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黄金花

“他做么这样?他是不是神经病?”夏天在电影开场近5分钟后问。“他有自闭症。”我小声回答。“自闭症是什么病?”夏天非常好奇。这小子先前要我别告诉他电影名称,他喜欢神秘感。“是不是像梁细妹一样搞笑的?”他期待剧情像上回般轻松。我摇摇头,请他安静观赏,我们回家再讨论相关内容。

电影里有很多情节,叫我揪心得说不话来,人性里的脆弱、丑陋和无奈跟灰尘般毫无形体,其实在人间里散游,与希望共存。

我预备夏天会看不懂,会问我很多问题。结果他看懂了,他有自己的疑惑和感受。“他们喜欢的东西很不一样。他们表达他们喜欢的东西也不一样。他们的爸爸妈妈很辛苦。”我讶异看着他,“你看得懂吗?是广东话噢!”他一副没好气的小鬼模样,“我会看下面的华语字啊!”一路回家,我们在一些画面上的技巧处理讨论演员们脸上和内心的情绪表达。

有时在外遇见星星般的孩子,我不知道要如何跟夏天解释,说那是一种病吗?又不想。说他们不一样吗?不正常吗?感觉都不合适。观众席只有三人,放映时间也很少,说明相较于主流的商业电影,这种题材确实冷门。但教育孩子关注社会不同群体是我们需要多多努力的大事。

让一部好电影去发挥吧!领着夏天去体会他们好不容易的希望与失落,都是生命的存在。

More in this category: « 避谈大选 天可变?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