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rint this page

也做翻译

“咦!你还会做翻译的工作啊?”我在公司电脑键盘上,对着一叠豆芽字的英文新闻稿件打成方块字,别个部门一同事看到,就如发现新大陆那样脱口而出。我反而呆愣莫名,这已是多年来的新闻工作所需,天天除了接触中文字外,还都面对国语英语的挑战,这已是稀疏平常的啊。

难道还蒙在鼓里的他,以为记者先生小姐就是采访,懂得中文书写作业即可,新闻翻译是另外的工作,非兼差?其他地方情况如何,包括是否聘用翻译员助阵我并不清楚。

我只晓得本地这一行所挨的苦差之一,就是常常碰到不管是外稿,或采访官方场合、新闻发布会等,内容很多都是英文和国文。而且大多是政策和重大课题,如果没有包办理解和翻译处理,那肯定就漏上大新闻不知几千次了。

那么若说一个马来文或英文大字也不识得,还能继续蒙混白搭的,也还真的是一个“奇迹”。有些同行学校没学到,对语文一窍不通,为了社会需求和形势所逼下,不得不恶补一番,实是精神可嘉,而且也还能克服恐英巫文症,甚至于驾驭自如。

近期有一协会电邮了一封英文新闻稿,随即致电者在电话一端透着命令的语气,“要求”我翻译成华文稿件后,发给其他中文报刊登。我告诉她,我只为一家公司打工,没义务供稿一家炒菜三家香,当然不答允。那位大娘不死心,就改口说,“要求”稿件翻译完后,回传给其过目和审核。

绝对拒绝了这非份要求,一来对方是有居心,二来不尊重执笔人的专业,三是她若通晓中文,何需靠人翻译稿?将心比心,新闻稿的翻译,很多时候是很伤神难搞的,有人可能认为小儿科看不起,那何不自己进行翻译尝试个中滋味之后才来说吧。

Latest from 夏理斯

Copyright.1997-2017 International Times Sdn Bhd. Kuching,Sarawak,Malaysia. Tel:(60-82)48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