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不出户买到即摘有机菜 90后科大生创平台联结9个农夫应市

“浓作物”Emily(中)和Carol不时会到农场跟农夫交流,了解蔬菜的质量。 “浓作物”Emily(中)和Carol不时会到农场跟农夫交流,了解蔬菜的质量。

新冠肺炎疫情严重,不少人都避免外出,宁愿在家自己煮,甚至一星期只外出两天到街市买菜,有不少人转阵到香港的有机农作物平台购买本地农夫种植的有机蔬菜,当中“浓作物”更提供送货服务,让不少人安在家中都吃到本地新鲜的蔬果。

“浓作物”的两位负责人梁嘉敏(Emily)和陈心悦(Carol)表示,在肺炎的影响下,生意竟然多了一成。浓作物这平台一年前才成立,当时只是在港铁站交收菜包,直到去年年尾才渐上轨道,开始尝试逢星期二、六做派送,殊不知新冠肺炎爆发,吸引了一批香港人订购。

心田农场的阿杰今季尝试种出的荷塘芥兰,菜茎能比一般水樽更粗,街市一般较少见。

问到其中一名供菜给浓作物的农夫阿杰,他表示在疫情下,他亦种了较快有收成的应急蔬菜,如唐生菜。天气好的话,大概30天至50天便有收获,阿杰表示,以往天气回暖便会准备种一些适合夏天种植的瓜菜,例如冬瓜之类,不过瓜菜类一般需时较久,相比下便没那么应急。

“最初和我们合作的农夫不多,所以只能有限度地进行一些实验性质的供应,我们便花了一年时间去找香港不同的农夫合作。”两人表示,当初只是兼职的方式去营运,难有大规模的发展。于是Carol便把心一横,辞去本身的工作,专心发展香港的有机农作物平台,后来Emily跟随Carol的步伐,希望能专心找农夫合作,以及宣传她们的“PGS多方参与系统”。

由于车厘茄的品种有十多种,所以浓作物一般都会集合多个农场的车厘茄然后逐份分好,有些番茄味较浓,有些较甜,也有些比较酸。

PGS多方参与系统在台湾比较流行,由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提倡,指由农夫、商方和客户一同参与的监察和销售方式,令大家也可以在一个公开的情况下,监察农夫及商家是否在符合不用化学肥料、化学农药、非基因改造以及本地生产的条件下供应蔬菜。在有机种植的情况下,农夫为了避免虫害,会在田地种植很多不同的农作物,令“浓作物”能比其他平台有更多的蔬菜提供选择。

去年年中,她们开始努力参与不同的农夫的交流聚会,因而认识了上水丙岗的农场──心田的负责人阿杰,当时他同样想为农场寻找更多发展,双方便合作起来。现时浓作物有超过八个合作农场,也有十多个合作点,主要为香港和九龙区送货,新界北也在尝试加入为派送点,而新界西如元朗、屯门则主要安排在锦上路交收。

一般收到菜包后会建议优先食用。如想将羽衣甘蓝好好保存,只要在叶的末端包上湿纸巾,便能保存约两天。

本地生产 农业如口罩

农夫阿杰也透露,最初他也只是以玩票性质的去种田,后来越做越大,田也开垦得越来越多,所以便尝试将自己的农作物分给Carol,他感谢两人替他处理了很多客户问题,作为全职农夫的他亦可以专心投入耕作,即使香港的本地农业发展并不容易,但他仍希望为香港人出一分力,用心种出更健全,更好吃的蔬菜。

问到她们会否觉得自己起步太迟?Emily表示,科大时她俩就读环境科学,当时便想开办与环保保育有关的社企计划,后来到毕业后大家都各自投身不同的环保团体工作,吸取了不同经验,虽然她们花了不少时间去思考方向,但现在浓作物也渐上轨道,是否太迟也不是重点,现时她们将着眼点放在如何令更多人认识本地农业,疫情过后,她们更希望可以举办一些客人与农夫交流的活动,让更多人了解到本地生产农业当中的运作。

阿杰表示,未来将会开发田地尝试种米。

Carol表示,虽然疫情令生意额上升,但她们仍未能赚取工资,更没有因为天灾感到幸运,但在肺炎之下确实是给了她们一个机会去让更多人认识本地农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下,才可以凸显本地生产的价值,就像是口罩一样,不是因为缺乏时才被需要,而是假如本地产业得以发展,社会便能随时随地得到本地的资源,这才是本地产业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