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理由

记得在槟城的前几天,一晚在酒店附近的汕头街逛逛找美食,大B说要吃榴梿,我们就到为数很少的榴梿档选购。挑着果王时,走来一对中国口音的女子问档主“是猫山王吗?”,足见猫山王的名气。但是让人咋舌的价格,使我对这个名牌榴梿却步。

最后我们花三十七令吉买了一个不是猫山王的榴梿给大B。粘稠的黄肉榴梿,已经比起过去在家乡吃到的品种好。后来跟载我们去金马仑的包车司机谈起,司机直言说槟城榴梿已经过掉盛产季节了,换句话说我们那晚吃到的应该是外州来的。

这事又提醒了我,从多年前到槟城找当地朋友时,说到榴梿,当地朋友都说要吃榴梿自然要去浮罗山背,然而去了几次槟城,我依然因为时机不对无缘品味传说中地利优势而滋味浓郁的槟城榴梿,更不用说如今火红的黑刺还是诸如红虾、葫芦什么的了。

想念多春的咖啡是理由,想念新光大的老字号红豆煎蕊是理由,现在,又多了个想念槟城的理由了。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又放假 道歉 原谅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