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当兄弟

“哇,到底你们早上给我的那杯东西是什么?辣到我立刻回家,还吐两次!”新郎‘兄弟’这一问,我们当‘姐妹’的实在过意不去!前一晚见证那四杯‘酸、甜、苦、辣’饮料出炉时,我们只望了一眼即毛骨悚然。

Read more...

路上(上)

虽不像德士司机般在路上“搵食”,工作也算经常需要在路上奔波,家里长辈时不时都会提醒,一个人开车要特别小心,包包不要放在显眼的地方,多留意是否有陌生人靠近……我知道那不是啰嗦,是关心,治安太差是事实,罪案频密,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讲几个发生在身边的实例。

Read more...

被取代?

在市集里,似乎很少看到孩童的踪影,是因为带着孩子买菜不方便,还是现在的孩童都不愿意踏入市集?几乎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带着孩子到市集采购食材,孩子常在人潮拥挤及吵杂声中,边流着汗边催促我们快一点,显然不喜欢闷热与吵杂。

Read more...

老家杂货店

朋岭,娘家的这条路,太熟悉了。自小,到为人母,这条路的杂货商店,几乎没变。至今记得,出嫁那天,当新娘车载着我离开娘家,我的目光,还扫视了这条路的这排店铺。

Read more...

阿松

每个星期日,我都会在菜市场遇到阿松。见面时,我常会假假说:“喔!今天原来是礼拜天。”然后他会说:“你别假装啦。”闲聊时,我问起他,还有没有养青龙鱼?“没有了,很久就没养了。”

Read more...

飞来横祸

话说那天下午正下着倾盆大雨,家人驱车前往马当一带。途经石角路时……最近几乎每个午后都会刮大风下大雨,家人在路上减缓了车速向前行驶,身旁忽然飙过一辆急速的大罗里,在惊魂未定的情况下,听到“啪”的一声,跟着车前的大镜瞬间变得模糊。啊!大镜被飞来的石头击破了。

Read more...

好油坏油

以前的鸡饭,是用鸡油来煮,现在人们为了健康,不但不吃动物油,而且要尽量少油。于是业者改用少量的植物油,且为了填补少掉的鸡油香味,加进了味素。

还有,听说有某位红星,为了保健瘦身,外食时必摆一碗滚水在餐桌上,每一口菜都先用滚水洗去油脂,才入口。

Read more...

口味变了

回想起还没孩子前那馋嘴的“壮举”,有时会感觉不可思议。

酸辣的泰式口味、配着热咖啡的芝士蛋糕、熏香的烤鸡烧鱼、香脆的炸物,还有软棉的冰淇淋、浓浓的柠檬汁或酸桔汁、大大杯的三色奶茶等等等,近来好像久违了。

Read more...

倒霉……

这几天一直往中央医院紧急部门探病,除了放眼尽是血淋淋病患的恐怖景象让我印象深刻之外,最大的心得就是……

太·难·泊·车·了!

Read more...

年代的歌

有好一大段时日,听见友人问,“这歌是我年代的歌……你的呢?”我答不上来。

所谓‘年代的歌’是我中学听的歌吗?还是现在听的歌?那就是流行曲啊,应该会一直喜欢下去吧,哪个阶段才算‘我的年代’?当时在车里总会不经意想起。“大概就是你在k房必点必唱的那些歌曲吧!”友人进一步解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