土并不算深的薄棺,加上下雨后泥土松散,社工梁梓敦提醒拜祭时切勿踏入石碑前的位置。

他补充,沙岭公墓近乎没有食环署职员打理,因此,前往拜祭人士要留心祭品会带来卫生问题:“其实一支花已经是一份心意,又可以自然分解。”由于棺木埋得很浅,他建议拜祭人士避免踏在石碑前。

Last modified onSaturday, 11 April 2020 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