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随笔

毕业之后没了球友,工作之后又变得愈加懒惰,结果一年多以来每个月都会想几次:“不如周末去打篮球吧?”等到周末睡醒就变成“还是下个礼拜再说。”都说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我坚持不懈地下了几十次决心之后,终于因为受不了最近越发嚣张的双下巴,跟着朋友去打球了。

踏上熟悉的球馆,绕着球场跑了两圈,然后一脚踩进界内。我边走边低头看三分线,又随着脚步缓缓看到罚球线、禁区,接着是球框、篮板。终于,我的脚步停在禁区内。朋友恰巧投篮不中,我屈膝、起跳、抓下篮板;然后运球,在底角中距离调整了一下姿势,右脚踏出,球滑过指尖。然后…投篮太用力,球飞过框。

站在球场上,心里忽然泛起一股奇妙的感觉,一切好像都是那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篮筐从三分线看起来好像很远;自己的投篮动作好像有点微妙的差异;起跳的时候双脚无力;蓝底动作不是卡住就是变形;在蓝底上空蓝不进;仅仅打了一场半场4对4,我喘得像是需要氧气筒。

断断续续打了三四个小时,腿软不说,右小腿还差点抽筋,只好坐在一旁看人打球。夕阳照进球馆里,一堆人一边打球一边说笑,我好像又回到学生时代了。

晚上睡觉前,躺在床上回味重新打球的感觉,我又下了一次决心:“我以后要多打球。”

隔天,我躺在沙发上看手机,哥哥走过来问:“要不要跟我去打球?”我捏了捏微微发酸的双腿,堪比孕妇的肚子,以及比猪脚皮还柔软的下巴肉。我的双腿状况比想象中好,至少还能跑一跑,而且我需要运动,又想起了前一晚所做的决心。于是我抓起放在肚皮上的薯片,说:“不要,我懒得动。”

More in this category: « 逛菜园 平等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