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特总出手 划不划算?

 不管个别美国总统喜不喜欢,美国这些年来还是得扛上世界警察的角色的。叙利亚发生用化学毒气袭击平民的惨剧(其实化学武器是有国际公约禁用的,无论是用来针对军人或平民皆如此),特朗普政权就迎来第一趟的大规模地对他国发动袭击,向叙利亚的一座空军基地发射了好几十枚导弹,把它炸得应该短期内难以再使用。我觉得这次的导弹袭击起码显示了略有相互制衡的两点。

第一是在叙利亚的内战中,美国要不是碍于国内的反战势力、当地反政府武装中恐怖分子与自由斗士参差不齐,以及俄罗斯也介入这场内战的“面子”上,还是有能力独自或结合其盟军摧毁阿萨德政权的作战能力的。

第二是要炸掉一个空军基地就得花上近六十枚每枚至少价值数以百万美元计的导弹,那如真个要瘫痪阿萨德的作战能力,所要付出的财政代价肯定是以百亿计的。

在特朗普口口声声“美国第一(优先)”的当下,不知他就此的“生意”盘算又会如何?

这场美军的惩罚式袭击,是在特朗普与中国的习近平主席的峰会期间进行的,许多方面就此作出各种揣测,如认为是否特朗普的一种示威之举等。这些当然都有可能,但最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还是这次峰会看来除了加深双方了解、建立新的对话机制外,好像没有太多的其他实质上的成果。

达到某种程度默契

特朗普半开玩笑式地说自己完全没有(从中方)得到任何东西,看来反之亦然。不过,这是一个善变的世界,只要这两个超级大国得以达到某种程度上的默契也就很好了。至于是个怎么样的默契,全世界的眼光近日都聚焦于朝鲜半岛,局势不能谓一触即发,但的确看起来日趋紧张。

在美国国内,参议院打破了多年来在考虑核准总统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人选时需以五分之三多数票通过的规则,而建立了只需要简单多数即可通过的新规。其实宪法没有明确阐明要以什么比数通过,但参议院有允许议员们不断发言的传统,除非五分之三制止如此做,所以实质上自通过法案或任命时,实质上是需要五分之三多数的;从今以后,只有法案还需五分之三议员们的同意,而如特朗普的大法官人选,就顺利的以超过半数参议员的同意而被核准了。

美国最高法院从此应会再次踏入保守派为多数的年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