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课堂上

我要去上课!去年就想着今年得安排些课程,增进学识的同时,反省自己。今年第一堂课的第一环节,初步了解学思达,对教学和班控的技巧有了更明确的认识。

Read more...

僵尸先生

有部电影不知看了好几回,而且是越看越感到很有趣味的那种。那天晚餐后,ASTRO电视频道就播放了,再次吸引我在客厅坐下观赏。是清明节“应时应景”吧,“片龄”少说也已有30多年的“僵尸先生”重现荧幕。

又爱又怕的孩子立刻稀哩哗啦尖叫,对这还是第一次看的老片,犹如发现新大陆般。我们大人百看不厌,是因为这真的是开创僵尸题材电影先河的片子,充满逗趣搞笑的情节。单单是道长林冠英的两个徒弟,许冠英和钱小豪,一个被僵尸咬,一个被鬼迷,就有很多卖点。

尤其懵懂的许冠英,为了清掉尸毒而表演的各种动作,笑到孩子人仰马翻。最过瘾的,电影还教会我们驱僵招数。最经典莫过于停止呼吸,瞒过嗅觉不灵的僵尸,就能暂时保命。

小瓜就即学即用,玩扮僵尸跳呀跳,被追的,就不断憋鼻暂停呼吸的模样。还有“九叔”使用黄纸、黑墨、木剑、糯米等辟邪,看得大家傻眼。孩子本来是怕僵尸鬼物的,但经过“僵尸先生”这么多的搞笑场面调和,根本是把恐惧感给掩盖掉了。

这样的港产僵尸片,后来也有仿效和抄袭的,但大多数作品是东施效颦,跟风之作空有形而无“神”,没能取代“僵尸先生”的地位。

开僵尸片风潮的“道长”鼻祖林正英、许冠英、午马等都已作古了,令人磋叹不已。剩下的原班人马当中,陈友、楼南光和钱小豪等,偶尔还有参演僵尸片种,为僵尸片粉丝解瘾。比较有“味道”的,有“新僵尸先生”、“僵尸”等,其他的,唉,多半就是滥竽充数。

钱小豪演僵尸猎人还算称职,但缺了“双英”,总觉得戏味少了很多。最近有部宣传得很火红的“救僵清道夫”,由钱小豪担纲主演,还没看,就不知拍得怎样。当然,要达到“僵尸先生”的那种叫好叫座的程度,是不太可能的了。

Read more...

键盘战士

强烈的阳光射进房间,小黄猛然间睁开眼睛,忽然感觉头痛欲裂,又紧紧地闭起眼睛。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睁开眼睛,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一眼。

Read more...

回忆作祟

今年圣王公诞刚好落在休息日的星期天,一早已经跟宝贝们约定当天早早带着乌龟包和寿桃去有乌龟的庙拜拜,并且看“火龙”,然后傍晚再去观赏游神;先前已经对着报章上的火龙照片指指点点的宝贝们雀跃期待不已。

当天七早八早的,带了乌龟包和寿桃,直奔花香街。

Read more...

做Project

升上中一,孩子们除了功课外,也多了很多的project(企划或计划)。

除了之前可在网上搜寻资料并利用电脑程序做出一份计划书外,这个假期,孩子们的地理项目,从之前的一组同学在室内完成,“进阶”到须连同组员一起出动,除了需从谷歌地图找寻一些特定地点外,也需手画地图贴地标或符号等。

Read more...

管他狗吠火车

那天,朋友转发了某人在面书上的“伟论”。不看还好,一读下去,根本不知所云,啼笑皆非。还重提陈年往事,自以为是的挑起争议点。已作茧自缚了,还坚持自己无辜,突出自己多么善良,伟大。

Read more...

三个愿望

第一个蛋糕摆在眼前时,“许愿许愿。”听着家人催促。我突然无语,哎呀,头脑怎么会一片空白的呢?是距离上一回许愿的日子太久了吗?我闭起眼睛随意想:(大家都快乐呗!)蜡烛熄灭以后,心里冒出个小声音在问:谁是‘大家’?嗯?呃……就是谁都可以的‘大家’吧。

Read more...

雨·愁

最近的天气,又变幻无常了。我自认是多愁善感的人,心情会跟着老天爷起伏不定,当天不作美,下雨时,总会愁眉不展。想不通有些人,似乎很爱雨,对雨很有感觉那样。

Read more...

有什么用?

小茄子正在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茄子妈一脸鄙夷地站在一旁。“玩游戏有屁用?去读书!”“哦…读书很有用吗?”“废话!读书可以提升你的知识,提升你的考试成绩,未来能考上好大学,毕业了找好工作赚大钱。”“这么厉害?那我去读《哆啦A梦》。”

Read more...

野趣

老港下伯母家外头旧浴室旁的那个池塘,已经因为填土变成浅塘。我突然觉得这片土地关于我儿时的回忆,历经时间的淘洗变得斑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