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当兄弟

“哇,到底你们早上给我的那杯东西是什么?辣到我立刻回家,还吐两次!”新郎‘兄弟’这一问,我们当‘姐妹’的实在过意不去!前一晚见证那四杯‘酸、甜、苦、辣’饮料出炉时,我们只望了一眼即毛骨悚然。

新娘妹妹笑着亮出一瓶标示‘魔鬼辣椒’的瓶物,果然威力十足!这些年,身边的好友陆续出嫁,我当了好多次姐妹。声音小小,脸皮薄薄,我这种姐妹通常只负责拿拿道具,拍拍照片凑热闹。记得几年前来迎亲的男人们只是被玩到大汗淋漓。

短短几年,女人们越玩越凶,不仅要男人牺牲色相,脱衣穿纸尿裤什么的,还要品尝精心调制的早餐……我们这种旁观的共犯,一开始还觉得好玩有趣,渐渐到良心不安,看不下去。

后来更听说有的新郎在婚礼结束后和新娘大吵,就为了那些不人道的游戏有损男人自尊。新郎的父母对自家孩子这样被欺负感到心疼,对新进门的媳妇产生芥蒂……也许吧,我已为人父母。不会想女儿出嫁时,要行被男人压头,以男人为天为地为大的礼;也不会想儿子娶媳妇时,履行不合理的爱情宣言,成了老婆奴。

说到底,迎亲游戏是为了增添热闹气氛,为此伤和气,那就没意思了。所以,而今又有些人,恢复传统简单的礼仪,不玩新郎兄弟这套。我当下告诉另‘姐妹’,他结婚那天,恕我无勇当兄弟。我无法预料今后的游戏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不怕,我会准备一大叠红包,什么都不用玩了,红包拿去,开门开门!”口出贵言的姐妹叫我们开怀一笑。

Last modified onThursday, 17 October 2013 10:35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