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劳心发言 落得一空

本地各当局部门,绝少采用发言人制度,通常所管辖的各大小事务,皆由被政治委任的部长或副部长发言,效果如何,见仁见智,尤其在一些灾难性的大事发生后,令人一目了然。

美国以及世界其他的大国,则倾向于采用专业(至少是专门)发言人的制度,当总统或部长的,只有要特别宣布某项政策或实在重大的事故(如当年的911恐怖袭击)后才会露面讲话。

而当美国白宫的发言人,可能也还是忧喜参半的。喜的当然是每天得以威风凛凛地代表著时任的总统对各种事务表态。忧的则是一般驻守白宫的记者们皆为新闻界“老手”,一般会以最刁钻的角度来问问题,一不小心,发言人即会被“绊倒”,说出一些可能不符政治正确或总统立场的话,令自己以致整个白宫都可能颇为尴尬。

总统认为有所必要的话,偶而也会来到白宫的记者汇报厅来直接与记者交流,但这样的情况极少。

而在外国贵宾来访白宫时,一般上正式会谈后皆会有个共同记者会。这时,一般上也会是总统需要陪笑地向外宾解释的时候了。因为记者们在问了几个有关两国关系的问题后(美国虽然是世界的老大哥,但美国人对国际事务一般兴趣不大,所以其新闻价值相比于国内事态还是偏低的),一般上皆会缠著总统问些有关美国内政的问题,而且一般都是很尖锐的问题,如某项一直迟迟未能通过的法案、某宗看来越滚越大的丑闻等。在旁默默听闻的外宾,面对这种美国自身“家丑外扬”现象,一般也就只好微笑地目击著了。美国人看起来不认为这是“羞家”的事情,反而是美国新闻自由的体现,是值得引以为豪的。

没利用价值就请便

而这白宫发言人,多年以来在政府里也可谓是位高权也蛮重的。但应该是自上世纪90年代起吧,随著资讯科技的日益发达、社交媒体的越趋广泛,白宫方面认为要传达政

府的施政讯息要更为全方位,而不只是与驻守白宫的记者们打交道,所以便设置了一个凌驾于发言人之上的职位,叫白宫通讯主任,虽然有时也由发言人来兼此职。

白宫现任发言人发了半年多言,还是要为特朗普这位这么“特殊”的总统的政策与作为辩护,可谓无功也有劳,却迟迟未获特朗普“真除”为看来前者认为理所当然应由其就任的通讯主任一职。日前,特朗普好像是在未有征求白宫其他高层意见(他常喜欢如此做)的情况下,委任了一位商界好友为通讯主任。当天,发言人宣布自己不久后即将离职。果然是商人本色,一没利用价值,你就请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