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管他狗吠火车

那天,朋友转发了某人在面书上的“伟论”。不看还好,一读下去,根本不知所云,啼笑皆非。还重提陈年往事,自以为是的挑起争议点。已作茧自缚了,还坚持自己无辜,突出自己多么善良,伟大。

Read more...

三个愿望

第一个蛋糕摆在眼前时,“许愿许愿。”听着家人催促。我突然无语,哎呀,头脑怎么会一片空白的呢?是距离上一回许愿的日子太久了吗?我闭起眼睛随意想:(大家都快乐呗!)蜡烛熄灭以后,心里冒出个小声音在问:谁是‘大家’?嗯?呃……就是谁都可以的‘大家’吧。

Read more...

雨·愁

最近的天气,又变幻无常了。我自认是多愁善感的人,心情会跟着老天爷起伏不定,当天不作美,下雨时,总会愁眉不展。想不通有些人,似乎很爱雨,对雨很有感觉那样。

Read more...

有什么用?

小茄子正在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茄子妈一脸鄙夷地站在一旁。“玩游戏有屁用?去读书!”“哦…读书很有用吗?”“废话!读书可以提升你的知识,提升你的考试成绩,未来能考上好大学,毕业了找好工作赚大钱。”“这么厉害?那我去读《哆啦A梦》。”

Read more...

野趣

老港下伯母家外头旧浴室旁的那个池塘,已经因为填土变成浅塘。我突然觉得这片土地关于我儿时的回忆,历经时间的淘洗变得斑驳……

Read more...

My Village Barok

虽然当天傍晚下着倾盆大雨,但我们还是开着车到对面江,撑伞冒雨赴早前预约了的一个家庭聚餐。算算应该有半年没来了。自从第一次因误打误撞而发现了这个美食天堂,至今我们还会时常念及她,尤其想和亲友来趟不一样的美食享受时,我们就会想起她。

Read more...

巴塞教会的事

不可能的任务,在巴塞罗那球队面前,终究是变得可能。一个多星期前的欧冠16强淘汰赛,对于巴塞神奇逆转法国劲旅巴黎圣杰门而晋级的史诗式的胜利,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心跳加剧”。

Read more...

想去国外深造的朋友那日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金饭碗捧得好好的,出国进修三年意味着用光积蓄,回来吃米吃粥还是个未知。“你,敢不敢看你的心?要不要看?”我温馨提醒。“算了啦,喜欢又怎样?想了又怎样?也不能改变什么。”对方后来匆匆丢下几句敷衍自己的话,就挂断手机。他不敢,也不要看。

Read more...

姜是老的辣

很喜欢看拿督李宗伟打羽球。因为他往往很认真的应付比赛,不欺场,也不放水打假球。有句话说,敬业乐业,那他这个球王就是敬球乐球。所以凡是有李宗伟的比赛,尤其是有电视现场直播的,自己也从不错过观赏。

Read more...

逗小孩

春葱已经四岁了,她长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一双水汪汪的眼眸,而且一身皮肤白得跟牛奶似的,一看就很可爱,很讨喜。过年期间,春葱跟着父母去拜年。拜年嘛,大人一看见可爱的小孩,总是想逗一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