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讲华语

你有没有发现,近来任柜台咨询处的土著服务员,尤其是诊所助理,一旦看到站在柜台前的来访者是华人时,都会用流利的华语和对方沟通,即使先前用马来语询问,服务员还是会以华语回答。

语言无障碍,也大大方便了马来话不灵通的长辈,及部分鲜少接触外语沟通的民众,尤其当一方把马来语讲得卡卡时,获知对方能用自己的语言沟通,当下宛如遇到了救星。这是许多长辈深感庆幸的事。

这些口操流利华语的土著同胞,几乎都接受过小学六年级的华文教育,有些到了中学仍选修华文科,其中也不乏家里兄弟姐妹皆为华小出身,也有很多是华裔朋友多,无形中讲华语的机会自然增多,也越讲越精准。

曾与一位土著诊所助理聊起,她也只当了六年的华小生,但华文已深深的驻扎在她的学习生涯里,尤其是那一口发音标准的华语,如果只听声音,还真的不知道说话者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土著。

还有另一位带有土著口音的柜台服务员,虽然看不懂华文,也不会写中文,但她仍能用流利的华语与华人沟通。她说,这样已经很满足了。

记得孩子刚入小学时,让我惊讶的是,部分同学父母听到我和孩子用华语交流,竟说欣慕孩子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不像他们的孩子那样,听不懂也不会讲,更甭说写中文字了。

打从孩子牙牙学语,我们就用母语与他沟通,也认为这是很基本的事,又或许与我们较“中式”的家庭背景有关,感觉讲华语就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

孩子至今也只读了三年的华文,掌握了不多的中文字,对于自己不用像其他同学一样,需要额外上华文补习班。孩子能以流利的华语与外界沟通,他说,够了!

是这样吗?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放下 捡拾乐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