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想去国外深造的朋友那日在电话里说得不清不楚。金饭碗捧得好好的,出国进修三年意味着用光积蓄,回来吃米吃粥还是个未知。“你,敢不敢看你的心?要不要看?”我温馨提醒。“算了啦,喜欢又怎样?想了又怎样?也不能改变什么。”对方后来匆匆丢下几句敷衍自己的话,就挂断手机。他不敢,也不要看。

我最近常在想,当我们说现实生活的有限条件绊着想望时,有没有想起‘事情是一体两面’的思维点?孩子是幸福,也是捆绑。事业是成就,也是苦头。爱人是贴心,也是劳心。事情,一直有多个面向。人类用各种阻碍把自我人生框住是多么不可理喻的恶习。

那日,同事又兴致勃勃买了本书供我们参考,这回是塔罗牌。略过个性想法,倒是流年牌有段话,叫我印象深刻。大概是给自己一个安静时段进入冥想,放下有限无限条件,放下道德与不道德标准,如果可以拥有一切,我不要什么?这个如果不是一场白日梦,它是看见内心的牵引。也许最不道德的,不是内心想望,而是我们给自己的框。当我们愿意去看自己的心,不带任何情绪和批判,‘改变’已经悄然发生。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姜是老的辣 巴塞教会的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