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我们 又没做什么

道德课老师辞职了,辞职得很突然,也没跟班上的同学说什么,班主任说老师是被我们气走的,骂了我们一顿。

有些同学说:“我们又没做什么。”

隔了一个星期,班主任宣布有新的道德老师,要我们听话,不要再把人气走。铃声响起,一位头发卷卷的,单眼皮,看起来不过25岁的男性走进班里,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他说:“同学好,我是你们的道德老师。”我一下子对他很有好感,毕竟带着笑容走进教室的老师实在不多,恰好跟班主任形成强烈的对比。

这个星期的道德课过得很平静,同学们都好好坐在位子上,即便聊天也不过是小声说话,不至于影响老师上课。然而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还处于观察期;隔一个星期,同学们聊天的声量开始提高,已经有点影响老师上课了。我知道这是试探期,要是老师应对得不好,就会失去对这个班级的掌控。

我坐在角落,仔细观察这位老师。他把视线从黑板移到我们身上,带着微笑说:“请各位同学安静,不要影响上课,好吗?”

我一向对温和的老师很有好感,也很愿意配合,可惜,这位老师太温和了。

再隔一个星期,同学们已经知道老师不会发脾气,于是开始无视规矩秩序,全班乱哄哄的,老师开始提高声量,可是没人理他。下课的时候,他的笑容有点僵硬。一个月之后,这个老师走进教室时已没了笑容。其实不只笑容,他根本没表情。上课的时候,他自顾自地讲课,发作业。有没有人听课,同学有没有交作业,他好像也不在乎。

后来,我们听说他辞职了,班主任说是被我们气走的,骂了我们一顿。有些同学说:“我们又没做什么。”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分离焦虑 “名牌”书包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