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壁球入奥无功

●浓林

不久前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25次全体大会,有两大新闻份外令人瞩目。一是日本东京击败西班牙马德里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赢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二是摔跤重新回到2020和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正式比赛中。

日本曾在1964年举办过奥运,再次成为东道主并不叫人意外,主要是它财大气粗兼有经验,最重要的是申办对手太弱。一般认为,东京申办奥运成功,有望提升首相安倍晋三的民望,有助推动其经济政策,也有利于日本股市。

至于奥运临时项目从摔跤、棒垒球和壁球三选一,最受国人关注,原因是我们的壁球公主妮柯,在世界赛屡次称霸,如果壁球项目列入奥运项目,将成我国继羽毛球之后,另一个最有希望赢得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的项目。

所以妮柯自己也从去年伦敦奥运结束后,就积极推动壁球入奥活动,可惜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我国要争夺奥运金牌的梦想,又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壁球输给摔跤,妮柯自然心碎,国人也难免失望,但已成定局,只有期待未来继续努力,然而正如羽毛球仰仗李宗伟一样,我国有力争金的壁球健儿,除了妮柯还有谁呢?其实这个才是危机。

说回奥运竞赛项目,个人始终觉得,搏击类应减少或取消,例如拳击、跆拳道和柔道等,选手以击倒对手为最终目的,过程当中就不乏暴力和血腥场面,选手也往往受伤甚至赔上性命,这种充满攻击性又无益人类文明和体能提升的项目,不但残忍也毫无观赏性可言,实在应提出检讨。

(2013-09-11)

 

Read more...

没有终点的和平斗争

●子富

处在多元民族的国家,各民族对国家权益的追求与分享,取决于大家要懂得如何互相尊重的协商及取舍;而各个民族对权益的争取,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和平斗争。

何时该取、又何时该舍?是身为多元民族国家国民的我们,终生均学习不了的高深学问,民族间只有掌握好取与舍,才能确保民族的和谐相处。

马来西亚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应归功于过去五十几年来,民族间能互敬互重,并很好的掌握取与舍。

我们最担忧的是对抗局面的出现,就我国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最近宣布,按部就班推行的《2013年至2015年教育大蓝图》事,联邦教育部第二把手在争议声中冒出“请便”之说词,以及董总颇为强硬的态度,我们最为担心的对抗局面似已出现!

联邦教育部第二把手对董总坚决反对教育大蓝图事轻描淡写的说,他不会反对,也不会阻止反对教育大蓝图者,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国外去接受教育!

董总尊循宪法所赋予的权力,维护民族教育的发展,天经地义!也是受到华裔拥护的。政府维护一个国家之国语发展,也同样无可厚非,问题是出在双方的态度,一旦对抗的局面出现,大家为了颜面,也就难再有回头路可走,除非是人事的变动之后。

问题解决的重点是,如何在两个极端中找到共同点。

教育与宗教一样,都是十分敏感的问题,完全可导致民族间的对抗,大家都务必慎之慎之!一旦出现民族间的对抗,国家必将从此陷入不稳定之中,即使不致动乱,也将导致国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我们强调多元民族国家民族权益的争取,应懂得如何彼此互相尊敬的取舍,在互相尊敬的协商精神下,问题就很容易能在友好的气氛下获得解决。

对教育大蓝图问题,董总和政府间今天会落至几乎是相互对抗的地步,或许是因为双方都过于坚持,但我们也不能责怪双方的坚持是错误的,董总不能责怪政府食古不化,不懂与时并进的在开历史倒车。同样的,政府也不能责怪董总顽固。

大家的坚持,都坚持得有理!

取舍协商的精神,在已故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领导马华工商联合会(全国总商会)期间获得很好的发挥。

在黄文彬接手领导马华工商联合会前,华商与政府间,就华商权益问题,关系是颇为尖锐的。在他接掌马华工商联合会后,通过协商精神,与政府、尤其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不仅华商所面对的问题逐步获得解决,华教问题也受到政府的关注。当年,敦马哈迪第一次访问一中,并为商联技职大楼主持开幕,便是最佳的典范。

许多问题的出现,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所造成的,只要大家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在互相理解和谅解后,问题往往便能够获得园满解决。

对教育大蓝图,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表示,政府在考虑华裔所提出的意见后,决定采取拆衷方案,把华小四至六年级之国语每周授课时间,从原定的270分钟调低至240分钟。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个好的开始,尽管这与华总、教总、全国校长职公会及马华所建议之180分钟,仍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我们要特别指出的是,教育部一直在坚持国语的授课时间,以加强华淡小学子对国语的掌握能力,但授课时间的长短,与成绩表现往往并不是正比的。

在小学标准课程中,国小的英语每周授课时间为300分钟,比华小和淡小学生的150分钟超出许多,按理,国小毕业生在升上中学后,英语水平应该比华淡小好得多才对啊!但,根据教育大蓝图的报告,在201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英文试件中,只有23%国小毕业生取得至少优等成绩,而华小生则为42%及淡小生35%。

这说明,授课时间的长短,并不是成绩的绝对保证,教师的素质、授课的责任感,以及学生的学习态度,才是关键所在。

 
Read more...

理性协商解决问题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推介仪式上公布多项新措施,包括华小第二阶段国文科教学时间增加到每周240分钟、2016年起教育文凭试英文列为必须及格的科目、鼓励国民型学校转换为政府学校、建议半日制改全日制及参与社区服务才毕业等,涵盖范围极为广泛,被视为推动国家教育转型的重要一步。

至于华社高度关注的华小国语授课时间,教育部在和华总、教总和校长职工会商议之后,决定采取折衷方案,但却无法让华教团体满意,产生华小将变质甚至走向灭亡的疑虑。

近日,董总在各地展开反对教育大蓝图签名运动及汇报会,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透露,不排除会号召学校展开罢课行动,以表示抗议和不满,他说,全国共有1293所华小,学校罢课是最有效的抗议方式。

据称,董总已开始积极策划在华小及独中展开罢课行动,以最具规模和巨大的行动来反对教育大蓝图,不过,罢课行动不一定是在同一天进行,它可能分不同天数,甚至分多个阶段实施。

正当董总全力争取各地社团响应支持并创造各项有利条件的同时,华社党团对罢课行动却有不同意见,尽管现阶段还未知罢课的形式和时间,惟这种激烈手段的适宜性正受到广泛议论。

董总认为,大马华教已到了非常危急的关头,这一次也将是华教生死存亡之战,如果不能跨过这场"大限",董总从此可以退出舞台,因为届时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幼儿园、华小及独中都已不复存在。

董总的警告是否危言耸听,目前无法下定论,但发动全国华小和独中大罢课,却是国家独立以来罕有所闻,由于事关重大,影响深远,各地华团和华教机构有必要谨慎看待。

我们肯定董总在捍卫民族教育方面的巨大贡献,也赞同必须采取行动就大蓝图不利华教的课题表达立场,然而,大罢课是否最理想抗争方式?是否能产生预期效果以促使教育部收回成命?显然需要深加斟酌。最重要的是,任何行动都应尽量减少对学生的干扰和影响,必须考虑学生和家长的利益,特别是将参与考试的一群;此外,能否争取各校校长的配合也是一大疑问,因为他们有可能会被教育部对付的心理包袱。我们始终认为,理性协商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佳途径,实际上,就各项争议性课题,教育部也没有把门关上,争取到折衷方案就是一个突破,华教机构可以继续努力,通过各种管道包括取得政党配合,以向政府提出要求。

签名运动是十分值得鼓励的做法,董总宜加紧汇聚全国人民的意愿,只要获得足够支持,相信政府不会置广大民意于不顾的。

Read more...

鼓励教育多元化发展

2013年至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正式推展,备受华社关注的华小国文授课时间终有定案。

副首相兼教长丹斯里慕尤丁表示,政府在考虑华社意愿后,决定采取折衷方案,将华小第二段(四至六年级)国文每周授课时间定为240分钟。他强调,华总和教总要求210分钟,但教育部只同意减少到240分钟,这项折衷方案也获得接纳。

华小国文授课时间目前是180分钟,大蓝图最初的建议是270分钟,结果引起华社及华校支持者不满,在华教团体向教长陈情之后,最后以240分钟拍板,虽然和华社期望的210分钟尚有差距,但成功促使教育部稍作让步妥协已属不易,尽管结果仍然无法令人满意。

参与会见教长的教总、华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对教长指国文课定为每周240分钟是获得三大团体接受的谈话深表震惊,发表文告表示不满和极度遗憾,因为他们已明确表明不能接受教长提出的240分钟折衷方案。有理由相信,教育部在这件事的主要考量,不排除和淡小并不反对有关,以致在“统一”制度下牺牲了华社的意愿。

教育大蓝图的焦点,除了华淡小国语课时间的规定,还包括保证不边缘化各源流学校、鼓励政府资助学校自愿转成政府学校、保留华小和淡小地位和基本特征;值得一提的是,独中也列入大蓝图,中小学将提供多元化教育选择,包括华文独中。此外,半日制学校改成全日制,多出时间教英文课、2016年大马教育文凭英文必须及格等。

华小特征获保留,独中列入大蓝图,无疑是令人欢迎的转变,可惜仍无法消除变质疑虑。特别是政府鼓励国民型半津贴学校申请成为政府学校,就涉及校产和主导权问题,董事部地位是否被蚕食至为关键。

一些党政机构认为,只要不影响董事部主权,华小从国民型变成国民学校是无妨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认为华社应慎重,在具体内容未公布之前,不可贸然作出决定,特别是要提防一些存在灰色地带的条文,应坚持三大鲜明立场,即确保华小不变质、校产永属董事部、董事部在食堂招标等的主导权不能被褫夺。

据悉,教育部是以校地由政府租赁为条件让华小转为国民学校,表面上华小没有损失,今后还可能不必担心经费问题,然而正如教总主席王超群所曾经强调的,华社不应天真的以为放弃学校主权后,就可以100%获得政府资助,因为一些全津华小也须靠董事部筹募才得以发展,更何况全津和半津学校只是官员法外立法的不成文规矩。

必须考虑的是,如果董事部放弃校地卻未必获得政府全面资助,岂非赔了夫人又折兵?实际上,政府既打算以租赁形式收编华小,何不将租金直接拨给董事部来改善和提升设备?因此,一般认为,在未得到足够保证之下,华小不如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免得自陷泥沼无法翻身。

教育的目的是为国家培育人才,我们欢迎政府推动转型以适应新时代的变化,不过,所有制度都应具备兼容性,鼓励多元化发展,同时确保资源获共用和公平分配。任何打压母语教育的做法,对国家和人民是毫无好处的。

Read more...

涨涨涨.......

●子富

燃油涨价,或更贴切的说是政府削减津贴所导至之价格的调升,所引起的骨牌效应,立竿见影,涨声连连!

罗厘运输业的罗厘,因须靠“油”上路,影响最为直接,因此喊载费要调高15%被视为理所当然,合情又合理!学生巴士业者控诉,如果政府再不允准他们调高载费,他们将因为收支的严重失衡而倒闭,学生落至没人载的下场,政府必须负起责任。

也因为运费成本的加重,样样物品,包括升斗小民开门不能缺少的柴米油盐均在涨涨涨......

商家在喊涨、相关业者在喊“涨”!是因为如果再不“涨”,他们就再也营运不下去了!但如果政府允准他们调整价格,或不受政府管制领域的业者自行调整了价格,这些“涨”风下所加重的经济负担,均将完完全全的被转移至连哼一声都没有机会的升斗小民身上。

广大的消费者、占最大国民比例的升斗小民,才是“涨”风下的最大受害者!对商家和相关领域的营运者而言,他们仅是“贵来贵卖”罢了!甚至有者还可能从中受惠呢!

就有如白糖之前起价20仙,一杯“咖啡乌”也起价20仙!所幸这是少数!

国家推行“欧基巴拉”,林林统统,层出不穷的各种津贴或补贴计划,是不是正确及长远的治国之道,很值得我们省思,是不是应该学习我们邻国新加坡的治国方式,逐惭的减低津贴,并把省下来的钱用在为人民开拓更多赚钱的机会上?这样做,是不是更为实际些?

当政者如认为这不是正确和长远的治国之道,就必须认真重新调整林林统统的津贴或补贴计划。同样的,在野党如也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就不应该继续在倡导民粹主义。利用民粹主义来拖跨国阵的心态绝对不能有,因为最终的受害者是人民。

当然,严正打击贪污也是十分重要的,反贪指数的节节败退,是大家均必须关注的。当政者不能责怪在野党在炒作我国贪污问题的严重,而应认真的进行反思。国家的肃贪,是不是已沦为口号?只在对付“小鱼”而放生“大鱼”?

对升斗小民而言,他们并不懂得如何去寻找证据来证明贪污问题的是否严重,但他们知道的是,一些当官的很快便开始有钱起来,并渐渐变得很有钱!

别以为升斗小民都是笨笨的,他们还是懂得如何去计算这些高官的薪金,但算来算去,就是不懂得这些高官的钱从何处来!

我们说林林统统,各式各样“欧基巴拉”的津贴或补贴应检讨,是因为这些津贴并非完完全全用在升斗小民身上,例如白糖津贴便是一个例子,走私白糖的情况始终都十分严重,把关的官员到底怎么了?也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走私津贴柴油的情况也同样始终都十分严重,有太多理由让我们相信,这些走私的柴油是被转售到外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