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本来就是英雄的城市

文:中国,高翠莲教授

岁在庚子,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为中国人苦难史的创伤记忆;今又庚子,2020年伊始阴冷之下,一场猝防不及的新冠状病毒肺炎席卷武汉,并开始蔓延。

“武汉旅行史”之伤

随着“春运”的节奏与城市运行的飞速,武汉正兴冲冲地迎接春节来临之际,却突然间经历起一场被病毒入侵的梦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开始蔓延。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是新型病毒对人类的死死纠缠。从武汉开始,所到之处,步步惊心,无论贵践,无关种族。“武汉告急”像一道闪电般的警迅,催促、压迫着令人猛醒的心弦。浓重的节日氛围一夕间散尽,除疫救人的武汉保卫战立时形成举国体制。立挽狂澜的首要举措就是“武汉封城”,这是一份既前无古人、又破釜沉舟的果敢,这是一场置于死地而后生的绝地反击战。武汉,能否渡过难关?封城,对于武汉是何等壮士扼腕的绝决与痛彻!你可知武汉的地理与地位,人称是“一线贯通,两江交汇,三镇雄峙,四海呼应,五方杂处,六路齐观,七星高照,八面玲珑,九省通衢,十指连心”,综合实力已在全国城市中排名前十位。在以通、连、融为特征的全球化时代,过千万人口的大武汉在断、隔、封之中仿佛按下了城市暂停键。于是乎“武汉封城”、“武汉暴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瞬间占据全球各大媒体的版面,很快集成了热搜。于海外人士而言,也许无论是武汉,还是新冠状病毒,都是陌生与模糊的,在惶惑与抗拒中,便迅速将武汉形象与病毒肺炎合在一起,有些媒体直呼这场起于武汉的新冠肺炎为“武汉肺炎”,仿佛武汉与病毒肺炎是一对双生。许多国家纷纷切断与武汉甚至与中国的交通体系,阻断一切武汉居住者和近期有“武汉旅行史”者的脚步。武汉人居住者及其近期有“武汉旅行史”者,所到之处遭到堵截,一时进退惟难,甚至遭到种族歧视乃至国籍歧视。

疫情爆发后,来自全国的力量迅速集结,医护人员、军队、警察、志愿者组成一支支铁军,出征,弛援武汉,打响了举国一体、防治结合、群防群控的人民战争,1938年曾经响彻云霄的“保卫大战汉”战歌再次响起在中国大地。阻击战、总体战、总力战、人自为战一时间急如星火。而武汉,未曾料想新冠病毒极其善于隐蔽,潜伏,明明已经发起的“静悄悄的战争”,过于轻敌的武汉也曾相信“西线无战事”,宛如听到了息事宁人的“平安无事”的更声。人类共同的敌人新冠病毒开始肆虐,无情地威胁着感染者的健康与生命。在与病毒较量的战场上,一面是火神山、雷神山的拔地而起,方舱医院的沿江而立,一面是消灭一军,增援数倍的胶著。一面是抗疫援军的纷纷杀进,一面是战疫军团的愈挫愈勇和顽强抵抗。武汉,你在经历着什么?此时北方的飞雪少有的寂静,武汉的寒冬显得格外漫长。

钟南山院士从内行专家的角度分析局势,坚信武汉一定能够过关!“武汉,本来就是英雄的城市”。习近平总书记在进一步的防疫布署工作中坚定信念,勉力将士,期许武汉,“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史册中的英雄谱

钟南山院士坚毅的眼神,透着知已知彼的清醒,战则必胜的底气。武汉,如何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虽然此时我们不能亲眼目睹,但可以“隔空拥抱”,可以来一次云端旅游,一次不一样的“武汉旅行史”,去拨开病毒笼罩的迷雾,发现武汉的真容,去寻找武汉的“英雄”所在。

武汉,是古代楚国的中心。楚国的先贤筚路蓝缕,开山辟林,建立雄图霸业,在春秋战国时期雄峙八百年。游访武汉必看的湖北博物馆珍藏着春秋时期楚地诸侯国的编钟,这是由65件青铜器组成的庞大乐器,铸造技术和音乐性能堪称世界之最,这一镇馆之宝记录了2400多年前荆楚大地诸候国最动听的礼乐文化。融统南方的楚国继续开疆拓土。及至越灭吴、楚灭越之后,楚国掳到吴国闻名于世的越王勾践剑,这是湖北博物馆第二件镇馆之宝。强大的楚国吸收了越王勾践 “卧薪尝胆”的坚韧性,势不可挡,敢问“周九鼎之轻重”!楚国的大夫屈原曾流放夏浦,即今之汉口,他的诗歌开辟了别具风格的楚辞体,他的《离骚》史诗般的优美,为爱国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结合插上想像的翅膀,树立了中华民族早期爱国主义与忧国忧民思想的榜样。云游至武汉东湖,湖畔幽立着屈原纪念碑、屈原的行吟阁、离骚碑、荆楚文化馆,这里汇聚着楚人的灵魂,楚人的梦想与家国情怀。鲁迅1903年从离骚中的精神文化中,生发出“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壮志,激励着多少中华儿女的英雄气慨,赤心报国的血性忠诚。

黄鹤楼,长江上最亮丽的风景线,武汉的名片,“天下江山第一楼”镌刻其上。雄浑的长江与汉水交汇于此,龟山、蛇山对锁大江,正所谓“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地势上的形胜,战略之要枢,三国时期东吴孙权建造黄鹤楼,起初是军事要塞。它可瞰三江而吞九津,控西蜀而踞东吴。孙权刘备在此结盟之后,开启了孙刘联军大破曹操的赤壁之战之序幕。此后的一千七百年黄鹤楼历经三十多次损毁,又“N+1”次重建。荆楚依山建台,台上建阁的奇雄风貌吸引历代名人骚客登临凭眺,留下吟咏黄鹤楼的诗词过千,楹联数百。唐代诗人崔颢的诗黄鹤楼“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关乡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最是流传千古、吊古怀乡之佳作。三楚雄风惊日月,一楼兴替寓春秋。江汉滔滔,千折万转,楼内楼外,蕴意无穷,承载着超越时空、绵绵不绝的民族精神气质。

北宋时期的理学家程颐程颢兄弟生长于斯,汲取荆楚大地的精华,创立二程理学,再经朱熹集之大成,“程朱理学”是统治中国700年的官方哲学。为纪念二程,宋代开始在二程的家乡武汉,建立“双凤阁”,后继兴建诗园、礼园、义园,是为武汉长江两岸精萃的文化长廊。

南宋的抗金英雄岳飞大破金军,收复襄阳六郡。后被任命为清远节度使,屯兵鄂州(今武汉),岳家军也在这里建立水师大营,当年陆游赴任四川,行至鄂州时,观看浩荡的水军演习:大船700,长二三十丈,破巨浪往来,捷如飞翔。岳家军多次打败金兀术,终使金人发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叹息。本想一鼓作气,北上扩大战果,宋高宗不允。岳飞悲愤地写下“满江红.怒发冲冠”,“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这首留在黄鹤楼中的词唱出了千百年来中华民族至为气吞山河的不朽英雄气慨。后来岳飞遭权臣陷害至死,鄂州百姓群情激愤,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自发捐建报国庵,即为岳飞堂,正殿的匾额上刻着“精忠报国”,铸起中华儿女代代相传、赤诚爱国的精神长城。

晚清名臣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时,为实现民族自强,发展“自强运动”,建立汉阳铁厂、汉阳军工厂等近代企业,开始了近代中国钢铁工业与军工工业的觉醒,此后名声大震的“汉阳造”,承载着备受列强欺辱的中华民族在热兵器时代的光荣与梦想。你去云游武汉的汉阳造广告创意园,穿越于近代工业的艰辛与现代创造之间,感慨荆楚大地蕴藏着何等英雄豪情与未来的憧憬。张之洞创办的两湖书院,近代新学的盛名雀起,在两湖之间,百年之间,群闲毕至。正殿名为“楚贤祠”,图书馆为“南北书库”,藏书破万。其“前后两湖,风廊月榭,荷红藻绿,雅擅一城之胜”。长沙岳麓书院的正殿两端“唯楚有才,斯是为盛”之赞誉,当然包括荆楚大地。星移斗转,波光飞溅,江风拂面,楚地学子备受诗书浸染。人才之兴盛,学术底蕴之厚重,强国之梦想,薪火相传,使今天的武汉汇聚了全国的84所高等学府,实为学界之翘楚。

太平天国起义军占领武昌时,湖北女子纷纷参战,一时女营英姿飒爽。后清军反扑,于城郊大肆屠杀,有女兵九人,英勇抗击,不为所屈,壮烈牺牲。乡人将英雄女兵的遗骸合葬。东湖听涛区的“九女墩”为中华子孙世代任吊。武汉还是流芳千古木兰将军的故里。木兰巾帼不让须眉,“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的故事无人不晓。后人感其忠、孝、勇、节,为其立木兰庙、木兰祠,木兰将军坊,这一带景区名为木兰山。东拥木兰湖,南瞰木兰川,西挽滠水河,北枕大别山,享有武汉后花园之称。明代诗人屠达誉为“西陵最胜,盖三楚之极观”。历代骚人墨客竞相登山览胜,唐代大诗人杜牧《题木兰庙》“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

1911年10月10 日,湖北新军率先打响辛亥革命的第一枪,向腐败的清朝发起武装革命,在武汉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共和革命的政权,湖北军政府。武昌起义纪念馆正将这段真正英雄历史向你娓娓道来。

北伐战争时武汉是国民革命的中心,国民政府的都城。1927年年武汉风雨欲来,扑朔迷离,毛泽东登临黄鹤楼,写下“菩萨蛮.黄鹤楼”,“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情逐浪高”。

抗战防御阶段,日本沿长江两岸长驱进攻武汉。“保卫大武汉”的战歌已在冼星海的发起下唱响,武汉保卫战的将士们真个“热血飞腾在鄱阳,火光飞迸在长江”。一寸山河一寸血,守于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大迂回战役终把敌人拖入长期战争的泥潭。武汉的中山公园,汉白玉制的“受降纪念碑”告诉人们武汉保卫战的英勇顽强。

1954年,武汉遭特大洪水袭击,像后来1998年的抗洪一样,这次抗洪的军兵不眠不休,用热血与身躯,保卫国人安全。汉口江滨公园内树立着防汛纪念碑。这里刻着毛泽东的诗“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余光中诗曰,李白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而武汉,却用数不尽的历史遗产和英雄故事告诉你,什么是英雄的城市。而武汉城市的英雄谱,浩然正气,不过是中华民族精神财富的一部分,它汇聚于中华大地,从有形到无形,从特殊到一般,流淌在中华民族的血液里,激荡在与时俱进的潮流中。

战疫中的群英汇萃

人类文明史总是伴随着灾难。十七年前抗击非典的英雄钟南山,在此次武汉战疫中,再度挺身而出,作中流砥柱,可谓扛鼎逆行,但不是踽踽独行。今天的英雄不是从天而将,不必身披铠甲,马革裹尸,而是平凡人的使命担当,危难时刻的守护奉献,是大我与小我,获得与牺牲间的自觉超越,爱国主义、家国情怀是它的底色。钟院士说,武汉本来就是英雄的城市,是因为我们都看到,武汉医务工作者,以一种侠义的英雄豪情在抗疫集结号吹响之际奋不顾身,“悬壶入荆楚,白衣作战袍”。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在生死时速之间,从死神的手中抢夺生命,以医者仁心,拯救苍生。

身患绝症的武汉金潭医生的院长张定宇,不下火线,与死神赛跑;年轻的护士们剪断长发,“疫”无反顾的的奔赴前线,一双手迎接了多少暮色黎明!恋恋不舍地托付年幼孩子的医生,转身向凶险丛生的战场逆行!“若有战,召必回”!这是所有逆行者的最响亮回答。信念只为:战病疫,救苍生!若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抗疫的战场经历过漫长的胶着,甚至一度血战肉博。怎会有白衣天使“连轴转、白加黑、纸尿裤、就地躺”,白衣作战袍,他们是白衣战士,他们承担着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抗疫至今,1700多白衣战士感染病毒,更有七位英勇的医者效命疆场,“一去不回”。

为打赢这场人民战争,来自全国的医护人员、军队、警察第一时间出动,再唱起岳飞的“满江红”,潇潇雨歇夜出征,再誓言“不灭病疫终不还”,风雨中凝聚起中华民族众志成城的力量。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国医学界“四大天团”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齐聚武汉,奋力攻关。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医护人员牢记“百年湘雅,从未负国”。北京协和医院承诺: 以一身白衣,舍一己安危,守一方平安!

在与时间赛跑的战疫中,武汉汇集了大国重器,国产运-20大飞机弛援运送紧急物资,“无人机战疫平台”和北斗高精度定位技术,5G技术成为最坚强的后盾,创立十天内建成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神话”。仅是火神山医院争分夺秒的十天,1000张救命床位交付完成的背后,还有7000余名建设者、突击队不分昼夜地奋战。方舱医院的改建更是神速,一批批建设者不舍昼夜,一批批医疗队披星载月。一个方舱的完成,往往只是一夕之间。18日前已起用12座方舱,收治8000多病人。72支医疗队,7708人,计划床位3万张。方舱,成为托起生命的方舟。

唱着“黄鹤楼的诗,烂熟在嘴巴”的“武汉伢”关键时刻豁得出去,顶得上去,担起了该担的责任。封城之下他们志愿组织“护胃队”的采购员,为普通百姓尤其隔离者购物送餐,奉献方便别人的“一米阳光”;自称没有任何“资源”的快递小哥为对接千名医护人员的上岗车程、餐饮递送,竟得一呼百应,组成了几十人的运送队,马不停蹄,奔走忙碌在街巷之间。“你保护世界,我们保护你。”在与病疫生死相抗的悲壮故事里,有中国速度,也有中国温度。

人民战争没有旁观者,战疫的前线和后方,处处都是战场。九省通衢武汉在唱“空城计”,但是深入街区的万家灯火从未熄灭。从每个家庭,小区,社区,街区,打的是一场接一场的“巷战”。测体温,清道路,拉网排查社区,这是战疫第一道闸门。重任在肩,职守在岗,往往一天24个时。一个动作无数遍,严防死守,一个都不能少,守护每一道门,守护每一座城。那些于平凡之中迸发出的信仰,汇聚成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光芒。

一个国家不能没有英雄,因英雄是最闪亮的坐标,更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武汉汇萃了前所未有的战疫英雄,英雄的每一场壮举,每一份感动,都铭刻在了武汉的大地上,祖国的山川中,这也是武汉正在书写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顶着压力,逆风而行,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战疫一个月,中国仍艰难奋斗,连续作战,一鼓作气,发起总攻战。战斗仍在继续,我们已听到比利时音乐家尚马龙为我们敲响了“黎明前的编钟声”;冬夜将过,我们似闻到了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味道。祝愿抗疫英雄扫除一切害人虫,全胜而归;愿飞雪带走一切阴霾,看武汉如何浴火凤凰!期待艳阳天里拥抱赏不尽的漫山遍野的樱缤纷,去听“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