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年糕

朋友送来一个说是向同事订购的自家年糕。我高兴的收下。回家,立刻和宝贝们分享。打开装在盒子里的年糕,一股香甜味传来,还有隐约的糯米香。宝贝们已经迫不及待吵着要吃,分别挖了一小块送入他们嘴里,两个小家伙又像吃肉干那样,停下了口的直嚷还要,自小就喜欢年糕的我也试吃,又香又甜!

Read more...

过健康年

想在新年前后保持健康生活,很多人会说,好难!真的好难吗?除了懂得节制及坚持养生的人,多数人会藉着一年一次、无法拒绝、同欢共庆等理由,允许自己在新年的几天里放纵自己,稍微不忌口,稍微晚点睡,稍微吃多喝多了……更甚的是,有些人会放纵过了头,以致年刚过几天,身体就熬不住了。

Read more...

极限运动

睁开眼睛,手脚就停不下来了,像陀螺般转来转去。一双手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脊椎和肩肌操劳过度,一条条神经都在抗议,我恶狠狠放话,大把功夫没做,你们给我绷紧一点,别想休息!

Read more...

鸡年吉祥语

女儿说,那天班级任老师宣布,要为课室贴上春联,以便增添迎接新年的气息。然后要大家出主意,想想在课室出入的大门两边,要挂上什么对联。同学们不但“一呼百应”,还满有默契的喊出,“满城金丹,鸡不可失”,叫老师也啼笑皆非。显然就是受到常常看到街边挂出的响应鸡年宣传语的影响。

Read more...

沉默与音乐

汤头蒜念大学时,经常和室友在房里听音乐、打游戏、看书、甚至做点运动,有时候一天下来互相都不一定说过完整的话,但是大家都很享受这段时光。可是等到汤头蒜毕业之后,就很少再遇上类似的情况了。每每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很害怕沉默,似乎沉默的压力能把人给压死,于是只要众人嘴巴闭上超过三秒,就会有人没话找话,硬是找个话题继续聊天。这种情况,在过年时最普遍。

Read more...

孩子的小确幸

我其实想不起三四岁时的记忆,但如今看着两个小宝贝才区区几岁就要去学校,心里竟然厌恶这个“趋势”。这个新学年,弟弟小B也跟着哥哥一起开始学前教育的学习生涯。

Read more...

几头烧

剩十多天就要迎来鸡年,近来似乎碰见每个人都在说忙。忙着大扫除,忙着办年货,忙着制蛋糕饼干,忙着采买家人的新衣,忙着讨论除夕夜的团圆饭……趁着新年假期出外旅游的亲友,这些功夫都省却了一半……

Read more...

我们不是妖怪

我对于流行事物的反射弧一向很长,往往当时爆红火热的话题我得等到过了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等到热度完全消退,才会在有意无意中发现大家当时谈论的是什么,PSY的《江南style》如是、PIKO太郎的《PPAP》如是、蔡康永在《奇葩说》中关于出柜的言论亦如是。

Read more...

“神仙球”

这粒“神仙球”,果然无可匹敌,“轻松”压倒群豪,当选世界年度最佳进球。大马足球员法伊兹,凭着一粒匪夷所思又叫人赏心悦目的世界波,摘下世界足联年度最佳进球殊荣,捧起了普斯卡什奖座。在这之前,马来西亚这足球鱼腩国,做梦都没想到,能如此在全球最热的足球运动中显威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