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病毒

这几天,我被病毒打倒了!那天下午,忽然感觉喉咙异常干燥,也越来越刺痛。惊!不会是喉咙发炎吧!似乎来得太突然了。

Read more...

一朵红玫瑰

拍拖的情人节,尽管不是很注重,还是会有些节目,一起过。婚后这几年,碰上过年季节不是忙得没空抽身,就是懒得没力动身。今年还和元宵撞个正着,反正要和家人一起大团圆。

Read more...

户外课堂

年节过后,有一部分人忙着拜拜,除了满天的神佛,还有什么太岁、白虎、天狗、五鬼之类的,祈求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平平安安,事事顺利。对于这些,我虽然一知半解,也不是虔诚的信徒,但每年都固定地跟着长辈做一轮,就当是求个心安也好,没什么不妥。

Read more...

等待

月子里,跟陪月阿姨聊天时提到放置在车房已经满布蜘蛛网并出现锈迹的两架脚踏车,又想起三马丹那条适合骑脚踏车的乡间小路,还有山峦为背景的那片稻田……

Read more...

练平衡感

最近有两位长辈,都因不小心跌跤,摔断了腿骨,而且盘骨也摔碎了,必须动手术,装上钢架,然后长时间复健,才能走动。

Read more...

乐高大电影

孩子新年里就要求我带他到影院看卡通动画片《乐高大电影》。散场后,我们的话题增多了,而他在往后的几天里,更是对乐高爱不释手,也在白纸上画出主角不同的表情。

Read more...

XO级便当

过年时我们家就常吃懒人餐。有一晚煮了一锅粥,女儿拿了一腿鸡做三杯鸡,多弄些酱料,加了三种菇、红萝卜,刚好有几块弄好,搁在冰箱里的鱼鳔,也放了进去。这一餐,还吃得蛮澎湃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