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严法”与“恶法”

◆子富

严法“恶不恶”,取决于执法人、以及具有影响执法之权力掌握者的心态“恶不恶”!

我们说“严法”,不说“恶法”,是因为“严法”未必就是“恶法”!2011被废除,曾一再被认为滥用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的《内安法令》,可称得上是“恶法”!因为政见不同,并不是犯罪!

而用来维持国家安宁的“严法”,则不能都称为“恶法”,毕竟不论是任何社会,均必须通过法律来维持社会秩序。

对联邦内政部向国会下议院提出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扩大范围)修正法案,之所以会引起争议纷纷,政治味道太重是其中重要因素之一,在野党始终都无法摆脱为讨好人民,选票为先的框框。

朝野政党应寻求维持国家安宁的共识,只要大家均以维持国家治安,保护人民安宁作为共同的出发点,一切的争议便可迎刃而解。

在野党担忧这项修正案未审先扣的条文会被滥用来对付不同政见者,情有可原,同时,这也是人民的共同担忧,毕竟,修正案未审先扣的条文一旦被滥用,势必将影响我国的民主循着正轨,并朝着成熟的方向发展。

但只要朝野取得法令是用来对付罪犯,维持社会治安的共识,在野党在对修正案进行辩论时,就可争取把法令只可用来对付罪犯的条文,纳入修正案中。在确保法案不被滥用的大前题下,提呈修正案的政府势必不敢,也不能反对。这样,所谓的内安法令“回魂”之说,也就不存在了!

修正案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同时也是引起人民广泛争议的是,恢复未审先扣措拖,允许警方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扣留嫌犯两年。

政府在2011年废除内安法令时,曾信誓旦旦表明,重新拟定的法令,将不会包括未审先扣的条文,因此,修正案寻求重新恢复未审先扣措施才格外引人关注,人民在担忧,修正案又会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

内安法令之所以会引起人民的反感,最大原因是人民普遍认为,这项法令已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只要在政见不同者的头上套上危害国家安宁的罪名,就可把之关进大牢2年,甚至2年后又再来个2年!

2011年内安法令以及其他严法的废除,所有过去被认为威胁国家治安者,均一一被释放。警方和内政部认为,这是国内罪案飚升的原因,因此,要控制罪案,只有实施严法一途。

但反对党则认为,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可证明,国内罪案会飚升,与罪犯被释放有关。

在野党必须省思的问题是,只要明文规定修正案只用来对付罪犯,确保不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以通过严法来打击罪犯,正社会秩序,严法的实施是必要的吗?严法是不是维持社会治安的最有效手段?

严法的“恶不恶”,取决于执法者及掌权者的心态“恶不恶”!执法人和掌政者的心态是“恶”的,严法也会变成恶法。因此,修正案加入未审先扣只能用来对付罪犯的条文是必要的。

Read more...

何必硬来?

◆子富

吉隆坡的土地那么多,为何偏要强行征收吉隆坡精武华小校地不可?况且,可征收的土地也多得是,为何偏又要选中华小?

这真叫作为市井小民的广大人民群众,百思不得其解!并频频要问,我们的政底怎么了?是受到什么刺激?是因为505全国大选,华裔普遍“造反”,倾向支持民联,现在就要给华社颜色看吗?还是在“警告”华裔,再继续支持民联,落至什么都没有的下场时,可怨不了人,是自找的、是自讨苦吃!

精武华小从土地局取得之宪报资料显示,早在战前的1938年,英殖民地政府便把这块土地批作教育用途,屈指算来,迄今足足已有75年的历史!国家独立只不过是56年,精武华小可比国家的独立更具历史!为何过去均“没事”,现在就要“大事”?

这是比以往任何时候均更为疯狂的种族政治使然?如果是这样,“政客”把维护自己政治权益看得比维护国家权益还要重要,这真是十分可悲!难道这些“政客”就是不会明白,在多元民族的国家,种族政策只会导致民族间的互相猜疑,如果恶化至种族冲突,国家将因而毁于一旦吗?

联邦旅游文化部采取强硬手段,无可协商的欲强行征收精武校地的理由,是须要征收有关校地作为兴建文化遗产城办公楼用途!难道兴建文化遗产城办公楼,就比保存文化传承的保垒来得更为重要吗?

文化遗产城就不能另寻他地兴建吗?为何硬是非铲平文化保垒不可?

间中的理由,真叫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是要给华社颜色看,是最能说服我们的理由!

但如果是这样,我们的民主精神又去了那?民主多数尊重少数的基本原则成了多数欺压少数了吗?况且我们的政府并不是获得多数人民支持,而是依靠废除选区选民差异顶限的选区的不公平划分制,通过席位制保住了政权。

更让“佛都有火”的是,我们尊贵之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的言论,更是让人难以接受。他说,有关的校地原本就是由旅游文化部所拥有,现在仅是其部门收回作为发展用途罢了!即然这片校地早在1938年便被英殖民政府批作校地用途,我们想知道的是,在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过名到旅游及文化部名下?

吉隆坡精武华小,坐落于吉隆坡的半山芭,占地仅仅两英亩罢了。

纳兹里坚称,该校地是属于政府的土地,是供其部门使用的土地,如果精武华小仍要争论土地的拥有权,那大可将此事带上法庭解决。

精武华小事件,必须受到我们关注,我们要理智告诉政府,强行征地的举措是不当的,要做一个获得人民拥护的政府,一却均必须回到人民,以民为本。

Read more...

勿“鸡毛试火”

 

◆子富

种族政策,被国阵政府以回报马来同胞在505全国大选时给予国阵全力支持,而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是无所畏惧的推行,把"土著"和"非土著"更是划分的清清楚楚,这不禁令爱好国家和平与稳定的国人感到忧心忡忡,民族猜疑问题如果出现,政府将是始作俑者,必须背负历史的责任。

种族政策、种族言论,在当前时刻会比以往更"凶",与巫统的改选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也反映巫统党内准备争取更上一层楼的各路诸侯,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争取党员代表的支持。

在种族问题仍然非常尖锐和敏感的我国,"政客"为争取同胞支持,种族问题仍然是最有效的"利器"!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典当国家利益的例子,过去也屡见不鲜,这不外是国家可悲的一面。

巫统一名身兼联邦内阁成员的最高理事最近指出,国阵已没有必要再次询问"华裔要什么?",因为国阵已为华裔做了很多,可是华裔依然把选票投给反对党,这对国阵而言是不公平的,而国阵也对华裔的政治取向感到纳闷。

对巫统这名最高理事的这席话,我们感到无比的悲哀,国家已独立了这么多年,政府的政策不是注重促进民族的融和,反而是把"土著"和"非土著"分得更清楚,这对国民的团结,国家的发展绝对不利!负责任的国家领袖,绝不会有如客家俗语所说,在"鸡毛试火"!

国阵为何不扪心自问,505全国大选时,为何有53%的投票选民,把选票投给所谓的民联,尽管许多选民均心知肚明,所谓民联是貌合神离、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

53%投票支持所谓民联的选民,不仅仅是华族,因为华族毕竟是仅占了我国总人口的26%,巫印裔给予民联支持者,绝对不会是少数。巫统在质问华裔要什么的同时,为何不同时也质问自己的同胞要什么?

对种族政治,作为我国政治主干的巫统,始终都乐此不疲。政府不思前进推动惠及全民的政策,反而是在开倒车,通过玩弄种族政策来稳住土著同胞支持的基本盘,这样玩下去,只有两个下场,一是保住政权,国家则在节节败退。二是也引起土著同胞的不满而倒台!

505全国大选所导致之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格局,已使政府中的极端份子更是胆大妄为的对华裔秋后算帐。

但更令我们担心的是,这种政局的出现,是否会导致土著同胞更是民族主义的走上大团结之道。巫统和伊斯兰党,以及公正党中的穆斯林议员,大家同族同教的走上大团结之道,没有人敢断定这种局面不致出现。一旦这种局面出现,种族政策势必更是横行,届肘,作为华族又奈得了何?或许仅能"我问天"了!

争取国家独立时,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大家平起平坐,但发展至今天,巫统已一党独大,马华和国大党,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东马的情况也一样,土保党已一党独大,人联已落至仰人鼻息的蚊子党,426州选时,硕果仅存的2名华裔州议员,据说如果不是得到土著同胞的支持,可能还过不了关呢!

国阵华基政党的政治地位每下愈况,是摆在大家眼前,有目共睹的事实。这种局面的出现,与华基政党领导层中,有不少是孱弱无能者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们为保官职,即使面对再大的偏差或蚕食非土著的政策,不是唯唯诺诺,就是噤若寒蝉。

也更有可能是因为牵涉到个人利益,由于担心自己利益的受损而不敢开声!

其实,华裔在我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的要求并不多,马来西亚组成50年来,华裔对最基本权益的维护,是跌跌撞撞一路走了过来,只要稍为公平,大家就心满意足了!

Read more...

“乌巴”之后

 

 

◆子富

505全国大选,所谓的民联夺权未成,也把我国的政局逐步推向多变之中,国家未来政局发展,是敌变成友局面的出现,并不是不可能!

正诚如三国演义开首时所说:“话说大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是反映政治现实的千古名言。

政治原本就多变,人民万万勿以为,国阵这个组合的成员永远就不变!即使是面临跨台的威胁,也依然如此。也更别以为,民联三党的组织结构,也会永远的保持下去!在政治需要的时候,这两个政体,随时都会出现成员党的大洗牌,民联友党成了国阵友党的局面,并不是不可能发生。

国阵中的华基政党,因为绝大部份华裔要“乌巴”投向行动党而被唾弃,再加上一直都沉醉在内斗中,在国阵中的影响力式微,甚至成为可有可无后,随时都会丧失在国阵中的地位,或被取代。

而所谓的民联,我们把之称为“所谓”,是因为它始终都不是一个真正、名符其实的政治组合。说得直接一点,不外是一个为了夺取政权而凑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行动党与伊斯兰党间对落实伊法治国的争议,便充份暴露这个组合的各怀鬼胎。

这个组合的凝聚力是薄弱的,友党间的言行没有任何的约束,因此才有在伊斯兰党主政的州属,当伊党推出一些伊化政策时,行动党公开反对局面的出现,只有在大家的目标同是选票时,言行才会“暂时”一致。

这种薄弱的关系,绝对经不起政治利益的冲击。民联三党当政治利益出现冲突时,随时都会瓦解。

巫统主导之国阵政府,在华裔代表比以往任何时候均更是徘徊在政府门外后,所推行的政策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种族化,这正把巫统和伊斯兰党推向同一条道路,这导致巫统和伊斯兰党、甚至包括公正党组成更强大政府的局面,也同样并不是不可能出现!

我们始终都在强调,巫统和伊斯兰党同族同教,在我国这个种族政治仍然非常强烈的国家,同族同教很容易就一拍即合。

在民联无法夺取政权之当前国家政局发展,正逐惭出现这种微妙的倾向,这种政局的发展,或将在巫统改选后逐惭明朗化。

在马来同胞占多数的我国,再加上华裔人口的逐年下降,以及选区的不公平划分,种族政治将依然“吃香”,“公平”仍将继续是遥不可及的梦!并不是我们这一代、甚至之后一两代人所能看到的事。

华裔同胞求变,并倾向支持民联,是因为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作为华基政党,就必须在维护各民族受到平等对待上负起历史的责任。号称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亦然!

行动党在华区要华裔“乌巴”,我们华裔“乌巴”了!如果国家政局的今后发展是逐步走上土著同胞大团结之道,华裔又将何去何从?

Read more...

政治没有对错之分

◆子富

人都死了,却落叶归不了根!政府把陈平骨灰运回国的事件看得如此重大,包括加强马泰边界的戒备,大有严防陈平骨灰“偷运”回国之慨(我们绝对相信其家属不致这么做)!看了真叫人嘘唏不已!

难道我们通过手中神圣一票选出来的政府,竟然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吗?人都死了,为何还不能让之一了百了?又为什么不能让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陈平与马共,对许多现代人来说(包括那些极端份子),只不过是过往的历史故事罢了!这宗政治历史事件,正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政府那么“大件事”的禁止陈平骨灰回国,却是摆在大家眼前,让人感受到政府毫无人情的事实。

在华人眼中,人死了,把骨灰运家乡,只不过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方式,况且,大方让陈平家属把其骨灰运回国,也不致会导致社会的不安,更可显示政府的大方。

政治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方式与成败之分,马来西亚国阵政府那么“大件事”,只差没有派出重兵防守边疆,有如严防敌人侵入般的严守陈平的骨灰,誓死都要阻止陈平的骨灰回国,看在世人眼中,他们又会怎样评论马来西亚?

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首的联邦国阵政府,应谨慎的省思,有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极端份子的言论,或土权的反对,就闻鸡起舞,如此大动作的禁止陈平骨灰的落叶归根。

当年陈平领导的马共,所进行的是政治体制的斗争,我们上面说过,在一场政治斗争中,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输与赢之分。即然大家都是扛起枪来的互相对抗,大家就必有伤亡,马共伤亡的这笔账,能算在政府府的头上吗?不能!具有政治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对马共事件,政府如是理智的,对这一切的一切,都应在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三方面签署和平协议后,让之划上记号,让之成为过去,没有必要时至今日,仍不断对马共进行多方面的指责。

回顾历史,1989年,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所签署之和平协议的其中一项重要条文是:“政府将在适当的时候,允准任何大马公民的前马共成员,在大马宪法与法律范畴内,自由参加政治活动。”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在霹雳州,不论其身份问题出现怎样的争议,都是他仍然在世时候的争议,在他辞世后,任何人都不能否认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这个事实。这也让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人民,为何不能让他落叶归根。

会“呱呱叫”喊得很大声的极端份子,毕竟是占了少数,绝大部份的马来西亚各族同胞均是中庸的,他们没有发出声音,并不代表着他们认同政府不近人情的做法。

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时,当年在任副首相,现是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就此事以“过去就让它过去”狠批政府没有遵守“1989年合艾的和平协议”。

他说,当年,他是联邦内阁成员,清楚知道当时的详情。

他回忆当年联邦内阁讨此项重要事件时说:“我们是否认同他(陈平)?不;我们是否认同共产主义?不;我们是否认同陈平过去的行为?不;我们是否认同跟陈平签署,双方同意解除武装的和平协议?我们认同。”

“为何国阵政府现在不认同?这可是当年获得内阁认可的协议。当时,我是一名内阁成员,协议书呈上内阁会议讨论。”

“签署和平协议时,陈平领导马共代表团,而马哈迪则代表大马。在协议中,陈平同意解除武装,归还所有武器。他们也同意以一个好方式回国。”

马共已经再也不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政府,政府大可放心,让陈平落叶归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仍吓得夜里漏尿,可真要落至天下人的笑柄啦!

Read more...

种族政策是民族猜疑的祸根

●子富

周一晚出席砂拉越福利协会所主办之"庆祝马来西亚成立50周年晚宴",主席贝雄伟老前辈致词时,在民联505全国大选时所喊出之两句口号的背后,另加了两句,挺有意思,也发人深思!

民联在505全国大选时所喊出的两句口号是:"505,换政府!"

贝雄伟主席在背后所加的两句是:"换不成,我们苦!"

贝雄伟的这两句话,充份反映国家当前的施政情况!我们都不禁在怀疑,国家所奉行的民主,是否已沦为作为粉饰民主国门面的挡箭牌,实际却与民主真谛背道而驰,各种族政治政策的出笼,人民怎能不苦!

505全国大选后,以获得少数人支持,但夺得多数议席重掌我国政权的国阵,不思改革,以通过全民政策来重新争取人民、尤其是华裔选民的支持,反而在紧守基本盘,大选时所喊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以及"经济转型策略",均一一被种族政治挤下了台。

不论是来自执政党还是反对党,我们仍盼不到具政治大智、不计个人得失来推动国家政治改革领袖的出现。

种族政治政策的一一出笼,以及巫统各级领袖对这些政策的推动持着更为强硬的态度,给我们人民的直接感觉是在秋后算帐,给华裔在大选时力挺民联颜色看!

昨天我在评论中说,这些种族政治政策的推出,华裔同胞只有徒呼奈何的份儿,示威签名抗议嘛,在政府"睬你都傻"的情况下,不易收取具成效的效果。

纵然华裔均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不可能会采取违反民主方式的斗争,但政府也须慎防,一旦民族对抗的局面出现,对国家、对全民,均将带来不利的影响!

首相宣布通过5大策略来扶助土著经济时强调,政府将尽一切所能,确保凡事都做到公平、公正及不致存在任何的偏差,或对任何民族产生偏见。

首相也以新经济政策为例,说新经济政策也同时使各民族分享了国家经济蛋糕。

对首相的这项保证,我们只能说感到欣慰!但能不能令我们信服则是另外一回事!扶助土著的政策就是扶助土著的政策,其他民族"没份"是政策的规定。况且,新经济政策给我们最切身的感受是充满种族色彩、极具争议,并不是一个惠及全民的政策。须知,贫穷的并不是只有土著同胞,华裔、印裔贫穷者也比比皆是,他们也同样需要政府的扶助,政府如是开明和具有远见的,所推行的政策,就须真正贯彻"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使各族人民均能从中受惠。

通过5大策略来扶助土著经济的理由是,感谢土著同胞在505全国大选时给予国阵强有力的支持!这显然是国阵在大选时所大力宣导之"你帮我,我帮你"精神的体现,但这违反了民主精神的真谛。

民主精神的真谛是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

扶助单一民族的政策是不符多元民族国家民主真谛的,只会加深民族间的猜疑,与国民统合精神背道而驰。

Read more...

种族政治

●子富

505全国大选,形成土著同胞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格局,导致政府政策毫无顾虑偏重于照顾土著同胞的局面已显现,“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已沦为空洞的口号,种族政治的枷锁,仍紧紧的套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的“颈项”上。

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政府将通过5大策略来加强土著同胞的经济,以感谢505全国大选时,土著同胞给予国阵的全力支持。

这5大策略所包括的范围极广,并动用数以亿计的基金,使土著同胞今后在教育、创业机会、商业机会等所有领域,获得比以往更大的优惠和扶助。

我们担忧这种偏向照顾土著同胞的施政策略,在种族政治的驱使下,今后将更为激化!华族同胞选择步出国家政治主流的核心,又在“变不了天”的情况下,今后该何去何从?

308全国大选后,505全国大选前,华裔在国家政治核心中的力量,已大不如前。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华裔在政府中的代表,在政府的政策实施上,往往起不了多大的牵制作用。可悲的是,一些不利多元民族政策、不利华教政策的实施,往往是在实施后华裔代表才知晓。

这就是马来西亚以土著同胞为主导,种族政治的现实。而华裔人口的逐年下降,势必将导致政治趋向对抗的形势下,种族政治更为激化。

从政治现实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只一味在责难政府中的华裔代表“无能”,更不能有如在野党般在指责他们出卖华裔的权益。“出卖”这两个字,是极为严重的指责。

更加令我们担忧的是,在种族政治台头,巫统无所不用其极,在大事巩固土著同胞支持下,会导致民联之土著支持力量大量流失,“变天”成了无法实现的春梦吗?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局面会更是“楚河汉界”分得清清楚楚吗?

一旦土著同胞的力量凝集在政府中,所有国家政策均偏向照顾土著同胞,华裔同胞又奈得了何?上街抗议示威吗?签名请愿吗?这些方式又能起作用吗?

虽然种族政治在一个多元民族国家,会导致国家政局的不稳及国家经济发展的停滞不前。但政治就是政治,政治的现实讲求的是谁能掌握政权,当一个政体面临是否将失去政权抉择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政体均会选择以巩固政权为重,毕竟,对一个政体而言,失去政权,代表的就是失去一切。

我们相信首相是开明的,但政治现实迫使他不得不种族化,他宣布政府将通过5大策略来加强土著经济,就是为了巩固土著同胞对国阵的支持。

对国阵、对任何政体而言,保住政权才是至高无上的目标!

Read more...

916这一天

●子富

明天,就是9月16日、916!

从历史背景来说,这一天,对西马半岛的各族同胞而言,可能并没有多大感受,因为对他们而言,轰轰烈烈的马来亚独立日是在8月31日,顶多是多了一天不必上班的假期罢了!

但对东马的各族人民而言,这一天则是特殊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东马摆脱英殖民统治参组马来西亚取得独立的日子。我们喜悦,是因为我们等了近50年后,联邦政府终于在这之前,把这一天定为大马日,国家各级领导也均在这一天纷纷东渡而来,庆祝这个历史性的日子。

联邦政府把916定为大马日,是东马人民被忽略和苦盼多时后才盼来的“春天”!东马人民如果不是2008年308全国大选,国阵痛失三份二多数议席,东马各国阵成员党所夺得的国会议席,成了国阵保住联邦中央执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联邦中央政府可能时至今日,仍未听到东马人民要求庆祝916的声音,东马一些政治人物也没有大声说出这个要求的胆量。

在争取庆祝916方面,前行动党、前公正党要员黄锦河坚持的精神,至少须获得我们尊重。过去多年来,他始终都在这一天,穿着整齐到古晋独立广场主持由他一手安排的升旗礼,尽管出席者只有身边的几位朋友及前往采访的媒体人士,他仍在场面十分冷清下升起了国旗。

对东马人民而言,很多人都有916才是真正国庆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在这一天组成,8月31日是在这之前马来亚取得独立的日子。

这个念头对一些政治人物而言,是敢想不敢说的念头,甚至还有可能把黄锦河的坚持视为是疯子呢!一直等到这项争取之声音越来越响后,才敢跟风,恐惧一旦开罪西马的政治龙头老大,人头就将因而落地!

但在争取成功后,又在极尽邀功,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充份暴露一些政治人物的另一面,有多少人会记得黄锦河的坚持,黄锦河也应记上一功。

作为公平的砂州子民,我们应还黄锦河一个公道,916会成为公共假期,他有一份功劳,至少他是在不断的提醒人民,不要忘记这个马来西亚组成的重要日子。

国人在庆祝了8月31日国庆日后,又在9月16日庆祝大马日,这是不是重复了?有没有这种重复庆祝的必要?还是从这两个日子中找出一个日子来庆祝国阵就足够了,是值得我们省思的问题。

庆祝国庆,对国人而言是大事,因为国家取得独立,是普天同庆的大日子,不应被政治化。

916,对当下国家政局而言,也是令人难忘的日子,犹记2008年308全国大选,反对党组合在粉碎了国阵三份二多数议席,及夺得多个州的执政权后,其共同领导人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言之凿凿的扬言,国家将在6个月后的916变天,国阵将会因为东马议员的纷纷跳槽而倒台!

回忆当年,是否真的有大批东马国会议员准备跳槽反对党?故此安华才敢作出如此“重大”宣布。是不是东马一些国会议员“骗”了安华?我国才变不了天!内内里乾坤何在?我们均不得而知,只有安华最为了解,也只有他能为我们解开这个迷团。

我们知道的是,安华在505全国大选前曾说,如果民联在大选中夺不下我国执政权,他将弃政教书去!

 

Read more...

国家须节约

●子富

削减燃油津贴导致价格的调涨,以及马币兑换率的"节节败退",不外是在反映着国家经济正陷入"痛苦"的瓶颈中,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以摆脱经济困境,已刻不容缓!

在该如何稳住国家经济的大前题下,行将于今年杪宣布的2014年国家财政预算案,将会是一个怎样的预算案?会不会从明年开始便实施消售税政策?是否会增加一马援助金,以抵消人民对燃油价格调涨的不满?会不会有更多加重国家经济承担之"欧基巴拉"林林统统津贴或补贴措施的涌现?已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

为增加国库收入,或增加政府的税收,瞄准"人民的口袋",还是政府最直接的途径!

要摆脱国家经济所面对的瓶颈,政府就必须老老实实的面对现实,不该为稳住选票而在耍太多的花样,透透明明的让国人知道国家经济情况,并坦诚的要求人民与政府携手共渡经济难关。

正如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在年轻时所说过的那样,好的政策,政府路有责任去说服人民接受。当前的国阵政府,没有必要对在野党的民粹主义"闻鸡起舞",左个津贴,右个津贴,再来个多多补贴。

形形色色、林林统统、各种各样"欧基巴拉"津贴与补贴计划的推出,只有增加国家经济负担,国家经济一旦破产,任何的津贴或补贴,在协助人民方面,均将变得无济于事,其实际的"效果"就是害惨人民,使人民的生活更是陷入水深火热中。

政府在宣布削减燃油补贴导致燃油价格调升时说,将会在2014财政预算案中增加一马援助金的数额,这种讨好人民的行举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也更是令人厌恶的。

削减燃油补贴的目的,就是要减少国家经济的承担。把从甲这儿省下的钱又花在乙的身上,这是什么节约逻辑?也许,是作为升斗小民的我们知识太浅,左看右看,始终都不会了解政府的这项高招。

提升一马援助金,当然能使中下层人民从中受惠,但这一千几百令吉的援助金,又能起作多大的援助作用?能抵消万物不断飞涨的冲击吗?

再者,国家也拥有大批中层人民,论条件,他们并不符合资格,但他们也同样是在苦哈哈的为了生活在打拼。

国家经济陷人当前困境,国家必须节约,在这方面,政府必须以身作则,不能要求人民节约,自己又在大花特花。

政府要节约,就须从层层面面着手,包括检讨十分臃肿的公务员政策,削减高官以及人民代议士形形色色,名堂极多的各种津贴。

基于我国的公务员数目过于臃肿,单单应付公务员的薪金及各种津贴,便已是一项沉重的负担,这是大家都不容否认的事实。

我国当下人口总数为2800多万,公务员人数却超过140万名,这个数目,还不包括数目也不小之合约及非全职公务员。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公务员与人口比例,马来西亚在亚太地区是最高的。

马来西亚的比例令人吃惊的高达4.68%,新加坡1.5%,印尼为1.79%,韩国1.85%,泰国是2.06%及菲律宾1.81%。

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我们人民,须我们人民供养之臃肿的庞大公务员群,为何不应该削减?

十分可悲的是,把国家和人民利益挂在口边的民联,因为怕得罪公务员群、怕失去选票,公务员人数即使继续臃肿下去,仍然还会是碰都不敢碰这个问题。

Read more...

没有终点的和平斗争

●子富

处在多元民族的国家,各民族对国家权益的追求与分享,取决于大家要懂得如何互相尊重的协商及取舍;而各个民族对权益的争取,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和平斗争。

何时该取、又何时该舍?是身为多元民族国家国民的我们,终生均学习不了的高深学问,民族间只有掌握好取与舍,才能确保民族的和谐相处。

马来西亚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应归功于过去五十几年来,民族间能互敬互重,并很好的掌握取与舍。

我们最担忧的是对抗局面的出现,就我国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最近宣布,按部就班推行的《2013年至2015年教育大蓝图》事,联邦教育部第二把手在争议声中冒出“请便”之说词,以及董总颇为强硬的态度,我们最为担心的对抗局面似已出现!

联邦教育部第二把手对董总坚决反对教育大蓝图事轻描淡写的说,他不会反对,也不会阻止反对教育大蓝图者,把他们的子女送到国外去接受教育!

董总尊循宪法所赋予的权力,维护民族教育的发展,天经地义!也是受到华裔拥护的。政府维护一个国家之国语发展,也同样无可厚非,问题是出在双方的态度,一旦对抗的局面出现,大家为了颜面,也就难再有回头路可走,除非是人事的变动之后。

问题解决的重点是,如何在两个极端中找到共同点。

教育与宗教一样,都是十分敏感的问题,完全可导致民族间的对抗,大家都务必慎之慎之!一旦出现民族间的对抗,国家必将从此陷入不稳定之中,即使不致动乱,也将导致国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我们强调多元民族国家民族权益的争取,应懂得如何彼此互相尊敬的取舍,在互相尊敬的协商精神下,问题就很容易能在友好的气氛下获得解决。

对教育大蓝图问题,董总和政府间今天会落至几乎是相互对抗的地步,或许是因为双方都过于坚持,但我们也不能责怪双方的坚持是错误的,董总不能责怪政府食古不化,不懂与时并进的在开历史倒车。同样的,政府也不能责怪董总顽固。

大家的坚持,都坚持得有理!

取舍协商的精神,在已故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领导马华工商联合会(全国总商会)期间获得很好的发挥。

在黄文彬接手领导马华工商联合会前,华商与政府间,就华商权益问题,关系是颇为尖锐的。在他接掌马华工商联合会后,通过协商精神,与政府、尤其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不仅华商所面对的问题逐步获得解决,华教问题也受到政府的关注。当年,敦马哈迪第一次访问一中,并为商联技职大楼主持开幕,便是最佳的典范。

许多问题的出现,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所造成的,只要大家能建立良好的关系,在互相理解和谅解后,问题往往便能够获得园满解决。

对教育大蓝图,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表示,政府在考虑华裔所提出的意见后,决定采取拆衷方案,把华小四至六年级之国语每周授课时间,从原定的270分钟调低至240分钟。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个好的开始,尽管这与华总、教总、全国校长职公会及马华所建议之180分钟,仍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我们要特别指出的是,教育部一直在坚持国语的授课时间,以加强华淡小学子对国语的掌握能力,但授课时间的长短,与成绩表现往往并不是正比的。

在小学标准课程中,国小的英语每周授课时间为300分钟,比华小和淡小学生的150分钟超出许多,按理,国小毕业生在升上中学后,英语水平应该比华淡小好得多才对啊!但,根据教育大蓝图的报告,在2010年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英文试件中,只有23%国小毕业生取得至少优等成绩,而华小生则为42%及淡小生35%。

这说明,授课时间的长短,并不是成绩的绝对保证,教师的素质、授课的责任感,以及学生的学习态度,才是关键所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