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建国之道 相互尊重

过去十年以来,每年到了这“敏感”的两个多星期,即从8月31日至9月16日,心里总免不了百感交集。

以前虽然自很小时就已关心时事,但坦白说对“国家”这虚无缥缈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的。每年8月31日被学校或其他机构单位发动去参与“国庆”的活动或比赛,有时甚至还赢了一些奖项回来,在幼小的心灵里,国庆仿佛就是又一个让我可“表现”的机会,仅此而已。

至于国父东姑如何与其同僚们和平争取马来亚独立的事迹,也只被如读任何一个国家的独立史般硬生生地“背”了下去,以求“多分”。生长在沙巴的我,那时只约略的听过“9月还有一个其实应该更重要的日子”。

在美国求学时,我们这种“背多分”传人,对于在大学首年的历史课当然得心应手,成绩甚至比道地的美国人要好。还记得历史课教授第一次派成绩时当众宣布我得最高分时,心里的那种虚荣心高涨的感觉。

但细读美国历史,最大的体会不在于美国如何造就为世界第一强国,而是在于今日我们看起来理所当然、也无限向往的美国式民主,其实也不是一蹴即成的,而是经超过两百年的不断磋磨、协商、争执,甚至开战(如南北内战)后才开花结果的。

其中,美国人对于州的权力,还是比较执着的。美国《独立宣言》撰写人、第三任总统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就毫不犹豫的说过:“我首先是把自己当成维琴尼亚(V i r g i n i a)人,其次才是美国人!”另外,著名的美国南北内战,我们普遍认为是为解放黑奴而打的,但那其实只是一条导火线。

真正的关键所在,是美国南方认为保留黑奴制度是南方各州的固有权力,无关已解放黑奴的北方各州的事,更不容联邦政府插手,因为如联邦在该权限可插手,那在其他权限也可插手,所以才不惜一战!

美国人这种对各州相对于联邦的权力的执着,一直延续至今。如美国各州皆有自己的所谓国民警卫队(n a t i o n a l g u a rd),其实即为州的军队,可由州政府调派。当然总统还是美国所有武装力量的最高统帅,可以调动包括国民警卫队在内的军队到世界各地参战。

我回来本地后,才理解到9月16日方为马来西亚的成立日,过去几十年来庆祝的8月31日所谓“国庆日”,比较正确的说法应为“马来亚(1957)与沙巴(1963)独立日”。所以每当近8月底尤其是西马的朋友提到国庆日时,我几乎必大费周章的解释一番。近来也才理解到,砂拉越是在1963年7月22日独立的。

坦率地说,我觉得大家有时在这些日期上的争执,不外是要突出1963年马来西亚是由马来西亚、砂拉越与沙巴(其实还有两年后退出的新加坡)以对等的“身份”组成这一历史事实。如能在国民融合方面更下一把劲,相互尊重彼此的文化、权利等,这课题到头来还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高级研究学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