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月圆日

原想悠闲准备行李,打点行程的节奏因为突如其来的工作,自然变了调。

完了完了,还有家酒店没订,一堆文件还没打印,行李还没收拾!细细碎碎的功夫呆看我,等我处理。直到旅伴给我打电话,我们聊了好久好久。这把声音,是多么熟悉却又久违得好陌生。挂下电话,愣在车里好一阵子,回想我们初见,腼腆相识。我们畅谈大笑,我们醉。我们重复分离,也即将相聚。

Read more...

中秋欢乐祥和

连日来,配合农历八月十五中秋的一系列活动,不断的登场,炒热了这节庆的气氛。社团公会举办的晚宴和联欢会,吃喝玩乐的主题大多围绕在中秋节。

Read more...

超人不会飞

许多人把记者当成超人,甚至是神,我无法理解这种心态。

就如中午12时的采访工作,通知者在11时50分才致电通知,10分钟内要完成通知节目、安排人手,还要飞到节目现场,记者就是个普通人,并没有超能力可以瞬间移动。

Read more...

理所当然

“欸,小黑,你有车子对不对?那等一下帮我搬宿舍好不好?”

又到了要换宿舍的时候,小黑看着手机,荧幕上显示还有十条未读讯息,他不用猜都能想到是要干嘛的。蒜头和老刘在一旁整理东西,看小黑看着荧幕发呆,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Read more...

甜蜜的负担

网上看到朋友分享的一个视频,看着看着,激起心湖涟漪的我,竟然偷偷哭了……作为职业妈妈,我承认,每当时间仓促的时候,宝贝们仍旧拖拖拉拉慢慢吞吞的态度时常让我气急攻心然后发飙。情绪暴走之后,伤的不止是孩子,还包括愧疚的自己。

Read more...

猫奴

几个月前,老妈家领养的流浪母猫忽然被发现怀孕了,搞得我们有点措手不及。随着肚子越来越圆浑,除了增加准猫妈的食量,也添加了鱼肉,好让肚子里的宝宝与妈妈能健康。两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母猫开始出现了阵痛迹象,看它喵喵叫辛苦的表情,我们也跟着开始紧张了。

Read more...

只能转台

前阵子拜读了锺璇栏主所撰写的听电台广播感想,我也有话要说。在车上时,按了电台频道,很常是为了收听新闻资讯,再不就是听歌解闷。然而,有的主持人不太给力,缺乏专业的表现,往往让我耳朵受罪。

Read more...

前几天清晨。我在床上似乎清醒了,意识上却突然呈现一种空旷的感觉。好像一个干净的空间,什么都没有。我唯一的觉知,就是呼吸,生命在呼吸。自在舒服得像躺在云朵,这是后来企图弄清楚的印象,但当下没有任何念头,甚至没有任何感觉。

Read more...

心,要豁达

我心情苦闷的时候,就去做运动,运动过后,往往烦恼也好像随着汗水流去无踪了。再不然就是做静态活动,多数是阅读和看报刊,以及上网搜寻之类,以便从读到的好文章和报导中,转移注意力。那天看到有个感人的网络短片,关于俄罗斯一名8岁的女童察洛娃。

Read more...

道歉 原谅

最近网上有个视频,内容大致是一个时隔33年的小学同学聚会,会上,大家向一名当年被集体欺负的女生道歉,其中一名男生为表诚意甚至剃了光头。最后被欺负的女生表示早就原谅他们了,网友表示感动,皆大欢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