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味精

或许自己舌头上的味蕾向来敏感,尤其是对味精这一调味料,食物一入口就能感觉其轻重。

近来在外用餐时,频频吃到重味精的食物,而且是那种近乎一整天都甩不掉的干渴感觉,舌头上的味蕾连接发出抗议,猛灌白开水也冲淡不了那种带甜又带咸的口感,间接的影响了一整天的胃口。

Read more...

贵你还消费?

“贵”评如潮。这是某些人对古晋美食节的坏印象。批评卖的美食,价高到消费不起,于是竞相走告,也在社交媒体撰文挞伐。看来这也不是诬蔑,的确这几年来,美食节一登场,每年听到最多的呼声,便是食品卖得贵。再不就大吐苦水说,摊位卖的美食佳肴,涉嫌偷工减料,诸如投诉香肠尺寸,一年比一年短,吃得到喉不到肺。

Read more...

背作文

那日,有个妈妈前来了解,考试近了,有没有给孩子背作文?这是多少父母对写作文的迷思?让孩子把作文背好等同他们可以把作文写好吗?

Read more...

手机如鸦片

一百年前,是躺在床上抽吸鸦片的图片。一百年后,同样是躺在床上,不过换成了玩手机的照片。历史居然有如此大又惊人的相似,当我看到这样的微信照片,整个人是愣呆了…

以前人吸鸦片上瘾,现在人却是沉迷手机。

Read more...

自由与拘束

小时候玩游戏的时候,会想象未来能玩上一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游戏,比如一个武侠游戏,可以自己创建人物,在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里满地跑,我可以选择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可以从路边跳出来大喊一声:“要想过此地,留下买路财!”不当侠客,那就开个客栈当掌柜、或者加入朝廷当官、或生在一个富贵家庭里当纨绔子弟、或当个木匠。总之,在想象中,这一款游戏无所不能,每次想想就觉得兴奋。

Read more...

短发

记得几年前在美发师建议下尝试将半长不短的头发剪成短发,当时感觉清爽许多,容易打理的关系,让我维持一头短发至今。

Read more...

接送

打从孩子踏入学校门槛,接送他上学放学,几乎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从幼儿园启蒙班到幼稚园,再到小学直升中学,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穿梭在两所学校间的十年中,跟着孩子迎向新学年,迈向更高年级。从幼稚园的可爱校服到小学的端庄校服,再到有着“长大了”感觉的中学校服,我看到了孩子的成长,就在每天的接送间。

Read more...

25亿肥水

25亿令吉!令人垂涎!这个天文数字,如果给了我,根本就是傻眼手软,无从算起。这是当前足坛最爆炸性的劲闻,发得不清不楚的是效力了西甲班霸巴塞罗那已3个赛季的内马尔。

Read more...

深夜食堂

夜深,人静。无人说话,无人陪,却有家没有菜单的食堂亮着灯,用热呼呼的料理香气暖了人们掖着藏着的秘密心事。人和食物一起,而食物则和记忆一起……

Read more...

寻梦

我很喜欢香港歌神许冠杰的一首经典名曲,有个金句唱到:人皆寻梦,梦里不分西东…。在现实世界,平常做梦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在睡床上,舒舒服服的睡场觉,然后希望能做个好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