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看到的丑态

州立法会议又来了。这是媒体最忙碌的时刻,因为报导和工作量比平时骤增。这是当然,全砂的部长和议员,都在这时候济济一堂,用超过一星期的时间开议论政。

平常的官方节目,比起议会繁复冗长和不易处理的新闻报导,都不算什么了。因为工作性质转变,我破例多年来首次“缺席”采访议会,是有点“想念”那一段日子。是的,也算三朝元老了,从敦丕显斯里泰益玛目,到已故阿迪南和阿邦佐,经历了三任首长当家的议会洗礼。

每逢议会周期,从旧立法议会大厦到新的富丽堂皇的3亿令吉打造的大厦,昨日事至今历历在目。想当初,带过报界新人采访,“菜鸟”初到议会殿堂,皆是如刘姥姥游大观园的感觉。自己虽是“老鸟”,也摸熟了一些门路,但也还搞不懂某些程序和细节。

而万分惭愧的是,自己连8楼的开会殿堂都不曾上去走动,参访或入内观战。最闷的是被逼聆听那种流水账的报告,感到昏昏欲睡。

朝野阵营议员针锋相对开骂,初初会引起感官刺激,精神振奋,不过久了,也就厌倦和麻木。因为堂堂尊贵的人民代议士,也有部分是给人感觉作秀的政客嘴脸。有的更绝,里头斗个面红耳赤,只差还没撕破脸皮,出来时却堆着笑容,若无其事,令人傻眼和叹服。

采访议会多年来,或许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了,当所戴的面具拆下的那一刻,显露的人性丑态。

More in this category: « 界限 年终假期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