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骨折: 告别石膏手(中)

在农历新年前,3岁女儿摔裂了手臂的骨头,因此,打着石膏过年,终于在年初七卸下了无比醒目、碍眼,且影响行动的石膏。医生在女儿清醒的状态下,硬生生地拔掉插在骨头里的2支比针粗几倍、用来固定骨头的钢丝,看着有点心惊肉跳。

由于早前为女儿买了意外险,因此,入院时还住上了冷气单人病房,除了包三餐,病房还有独立的卫浴设备,三星级待遇。

这是首次陪入院,丝毫没有经验,没有带够保暖衣物,加上女儿一夜哭疼而没有休息的机会,熬到早上,我开始觉得浑身不对劲,尤其背部酸痛,坐立皆非,感觉特别难受。

女儿置入钢丝及打石膏手术结束后,仍需留院观察数小时,当时遇上整天、数天下不停的雨,待了整晚冷气房及一夜未眠的我开始感觉晕眩、发冷,完了,我病了……

护士表示需要确定女儿可以进食及上厕所,方可出院,手术后女儿断断续续地醒来几分钟后又睡着,一直持续至下午,才吃了少许包点,下床走动,终于可以回家了。

回到家,女儿继续进入梦乡,我和老公也体力透支倒头就睡,累惨……

More in this category: « 等榴莲跌 不该太寒酸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