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界限

“老师,你看他在簿子上面画图案。”女同学的视线斜到隔壁桌去,打起小报告。我看了一眼,男同学大声反驳,“我已经做完练习了!为什么不可以画画?关你什么事?”我转向女同学,“如果他画到你的簿子上,你才需要告诉我。你的练习做完了吗?”她摇摇头,尴尬安静了。被投诉的男同学一脸得意。

不到5分钟,男同学开始哼歌,越唱越得意。女同学这回不敢出声,但一直盯着我看。“安静。下课回家再练唱。”我说明。男同学再次反驳:“我已经做完练习了!为什么不可以唱歌?”我瞪他,画画是你个人的事,唱歌会影响别人,你说呢?

“老师你看她把衣服丢在地上!老师他折他的簿子。老师,他乱乱画他的纸。老师她没有用红笔改答案。老师他没有写拼音。老师他拿我的名字开玩笑。”一堂小班课,也许常要用上四分之一的时间解决这些‘民生问题’,而无法专注在课业讨论与指导。

“同学,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今天剪了一个新发型,别人可以喜欢也可以不喜欢;可以表达称赞也可以嫌弃,但这无关你自己喜不喜欢,也随你要不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但你不能要求别人必须说你好看。”我站起来,给他们辨认生活界限,心理界限的观念教育。在心里也跟自己默默的说,他们现在似懂非懂也没关系,机会多的是。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没钱认命 看到的丑态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