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政治青蛙

呱呱呱呱,一场骤雨后,池塘边青草地,蛙声不绝于耳,热闹极了。政治青蛙,历来就是政坛的怪胎,见怪不怪。只是从这次选战后蹦跳出来的青蛙政客,显得特别多,令人傻眼。

何止青蛙,就连原本雨林中活动的稀有品种毒箭蛙也来了。还有,其貌不扬的蟾蜍,跟着凑上这阵热潮,纷说新池塘有得栖身有得吃,以前的太肮脏,再也呆不下去。

癞蛤蟆也遐想新环境那边有天鹅肉,对以前还没咬到嘴边就飞走的天鹅耿耿于怀。垂涎利益康头,或为了保身续命,一只又一只的大青蛙,呱声蛙影跳得不亦乐乎。端的是投机份子演出反戈的烂片一个,怎么还有拗口的台词,美其名说成了弃暗投明,更对新明主歌功颂德,说变就变的举止叫人反胃。

是时势造青蛙,还是世态本炎凉?当家作主的,岂会大度到敞开门户,来者不拒?连主子都敢出卖来投靠,若是照单全收了,他日政治青蛙又呱呱作怪,却是怎地?毫无原则和立场,违背政治道义,见风转舵又热衷落井下石的这种青蛙,以后还能继续混咩。

一个党蒙受挫败,又遭遇原有党员变节出走的“家变”,其实也让没党性的青蛙政客现身,且可当作趁机清理门户一番,也并非坏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