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蛋

Website URL:

三个愿望

第一个蛋糕摆在眼前时,“许愿许愿。”听着家人催促。我突然无语,哎呀,头脑怎么会一片空白的呢?是距离上一回许愿的日子太久了吗?我闭起眼睛随意想:(大家都快乐呗!)蜡烛熄灭以后,心里冒出个小声音在问:谁是‘大家’?嗯?呃……就是谁都可以的‘大家’吧。

想去国外深造的朋友那日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金饭碗捧得好好的,出国进修三年意味着用光积蓄,回来吃米吃粥还是个未知。“你,敢不敢看你的心?要不要看?”我温馨提醒。“算了啦,喜欢又怎样?想了又怎样?也不能改变什么。”对方后来匆匆丢下几句敷衍自己的话,就挂断手机。他不敢,也不要看。

移动

窗口外的云朵像一群耸立小山丘,披着白色西装,很庄严的样子。5分钟过去,大片大片蓝色画布抢占视线,缺少地面上仰望的线条和弧度,一种平行注视的蓝。我微笑了,因为移动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虽然有时它极度漫长。

停歇

二月是个奇特的月份。因为每天吃得很慢,睡得很长。除了固定的工作内容,时间全用来阅读感受和思考,是近一年来活得最细致的一个月。

Subscribe to this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