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90%

“老师,我不懂。”这孩子大概是很喜欢我,也很喜欢找我玩。所以遇上我教他做功课,总是什么都不懂,但遇上别的老师,不懂瞬间都懂了。应付这孩子呀,总要我拿出巨大耐心,表面身段柔软,但要求他学习的原则比榴梿还硬!(你要给我装傻扮懵,那我得用教幼童的方式跟你周旋到底!)他虽败仗而归,其实我也道道内伤。

至于那群比我还高大的大男孩们,心思更难抓摸,“不知道。”的暗语即是:‘老师你猜吧!猜对也无奖。’有时要小小声哄,搞到他们觉得不好意思;有时得即兴办辩论赛,叫他们心服口服;有时还要拉下脸斗狠。偶尔面对他们脱序的行为和回答,最好马上发射幽默子弹缓和气氛。

每周工作结束,陷入脑瘫身残的状态还得任夏天赖在我身上,小手往五官游移摧残,一边给我打造鸟巢发型一边哈哈大笑。“你知道吗,在我日常生活打转的,90%都是男生。男童男生男人和老男人。你,是我那仅有10%的主角。戏份最多的大咖呀!”我呆望老妈子感叹道。

回想过去的工作与生活,女性占多数,事事样样总自然地不怎么费力。大概是时间到了,人生有其平衡期,所以异性无所不在。所以乱七八糟的字迹,七零八落的习性,贼头贼脑的伎俩还有起落有致的脾气也跟着无所不在。很多话可不是好好说即可,得兜点路,沉着应付。

突然就想起一句挺好笑的话:”男人,都是难以忍受的。“呵呵,不无道理呢。

More in this category: « 128令吉叻沙 爱马来西亚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