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勿“鸡毛试火”

 

◆子富

种族政策,被国阵政府以回报马来同胞在505全国大选时给予国阵全力支持,而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是无所畏惧的推行,把"土著"和"非土著"更是划分的清清楚楚,这不禁令爱好国家和平与稳定的国人感到忧心忡忡,民族猜疑问题如果出现,政府将是始作俑者,必须背负历史的责任。

种族政策、种族言论,在当前时刻会比以往更"凶",与巫统的改选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也反映巫统党内准备争取更上一层楼的各路诸侯,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争取党员代表的支持。

在种族问题仍然非常尖锐和敏感的我国,"政客"为争取同胞支持,种族问题仍然是最有效的"利器"!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典当国家利益的例子,过去也屡见不鲜,这不外是国家可悲的一面。

巫统一名身兼联邦内阁成员的最高理事最近指出,国阵已没有必要再次询问"华裔要什么?",因为国阵已为华裔做了很多,可是华裔依然把选票投给反对党,这对国阵而言是不公平的,而国阵也对华裔的政治取向感到纳闷。

对巫统这名最高理事的这席话,我们感到无比的悲哀,国家已独立了这么多年,政府的政策不是注重促进民族的融和,反而是把"土著"和"非土著"分得更清楚,这对国民的团结,国家的发展绝对不利!负责任的国家领袖,绝不会有如客家俗语所说,在"鸡毛试火"!

国阵为何不扪心自问,505全国大选时,为何有53%的投票选民,把选票投给所谓的民联,尽管许多选民均心知肚明,所谓民联是貌合神离、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

53%投票支持所谓民联的选民,不仅仅是华族,因为华族毕竟是仅占了我国总人口的26%,巫印裔给予民联支持者,绝对不会是少数。巫统在质问华裔要什么的同时,为何不同时也质问自己的同胞要什么?

对种族政治,作为我国政治主干的巫统,始终都乐此不疲。政府不思前进推动惠及全民的政策,反而是在开倒车,通过玩弄种族政策来稳住土著同胞支持的基本盘,这样玩下去,只有两个下场,一是保住政权,国家则在节节败退。二是也引起土著同胞的不满而倒台!

505全国大选所导致之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格局,已使政府中的极端份子更是胆大妄为的对华裔秋后算帐。

但更令我们担心的是,这种政局的出现,是否会导致土著同胞更是民族主义的走上大团结之道。巫统和伊斯兰党,以及公正党中的穆斯林议员,大家同族同教的走上大团结之道,没有人敢断定这种局面不致出现。一旦这种局面出现,种族政策势必更是横行,届肘,作为华族又奈得了何?或许仅能"我问天"了!

争取国家独立时,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大家平起平坐,但发展至今天,巫统已一党独大,马华和国大党,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东马的情况也一样,土保党已一党独大,人联已落至仰人鼻息的蚊子党,426州选时,硕果仅存的2名华裔州议员,据说如果不是得到土著同胞的支持,可能还过不了关呢!

国阵华基政党的政治地位每下愈况,是摆在大家眼前,有目共睹的事实。这种局面的出现,与华基政党领导层中,有不少是孱弱无能者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们为保官职,即使面对再大的偏差或蚕食非土著的政策,不是唯唯诺诺,就是噤若寒蝉。

也更有可能是因为牵涉到个人利益,由于担心自己利益的受损而不敢开声!

其实,华裔在我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的要求并不多,马来西亚组成50年来,华裔对最基本权益的维护,是跌跌撞撞一路走了过来,只要稍为公平,大家就心满意足了!

Read more...

柴油走私捉不完

◆浓林    

贸消部又侦破走私柴油勾当。这次情况比较特别,不但破获柴油数量为今年之冠,不法集团的“专业”程度,也是历来所罕见的。

过去破获的柴油走私,多数是在码头查到非法运载来历不明柴油的罗厘,或是在船上揭发私运津贴柴油卖给外国渔船的犯罪行为,这回当局接到情报后明查暗访一个月,时机成熟才出击,结果一矢中的,起获近三万公升柴油,当场扣留六人,可说大获全胜。

调查发现,犯罪集团是利用一部伪装成油公司油槽车的罗厘,从油站大量添购津贴柴油,运回由民宅改建的非法油库,收集足够数量之后,再通过屋子后面停泊的渔船,转运到邻国或工业区牟利。

一般走私柴油用的是小型货车,动用重型罗厘而且是画有汽油公司标志的油槽车,可说是落足重本,可见走私燃油的勾当,确实是暴利惊人,犯罪集团前仆后继,执法单位捉也捉不完。

近期燃油起价,柴油仍享有每公升约八十仙的津贴,和没有津贴的工业柴油仍有相当大的差价,因此,除非工业柴油跌价,或津贴柴油再大涨价,否则走私活动还是有利可图,难以消灭殆尽。

走私柴油不但害国库损失惨重,往往也导致各油站大闹柴油荒,消费人有钱也买不到油,严重打击各行各业,影响十分恶劣,所以必须加紧取缔,而且执法不能手软。

打击柴油走私,除了民众提供情报,主要还是靠执法单位的主动监督和追查,最重要的是获得油站业者的合作。其实当有人不寻常的大量添购柴油时,是不难察觉的,油站方面若无法出面阻止,大可向当局举报,否则柴油被买完,他们照样会被扑空的民众责怪。

报载本州有十五家油站业者因向走私集团妥协而被列入黑名单,我们不希望情况继续恶化,执法单位要加把劲,油站业者更需全面配合,才能取得理想效果。

(2013-09-20)

Read more...

“乌巴”之后

 

 

◆子富

505全国大选,所谓的民联夺权未成,也把我国的政局逐步推向多变之中,国家未来政局发展,是敌变成友局面的出现,并不是不可能!

正诚如三国演义开首时所说:“话说大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是反映政治现实的千古名言。

政治原本就多变,人民万万勿以为,国阵这个组合的成员永远就不变!即使是面临跨台的威胁,也依然如此。也更别以为,民联三党的组织结构,也会永远的保持下去!在政治需要的时候,这两个政体,随时都会出现成员党的大洗牌,民联友党成了国阵友党的局面,并不是不可能发生。

国阵中的华基政党,因为绝大部份华裔要“乌巴”投向行动党而被唾弃,再加上一直都沉醉在内斗中,在国阵中的影响力式微,甚至成为可有可无后,随时都会丧失在国阵中的地位,或被取代。

而所谓的民联,我们把之称为“所谓”,是因为它始终都不是一个真正、名符其实的政治组合。说得直接一点,不外是一个为了夺取政权而凑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行动党与伊斯兰党间对落实伊法治国的争议,便充份暴露这个组合的各怀鬼胎。

这个组合的凝聚力是薄弱的,友党间的言行没有任何的约束,因此才有在伊斯兰党主政的州属,当伊党推出一些伊化政策时,行动党公开反对局面的出现,只有在大家的目标同是选票时,言行才会“暂时”一致。

这种薄弱的关系,绝对经不起政治利益的冲击。民联三党当政治利益出现冲突时,随时都会瓦解。

巫统主导之国阵政府,在华裔代表比以往任何时候均更是徘徊在政府门外后,所推行的政策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种族化,这正把巫统和伊斯兰党推向同一条道路,这导致巫统和伊斯兰党、甚至包括公正党组成更强大政府的局面,也同样并不是不可能出现!

我们始终都在强调,巫统和伊斯兰党同族同教,在我国这个种族政治仍然非常强烈的国家,同族同教很容易就一拍即合。

在民联无法夺取政权之当前国家政局发展,正逐惭出现这种微妙的倾向,这种政局的发展,或将在巫统改选后逐惭明朗化。

在马来同胞占多数的我国,再加上华裔人口的逐年下降,以及选区的不公平划分,种族政治将依然“吃香”,“公平”仍将继续是遥不可及的梦!并不是我们这一代、甚至之后一两代人所能看到的事。

华裔同胞求变,并倾向支持民联,是因为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作为华基政党,就必须在维护各民族受到平等对待上负起历史的责任。号称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亦然!

行动党在华区要华裔“乌巴”,我们华裔“乌巴”了!如果国家政局的今后发展是逐步走上土著同胞大团结之道,华裔又将何去何从?

Read more...

经济政策宜有全盘考量

 

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日前宣布强化土著经济政策的五大主要策略,全面提升土著参与国家经济的程度,包括强化土著在企业界的持股权,以及非金融资产的拥有权。

有关五大策略,即:1)化土著人才培训;2)改善土著在企业界的股权;3)巩固土著在非金融资产的拥有权;4)提升土著经商及企业能力;以及5)加强传递系统的生态系统等。

强化土著经济政策的其中一项要点,是规定官联公司、政府相关公司及部门的大型计划将落实分拆工程政策,让更多土著公司获得工程机会,从而培养更多土著企业家和专业人士。

首相不讳言,这是政府答谢土著选民在全国大选中给予国阵大力支持的回报,但他强调强化土著经济策略,并没有对其它种族存有偏见。

政府计划提升土著经济,其实是贯彻一路来扶助土著的目标,也可视为新经济政策的一个延续,肯定会在马来人和土著社会受到欢迎,不过,华社党团则认为,国家经济政策的推行,应以全民受惠为最终目标,要求政府在加强土著经济的同时,不要忽略其他族群的需求和利益。

从五大策略可以看出,政府希望扩大土著参与和分享经济蛋糕的目的相当明显,部分可说是"量身订做",促使土著在国家经济占有更重要地位和获得更大决策权,改变目前华人强土著弱的态势,并进一步取得平衡。

毫无疑问,强化土著经济政策不是政治语言或口号,而是有计划、有步骤且设定议程的实质战略,政府扶助土著的用心可说昭然若揭,然而,新经济政策实行了卅年之后,还需要继续通过政策来强化土著经济,可见新经济政策所达到的成果有限,不能算是成功的,政府有没有从中汲取教训,检讨施政和作出调整,以免重蹈覆辙,是引人关注的事。

锐意改革的首相,除了推动政府转型计划,不可避免的要对土著权益给予照顾,所以答谢土著选民支持,其实是在情理之中,不过,却容易被解读为"政治化",我们知道,任何事情一旦被政治化,往往好事也会变坏事,所以,首相满足土著经济诉求的同时,也不能不顾及其他族群的感受,特别是决意当全民首相的纳吉,还是不能忘记要全面贯彻一个马来西亚精神的。

实际上,强化土著经济政策也符合政府扶掖弱势群体的努力,拉近土著和非土著在各方面的鸿沟,对国家有利无弊,然而,任何援助政策应确保准确到位,让真正有需要的人得到帮助以加强竞争力,新经济政策卅年后仍然无法整体提升土著经济实力,说明只照顾特定少数群体的做法有欠完善,应有全面布局和切合实际,我们不希望强化土著经济政策最后只是增加汉堡小贩,而不是商贸企业家,并且养成依赖政府的习惯,永远抛不掉拐杖。

我们相信高瞻远瞩的首相,在落实强化土著经济的同时,也会创造良好公平的就业和商业环境,推动惠及全民的政策,毕竟没有任何国家的发展,只偏重某一特定民族而缺乏全盘规划的,种族化和政治化的危险,实在不能等闲视之。

Read more...

政治没有对错之分

◆子富

人都死了,却落叶归不了根!政府把陈平骨灰运回国的事件看得如此重大,包括加强马泰边界的戒备,大有严防陈平骨灰“偷运”回国之慨(我们绝对相信其家属不致这么做)!看了真叫人嘘唏不已!

难道我们通过手中神圣一票选出来的政府,竟然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吗?人都死了,为何还不能让之一了百了?又为什么不能让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陈平与马共,对许多现代人来说(包括那些极端份子),只不过是过往的历史故事罢了!这宗政治历史事件,正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政府那么“大件事”的禁止陈平骨灰回国,却是摆在大家眼前,让人感受到政府毫无人情的事实。

在华人眼中,人死了,把骨灰运家乡,只不过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方式,况且,大方让陈平家属把其骨灰运回国,也不致会导致社会的不安,更可显示政府的大方。

政治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方式与成败之分,马来西亚国阵政府那么“大件事”,只差没有派出重兵防守边疆,有如严防敌人侵入般的严守陈平的骨灰,誓死都要阻止陈平的骨灰回国,看在世人眼中,他们又会怎样评论马来西亚?

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首的联邦国阵政府,应谨慎的省思,有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极端份子的言论,或土权的反对,就闻鸡起舞,如此大动作的禁止陈平骨灰的落叶归根。

当年陈平领导的马共,所进行的是政治体制的斗争,我们上面说过,在一场政治斗争中,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输与赢之分。即然大家都是扛起枪来的互相对抗,大家就必有伤亡,马共伤亡的这笔账,能算在政府府的头上吗?不能!具有政治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对马共事件,政府如是理智的,对这一切的一切,都应在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三方面签署和平协议后,让之划上记号,让之成为过去,没有必要时至今日,仍不断对马共进行多方面的指责。

回顾历史,1989年,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所签署之和平协议的其中一项重要条文是:“政府将在适当的时候,允准任何大马公民的前马共成员,在大马宪法与法律范畴内,自由参加政治活动。”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在霹雳州,不论其身份问题出现怎样的争议,都是他仍然在世时候的争议,在他辞世后,任何人都不能否认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这个事实。这也让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人民,为何不能让他落叶归根。

会“呱呱叫”喊得很大声的极端份子,毕竟是占了少数,绝大部份的马来西亚各族同胞均是中庸的,他们没有发出声音,并不代表着他们认同政府不近人情的做法。

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时,当年在任副首相,现是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就此事以“过去就让它过去”狠批政府没有遵守“1989年合艾的和平协议”。

他说,当年,他是联邦内阁成员,清楚知道当时的详情。

他回忆当年联邦内阁讨此项重要事件时说:“我们是否认同他(陈平)?不;我们是否认同共产主义?不;我们是否认同陈平过去的行为?不;我们是否认同跟陈平签署,双方同意解除武装的和平协议?我们认同。”

“为何国阵政府现在不认同?这可是当年获得内阁认可的协议。当时,我是一名内阁成员,协议书呈上内阁会议讨论。”

“签署和平协议时,陈平领导马共代表团,而马哈迪则代表大马。在协议中,陈平同意解除武装,归还所有武器。他们也同意以一个好方式回国。”

马共已经再也不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政府,政府大可放心,让陈平落叶归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仍吓得夜里漏尿,可真要落至天下人的笑柄啦!

Read more...

种族政策是民族猜疑的祸根

●子富

周一晚出席砂拉越福利协会所主办之"庆祝马来西亚成立50周年晚宴",主席贝雄伟老前辈致词时,在民联505全国大选时所喊出之两句口号的背后,另加了两句,挺有意思,也发人深思!

民联在505全国大选时所喊出的两句口号是:"505,换政府!"

贝雄伟主席在背后所加的两句是:"换不成,我们苦!"

贝雄伟的这两句话,充份反映国家当前的施政情况!我们都不禁在怀疑,国家所奉行的民主,是否已沦为作为粉饰民主国门面的挡箭牌,实际却与民主真谛背道而驰,各种族政治政策的出笼,人民怎能不苦!

505全国大选后,以获得少数人支持,但夺得多数议席重掌我国政权的国阵,不思改革,以通过全民政策来重新争取人民、尤其是华裔选民的支持,反而在紧守基本盘,大选时所喊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以及"经济转型策略",均一一被种族政治挤下了台。

不论是来自执政党还是反对党,我们仍盼不到具政治大智、不计个人得失来推动国家政治改革领袖的出现。

种族政治政策的一一出笼,以及巫统各级领袖对这些政策的推动持着更为强硬的态度,给我们人民的直接感觉是在秋后算帐,给华裔在大选时力挺民联颜色看!

昨天我在评论中说,这些种族政治政策的推出,华裔同胞只有徒呼奈何的份儿,示威签名抗议嘛,在政府"睬你都傻"的情况下,不易收取具成效的效果。

纵然华裔均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不可能会采取违反民主方式的斗争,但政府也须慎防,一旦民族对抗的局面出现,对国家、对全民,均将带来不利的影响!

首相宣布通过5大策略来扶助土著经济时强调,政府将尽一切所能,确保凡事都做到公平、公正及不致存在任何的偏差,或对任何民族产生偏见。

首相也以新经济政策为例,说新经济政策也同时使各民族分享了国家经济蛋糕。

对首相的这项保证,我们只能说感到欣慰!但能不能令我们信服则是另外一回事!扶助土著的政策就是扶助土著的政策,其他民族"没份"是政策的规定。况且,新经济政策给我们最切身的感受是充满种族色彩、极具争议,并不是一个惠及全民的政策。须知,贫穷的并不是只有土著同胞,华裔、印裔贫穷者也比比皆是,他们也同样需要政府的扶助,政府如是开明和具有远见的,所推行的政策,就须真正贯彻"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使各族人民均能从中受惠。

通过5大策略来扶助土著经济的理由是,感谢土著同胞在505全国大选时给予国阵强有力的支持!这显然是国阵在大选时所大力宣导之"你帮我,我帮你"精神的体现,但这违反了民主精神的真谛。

民主精神的真谛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

扶助单一民族的政策是不符多元民族国家民主真谛的,只会加深民族间的猜疑,与国民统合精神背道而驰。

Read more...

种族政治

●子富

505全国大选,形成土著同胞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格局,导致政府政策毫无顾虑偏重于照顾土著同胞的局面已显现,“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已沦为空洞的口号,种族政治的枷锁,仍紧紧的套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颈项”上。

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政府将通过5大策略来加强土著同胞的经济,以感谢505全国大选时,土著同胞给予国阵的全力支持。

这5大策略所包括的范围极广,并动用数以亿计的基金,使土著同胞今后在教育、创业机会、商业机会等所有领域,获得比以往更大的优惠和扶助。

我们担忧这种偏向照顾土著同胞的施政策略,在种族政治的驱使下,今后将更为激化!华族同胞选择步出国家政治主流的核心,又在“变不了天”的情况下,今后该何去何从?

308全国大选后,505全国大选前,华裔在国家政治核心中的力量,已大不如前。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华裔在政府中的代表,在政府的政策实施上,往往起不了多大的牵制作用。可悲的是,一些不利多元民族政策、不利华教政策的实施,往往是在实施后华裔代表才知晓。

这就是马来西亚以土著同胞为主导,种族政治的现实。而华裔人口的逐年下降,势必将导致政治趋向对抗的形势下,种族政治更为激化。

从政治现实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只一味在责难政府中的华裔代表“无能”,更不能有如在野党般在指责他们出卖华裔的权益。“出卖”这两个字,是极为严重的指责。

更加令我们担忧的是,在种族政治台头,巫统无所不用其极,在大事巩固土著同胞支持下,会导致民联之土著支持力量大量流失,“变天”成了无法实现的春梦吗?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局面会更是“楚河汉界”分得清清楚楚吗?

一旦土著同胞的力量凝集在政府中,所有国家政策均偏向照顾土著同胞,华裔同胞又奈得了何?上街抗议示威吗?签名请愿吗?这些方式又能起作用吗?

虽然种族政治在一个多元民族国家,会导致国家政局的不稳及国家经济发展的停滞不前。但政治就是政治,政治的现实讲求的是谁能掌握政权,当一个政体面临是否将失去政权抉择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政体均会选择以巩固政权为重,毕竟,对一个政体而言,失去政权,代表的就是失去一切。

我们相信首相是开明的,但政治现实迫使他不得不种族化,他宣布政府将通过5大策略来加强土著经济,就是为了巩固土著同胞对国阵的支持。

对国阵、对任何政体而言,保住政权才是至高无上的目标!

Read more...

推崇健康活动

●浓林

国际时报健康形象大使选秀赛终于完成十六强大比拼,即将在下月四日迎来最高潮的大决赛,原本的四强也因选手出现分数相同而特别增加一席,也就是说,共有五人闯入大决赛,到时会爆出怎样的火花,令人十分期待。

这次选秀标明“健康形象大使”,简而言之,胜出者必须在外观和内在都给人十分健康且具代表性的感觉,报名情况踊跃,说明许多年轻朋友对自己的条件相当有自信,勇于展现才华,积极追寻人生梦想,这是很有意义的好事。

十六强决赛竞争激烈,参赛者莫不花尽心思,使出浑身解数以争取观众和评审的认同,最多人选择歌唱,但我们还看到了舞台剧、武术、华乐、肚皮舞等精彩表演,让现场观众大饱眼福和耳福,却也令评审伤透脑筋。

比赛分为两部分,首先是让参赛者自我介绍和回答评审的问题,接着是才艺表演,不过,一些参赛者表现过于紧张,而影响了分数,十分可惜。

任何比赛总有人赢有人输,很欣赏一些参赛者不计得失,志在参与和享受过程,我们也看到参赛者之间经一段时间相处,培养出相互支持,良性竞争的特殊感情,相信这将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一段难忘又珍贵的回忆。

当今社会风气败坏,应有更多发挥正能量的健康活动,健康形象大使选秀和各类才艺比赛,就提供了良好平台,让年轻人展现才华和能力,正如一位参赛者所说的:唱歌跳舞,总好过去赌博吸毒。在网路盛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似近却远的时候,确实需要一股清流,让年轻人聚在一起,立下人生目标,为美好前途奋斗。

健康形象大使的胜利者只有一个,但我们要特别指出,无论是五强、十六强还是当初的卅二位入围者,其实从报名并勇敢踏上舞台的那一刻开始,就已是人生的赢家,应该给自己一个掌声。

(2013-09-16)

Read more...

普天同庆大马日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作为本年度大马日庆典中心,古晋将举行一连串庆祝活动,国 家元首和联邦政府领袖莅临出席,显得特别隆重和涵义深远。从街头装饰和路牌布置, 民众也深切感受到这特殊日子普天同庆的欢乐气氛。

五十年前的今天,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后来退出)、砂拉越和沙巴组成马来西 亚联邦,本州也藉此正式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宣告开启人民当家自主的历史新章。时光 恍惚,转眼间半个世纪过去,我们抚今追昔,重温建国轨迹,展望全新未来,是很有意 义的事。

五十年对人生而言,是一段漫长岁月,但对一个国家而言,却只是短暂的一个起步 。我们感到庆幸的是,作为一个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新兴国家,大马尽管 经历了许多风雨,遭受种种严苛考验,仍能在团结和谐氛围下,展现勃勃生机,成为发 展中国家的表表者。

马来西亚日的庆祝是最近几年的事,被列为公共假期,也是从2010年开始,九月十 六日无疑已成八月卅一日国庆日之外,另一个真正纪念国家成立的重要日子。

我们知道,长期以来,大多数国人特别是西马同胞,都有"国庆独立日等于国家诞 生日"的观念误差,现在给予重新定位,建立国人对大马成立的正确历史观,不仅十分 重要,也是极为必要和具迫切性的。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总是被批评缺少对国家独立和大 马组成的深度内容,现在是时候给予补正加强了。

我们欢迎联邦和州政府重视大马日的庆祝,尤其今年庆典规模堪称空前,动员大量 人力物力和财力,还有各项精彩节目相衬托,就节日的纪念而言,已经相当足够和丰富 多元化,不过,我们也希望大马成立的真正意涵,能传达到全国各个角落去,毕竟这么 重要的日子,在庆祝上不能流于形式,应在精神层面唤醒全国民众的重视和认同。

所以,大马日庆典列入每年议程是不够的,未来也应在东马两州之外,由西马各州 轮流承办,达到全民同欢的目的。

马来西亚联合邦的组成,不仅代表东西马三个地区的版图结合,更重要的是,它也 标志着更多不同种族人民的大汇聚,令人欣慰的是,半个世纪过去,纵有多重挑战,各 族人民仍能发挥相互谅解、尊重和团结精神,以致多元化和谐社会面貌得以维持,成为 极富人文特色的国家典范。

我们知道,今天的安定繁荣得来不易,先贤为建国大业所做出的牺牲和贡献居功至 伟,国人应该永远感念,并将同舟共济爱国精神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一代又一代的传 承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东马两州在发展上无法跟上西马水平,为了更好达致国民统合及推 动发展建设,联邦有必要投入更多资源,帮助砂沙两州作出各方面提升,共同迈向先进 国目标。

 
Read more...

916这一天

●子富

明天,就是9月16日、916!

从历史背景来说,这一天,对西马半岛的各族同胞而言,可能并没有多大感受,因为对他们而言,轰轰烈烈的马来亚独立日是在8月31日,顶多是多了一天不必上班的假期罢了!

但对东马的各族人民而言,这一天则是特殊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东马摆脱英殖民统治参组马来西亚取得独立的日子。我们喜悦,是因为我们等了近50年后,联邦政府终于在这之前,把这一天定为大马日,国家各级领导也均在这一天纷纷东渡而来,庆祝这个历史性的日子。

联邦政府把916定为大马日,是东马人民被忽略和苦盼多时后才盼来的“春天”!东马人民如果不是2008年308全国大选,国阵痛失三份二多数议席,东马各国阵成员党所夺得的国会议席,成了国阵保住联邦中央执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联邦中央政府可能时至今日,仍未听到东马人民要求庆祝916的声音,东马一些政治人物也没有大声说出这个要求的胆量。

在争取庆祝916方面,前行动党、前公正党要员黄锦河坚持的精神,至少须获得我们尊重。过去多年来,他始终都在这一天,穿着整齐到古晋独立广场主持由他一手安排的升旗礼,尽管出席者只有身边的几位朋友及前往采访的媒体人士,他仍在场面十分冷清下升起了国旗。

对东马人民而言,很多人都有916才是真正国庆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在这一天组成,8月31日是在这之前马来亚取得独立的日子。

这个念头对一些政治人物而言,是敢想不敢说的念头,甚至还有可能把黄锦河的坚持视为是疯子呢!一直等到这项争取之声音越来越响后,才敢跟风,恐惧一旦开罪西马的政治龙头老大,人头就将因而落地!

但在争取成功后,又在极尽邀功,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充份暴露一些政治人物的另一面,有多少人会记得黄锦河的坚持,黄锦河也应记上一功。

作为公平的砂州子民,我们应还黄锦河一个公道,916会成为公共假期,他有一份功劳,至少他是在不断的提醒人民,不要忘记这个马来西亚组成的重要日子。

国人在庆祝了8月31日国庆日后,又在9月16日庆祝大马日,这是不是重复了?有没有这种重复庆祝的必要?还是从这两个日子中找出一个日子来庆祝国阵就足够了,是值得我们省思的问题。

庆祝国庆,对国人而言是大事,因为国家取得独立,是普天同庆的大日子,不应被政治化。

916,对当下国家政局而言,也是令人难忘的日子,犹记2008年308全国大选,反对党组合在粉碎了国阵三份二多数议席,及夺得多个州的执政权后,其共同领导人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言之凿凿的扬言,国家将在6个月后的916变天,国阵将会因为东马议员的纷纷跳槽而倒台!

回忆当年,是否真的有大批东马国会议员准备跳槽反对党?故此安华才敢作出如此“重大”宣布。是不是东马一些国会议员“骗”了安华?我国才变不了天!内内里乾坤何在?我们均不得而知,只有安华最为了解,也只有他能为我们解开这个迷团。

我们知道的是,安华在505全国大选前曾说,如果民联在大选中夺不下我国执政权,他将弃政教书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