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那把音乐火依然在

创作这条路的苦楚和辛酸,一如踏上人生征途,少点毅力和坚持,生命力不够坚强,就会阵亡,饮恨沙场了。

在缺乏土壤素养又贫瘠,先天严重不足,后天也没有大环境扶持的本地搞中文创作歌曲,十分的吃力不讨好,莫说要出人头地,还要很忍得,忍住他人的冷嘲热讽。

Read more...

神仙打救不了

马华的“闹戏”越演越精彩、越演越剧烈!已渐渐成广大人民茶余饭后的“笑料”,看来已难逃最终落至“死路一条”的下场!神仙都打救不了!

人联的“闹戏”同样也精彩,表面平静内里烈,把党与人民的事业当着自己的政治赌注,只有自己最“伟大”!有人挑灯求神拜佛再求主保佑,期盼社团注册局“速速”把党的注册彻消,然后再来个伟大的救党!也更有人自以为自己才是救党“神仙”,同样只有自己最“伟大”!恶斗的结果与马华没有两样,同样是“死路一条”!神仙也打救不了!

Read more...

对人民拥护须负责

◆子富

我一直在强调,民联再再强调之伊斯兰法的落实,一丁点都不致影响非穆斯林的言论,是天大的谬论!是不顾实际,只为争取选票的行举,也更是在极力图谋掩饰民联是没有共同治国纲领、各自为政"乌合之众"的政治现实。

伊斯兰法的落实,必将影响到非穆斯林!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因为非穆斯林,根本就没有可能可以脱离伊斯兰法推行后,所营造的社会生活方式。

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胜于雄辩!在民联执政、伊斯兰党主导政权的吉兰丹州,伊斯兰法营造之社会体制,正不断的影响到非穆斯林,便是最好的佐证。

最近发生,导致非穆斯林怨声载道的活生生例子是,吉兰丹州政府通过哥达巴鲁市议会,执法人员携帶着小刀,逐户上门查访了管辖区内的理发和美发院,强硬的勒令业者,将展示发型之模特儿海报卸下,若违抗指示,执法人员则自己动手,把这些海报拆下。

我们想询问民联的是,这算得上是伊斯兰法的落实,影响到非穆斯林吗?

在这之前的例子,是理发院被勒令男理发师不得为女子理发,女理发师也不得为男顾客理发!如果民联,尤其是行动党也仍然还认为,这也同样不是影响到非穆斯林的行举!那么之后可能出现的事态演变,包括勒令所有理发院,均必须在店内筑起高墙,再加上隔音设备,以免男女理发师和顾客的声音传到墙外,民联也势必会再度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与伊斯兰法同样无关!尽管上理发院者包括男男女女,也包括各个民族!

好,就算理发事与伊斯兰法无关,我们再看看另外一个例子,吉兰丹一名华裔餐馆业者,收到哥达巴鲁市议会发出传票,要罚款啦!理由是这名业者让一名马来同胞大嬏,捲起袖子,光着双手在洸碗碟。民联众领导,不能再说,这不是伊斯兰法在影响非穆斯林了罢!

还有一个例子是,一名卖了30多年彩票的书报商,被市议会执法人员常来警察上了铐,理由是售买彩票!罪大恶极!

之前....之前呢!则还有夜市小贩在祈祷时间受市议会指示必须熄灯,闭门饮酒被捉等等,总之是多得层出不穷!

如民联对人民的拥护、尤其是华裔同胞之拥护是负责的,就无需刻意去掩饰其貌合神离"乌合之众"的现实,而以坦然的态度面对之,努力克服内部矛盾,建立真正拥有共同治国纲领的民联,让我国走上实际的两线制大道,则人民大幸矣!

Read more...

被劫者的提询

◆子富

一位多年前全家被绑遭劫,老婆还遭恶匪以利刀划伤的朋友,就国会下议院一读之2013年防范罪案法案愤愤不平的来电,一开口就说,因为贪污以及社会治安问题的严重败坏,因此他期盼变天!

在505全国大选时,全家上上下下均票投民联!现在他想问问在野党尊贵议员几个问题,分别是:

(一)如果在野党尊贵议员家人现在被劫了,甚至家人被奸了、被杀了!他还会反对2013年防范罪案法令吗?

(二)为何在野党不能把焦点放在罪案的防范上,通过在国会中粉碎国阵三份二多数议席,拥有国会否决权的巨大影响力,在这项法案中纳入一些更为明确的条文,确保这项法案,尤其是未审先扣的条文不致被滥用,只能用来对付罪犯。

(三)如果法案未审先扣的条文能被确保只用来对付犯罪份子,那么在野党,尤其是尊贵的华裔议员会支持这项法案吗?还是继续坚持一路反到底?

(四)在野党除了强调警方办案不力,还有什么更具体的建议?可以更有效打击罪犯,还国家安宁。严法是不是最有效和最直接阻吓罪犯犯案的重要因素?

因采访他遇劫而与他结下朋友之缘的这位老朋友,当他欲通过本报向在野党尊贵议员提出上述问题时,我一时无言以对!但一点值得我们作为媒体中人感到欣慰的是,人民的醒觉已越来越高,越来越多人民再也不是政治人物言论的墙头草,不会随着政治人物的言论而随风倒!对一些事件,已更是董得去追问事实,这对国家政治的发展,是一个好的趋向。

他所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省思!人权的维护,我们又要怎样去衡量?

如今资讯发达,犯罪份子干案早已不必亲力亲为,通过资讯仍可毫无困难的指挥其手下干案,如一直强调必须掌握有力的证据才能采取行动对付之,恐怕即使耗费巨大的人力与物力,也难以掌握有力的证据。

如果能确保未审先扣的条文不被滥用,只用在对付犯罪份子之维护国家治安上,在野党仍然会认为这项法案不妥吗?如果答案是不会,为何不把重点放在这方面?反而把精神耗在毫无边际的争议上,这是为民争?还是为选票而争?

以维护国家安宁作为出发点,我们看不出在野党为何不能把焦点放在确保法案只用来对付犯罪份子,这是在野党能做的,也是天经地义该为人民尽的义务。

如果在野党不这么做,反而致力把新法案和已被废除的内安法令划上等号,则大有辜负人民委托之嫌。

严重罪案的频密发生,已成为国人的最痛,作为人民的我们,当然也重视人权,也更在维护人权!基于内安法令过去曾残踏人权,因此我们也同样反对内安法令的借尸还魂!

在野党硬说严重罪案的狂飚,与紧急法令和限居法令被废除毫无关系,这能说服我们吗?

Read more...

“严法”与“恶法”

◆子富

严法“恶不恶”,取决于执法人、以及具有影响执法之权力掌握者的心态“恶不恶”!

我们说“严法”,不说“恶法”,是因为“严法”未必就是“恶法”!2011被废除,曾一再被认为滥用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的《内安法令》,可称得上是“恶法”!因为政见不同,并不是犯罪!

而用来维持国家安宁的“严法”,则不能都称为“恶法”,毕竟不论是任何社会,均必须通过法律来维持社会秩序。

对联邦内政部向国会下议院提出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扩大范围)修正法案,之所以会引起争议纷纷,政治味道太重是其中重要因素之一,在野党始终都无法摆脱为讨好人民,选票为先的框框。

朝野政党应寻求维持国家安宁的共识,只要大家均以维持国家治安,保护人民安宁作为共同的出发点,一切的争议便可迎刃而解。

在野党担忧这项修正案未审先扣的条文会被滥用来对付不同政见者,情有可原,同时,这也是人民的共同担忧,毕竟,修正案未审先扣的条文一旦被滥用,势必将影响我国的民主循着正轨,并朝着成熟的方向发展。

但只要朝野取得法令是用来对付罪犯,维持社会治安的共识,在野党在对修正案进行辩论时,就可争取把法令只可用来对付罪犯的条文,纳入修正案中。在确保法案不被滥用的大前题下,提呈修正案的政府势必不敢,也不能反对。这样,所谓的内安法令“回魂”之说,也就不存在了!

修正案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同时也是引起人民广泛争议的是,恢复未审先扣措拖,允许警方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扣留嫌犯两年。

政府在2011年废除内安法令时,曾信誓旦旦表明,重新拟定的法令,将不会包括未审先扣的条文,因此,修正案寻求重新恢复未审先扣措施才格外引人关注,人民在担忧,修正案又会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

内安法令之所以会引起人民的反感,最大原因是人民普遍认为,这项法令已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只要在政见不同者的头上套上危害国家安宁的罪名,就可把之关进大牢2年,甚至2年后又再来个2年!

2011年内安法令以及其他严法的废除,所有过去被认为威胁国家治安者,均一一被释放。警方和内政部认为,这是国内罪案飚升的原因,因此,要控制罪案,只有实施严法一途。

但反对党则认为,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可证明,国内罪案会飚升,与罪犯被释放有关。

在野党必须省思的问题是,只要明文规定修正案只用来对付罪犯,确保不被滥用来对付政见不同者,以通过严法来打击罪犯,正社会秩序,严法的实施是必要的吗?严法是不是维持社会治安的最有效手段?

严法的“恶不恶”,取决于执法者及掌权者的心态“恶不恶”!执法人和掌政者的心态是“恶”的,严法也会变成恶法。因此,修正案加入未审先扣只能用来对付罪犯的条文是必要的。

Read more...

何必硬来?

◆子富

吉隆坡的土地那么多,为何偏要强行征收吉隆坡精武华小校地不可?况且,可征收的土地也多得是,为何偏又要选中华小?

这真叫作为市井小民的广大人民群众,百思不得其解!并频频要问,我们的政底怎么了?是受到什么刺激?是因为505全国大选,华裔普遍“造反”,倾向支持民联,现在就要给华社颜色看吗?还是在“警告”华裔,再继续支持民联,落至什么都没有的下场时,可怨不了人,是自找的、是自讨苦吃!

精武华小从土地局取得之宪报资料显示,早在战前的1938年,英殖民地政府便把这块土地批作教育用途,屈指算来,迄今足足已有75年的历史!国家独立只不过是56年,精武华小可比国家的独立更具历史!为何过去均“没事”,现在就要“大事”?

这是比以往任何时候均更为疯狂的种族政治使然?如果是这样,“政客”把维护自己政治权益看得比维护国家权益还要重要,这真是十分可悲!难道这些“政客”就是不会明白,在多元民族的国家,种族政策只会导致民族间的互相猜疑,如果恶化至种族冲突,国家将因而毁于一旦吗?

联邦旅游文化部采取强硬手段,无可协商的欲强行征收精武校地的理由,是须要征收有关校地作为兴建文化遗产城办公楼用途!难道兴建文化遗产城办公楼,就比保存文化传承的保垒来得更为重要吗?

文化遗产城就不能另寻他地兴建吗?为何硬是非铲平文化保垒不可?

间中的理由,真叫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是要给华社颜色看,是最能说服我们的理由!

但如果是这样,我们的民主精神又去了那?民主多数尊重少数的基本原则成了多数欺压少数了吗?况且我们的政府并不是获得多数人民支持,而是依靠废除选区选民差异顶限的选区的不公平划分制,通过席位制保住了政权。

更让“佛都有火”的是,我们尊贵之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的言论,更是让人难以接受。他说,有关的校地原本就是由旅游文化部所拥有,现在仅是其部门收回作为发展用途罢了!即然这片校地早在1938年便被英殖民政府批作校地用途,我们想知道的是,在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过名到旅游及文化部名下?

吉隆坡精武华小,坐落于吉隆坡的半山芭,占地仅仅两英亩罢了。

纳兹里坚称,该校地是属于政府的土地,是供其部门使用的土地,如果精武华小仍要争论土地的拥有权,那大可将此事带上法庭解决。

精武华小事件,必须受到我们关注,我们要理智告诉政府,强行征地的举措是不当的,要做一个获得人民拥护的政府,一却均必须回到人民,以民为本。

Read more...

勿“鸡毛试火”

 

◆子富

种族政策,被国阵政府以回报马来同胞在505全国大选时给予国阵全力支持,而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是无所畏惧的推行,把"土著"和"非土著"更是划分的清清楚楚,这不禁令爱好国家和平与稳定的国人感到忧心忡忡,民族猜疑问题如果出现,政府将是始作俑者,必须背负历史的责任。

种族政策、种族言论,在当前时刻会比以往更"凶",与巫统的改选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也反映巫统党内准备争取更上一层楼的各路诸侯,正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争取党员代表的支持。

在种族问题仍然非常尖锐和敏感的我国,"政客"为争取同胞支持,种族问题仍然是最有效的"利器"!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典当国家利益的例子,过去也屡见不鲜,这不外是国家可悲的一面。

巫统一名身兼联邦内阁成员的最高理事最近指出,国阵已没有必要再次询问"华裔要什么?",因为国阵已为华裔做了很多,可是华裔依然把选票投给反对党,这对国阵而言是不公平的,而国阵也对华裔的政治取向感到纳闷。

对巫统这名最高理事的这席话,我们感到无比的悲哀,国家已独立了这么多年,政府的政策不是注重促进民族的融和,反而是把"土著"和"非土著"分得更清楚,这对国民的团结,国家的发展绝对不利!负责任的国家领袖,绝不会有如客家俗语所说,在"鸡毛试火"!

国阵为何不扪心自问,505全国大选时,为何有53%的投票选民,把选票投给所谓的民联,尽管许多选民均心知肚明,所谓民联是貌合神离、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

53%投票支持所谓民联的选民,不仅仅是华族,因为华族毕竟是仅占了我国总人口的26%,巫印裔给予民联支持者,绝对不会是少数。巫统在质问华裔要什么的同时,为何不同时也质问自己的同胞要什么?

对种族政治,作为我国政治主干的巫统,始终都乐此不疲。政府不思前进推动惠及全民的政策,反而是在开倒车,通过玩弄种族政策来稳住土著同胞支持的基本盘,这样玩下去,只有两个下场,一是保住政权,国家则在节节败退。二是也引起土著同胞的不满而倒台!

505全国大选所导致之土著在朝,华裔在野的政治格局,已使政府中的极端份子更是胆大妄为的对华裔秋后算帐。

但更令我们担心的是,这种政局的出现,是否会导致土著同胞更是民族主义的走上大团结之道。巫统和伊斯兰党,以及公正党中的穆斯林议员,大家同族同教的走上大团结之道,没有人敢断定这种局面不致出现。一旦这种局面出现,种族政策势必更是横行,届肘,作为华族又奈得了何?或许仅能"我问天"了!

争取国家独立时,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大家平起平坐,但发展至今天,巫统已一党独大,马华和国大党,只有靠边站的份儿!

东马的情况也一样,土保党已一党独大,人联已落至仰人鼻息的蚊子党,426州选时,硕果仅存的2名华裔州议员,据说如果不是得到土著同胞的支持,可能还过不了关呢!

国阵华基政党的政治地位每下愈况,是摆在大家眼前,有目共睹的事实。这种局面的出现,与华基政党领导层中,有不少是孱弱无能者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们为保官职,即使面对再大的偏差或蚕食非土著的政策,不是唯唯诺诺,就是噤若寒蝉。

也更有可能是因为牵涉到个人利益,由于担心自己利益的受损而不敢开声!

其实,华裔在我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的要求并不多,马来西亚组成50年来,华裔对最基本权益的维护,是跌跌撞撞一路走了过来,只要稍为公平,大家就心满意足了!

Read more...

“乌巴”之后

 

 

◆子富

505全国大选,所谓的民联夺权未成,也把我国的政局逐步推向多变之中,国家未来政局发展,是敌变成友局面的出现,并不是不可能!

正诚如三国演义开首时所说:“话说大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在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更是反映政治现实的千古名言。

政治原本就多变,人民万万勿以为,国阵这个组合的成员永远就不变!即使是面临跨台的威胁,也依然如此。也更别以为,民联三党的组织结构,也会永远的保持下去!在政治需要的时候,这两个政体,随时都会出现成员党的大洗牌,民联友党成了国阵友党的局面,并不是不可能发生。

国阵中的华基政党,因为绝大部份华裔要“乌巴”投向行动党而被唾弃,再加上一直都沉醉在内斗中,在国阵中的影响力式微,甚至成为可有可无后,随时都会丧失在国阵中的地位,或被取代。

而所谓的民联,我们把之称为“所谓”,是因为它始终都不是一个真正、名符其实的政治组合。说得直接一点,不外是一个为了夺取政权而凑合在一起的“乌合之众”,行动党与伊斯兰党间对落实伊法治国的争议,便充份暴露这个组合的各怀鬼胎。

这个组合的凝聚力是薄弱的,友党间的言行没有任何的约束,因此才有在伊斯兰党主政的州属,当伊党推出一些伊化政策时,行动党公开反对局面的出现,只有在大家的目标同是选票时,言行才会“暂时”一致。

这种薄弱的关系,绝对经不起政治利益的冲击。民联三党当政治利益出现冲突时,随时都会瓦解。

巫统主导之国阵政府,在华裔代表比以往任何时候均更是徘徊在政府门外后,所推行的政策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种族化,这正把巫统和伊斯兰党推向同一条道路,这导致巫统和伊斯兰党、甚至包括公正党组成更强大政府的局面,也同样并不是不可能出现!

我们始终都在强调,巫统和伊斯兰党同族同教,在我国这个种族政治仍然非常强烈的国家,同族同教很容易就一拍即合。

在民联无法夺取政权之当前国家政局发展,正逐惭出现这种微妙的倾向,这种政局的发展,或将在巫统改选后逐惭明朗化。

在马来同胞占多数的我国,再加上华裔人口的逐年下降,以及选区的不公平划分,种族政治将依然“吃香”,“公平”仍将继续是遥不可及的梦!并不是我们这一代、甚至之后一两代人所能看到的事。

华裔同胞求变,并倾向支持民联,是因为感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作为华基政党,就必须在维护各民族受到平等对待上负起历史的责任。号称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亦然!

行动党在华区要华裔“乌巴”,我们华裔“乌巴”了!如果国家政局的今后发展是逐步走上土著同胞大团结之道,华裔又将何去何从?

Read more...

政治没有对错之分

◆子富

人都死了,却落叶归不了根!政府把陈平骨灰运回国的事件看得如此重大,包括加强马泰边界的戒备,大有严防陈平骨灰“偷运”回国之慨(我们绝对相信其家属不致这么做)!看了真叫人嘘唏不已!

难道我们通过手中神圣一票选出来的政府,竟然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吗?人都死了,为何还不能让之一了百了?又为什么不能让过去的就让他过去?

陈平与马共,对许多现代人来说(包括那些极端份子),只不过是过往的历史故事罢了!这宗政治历史事件,正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政府那么“大件事”的禁止陈平骨灰回国,却是摆在大家眼前,让人感受到政府毫无人情的事实。

在华人眼中,人死了,把骨灰运家乡,只不过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方式,况且,大方让陈平家属把其骨灰运回国,也不致会导致社会的不安,更可显示政府的大方。

政治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方式与成败之分,马来西亚国阵政府那么“大件事”,只差没有派出重兵防守边疆,有如严防敌人侵入般的严守陈平的骨灰,誓死都要阻止陈平的骨灰回国,看在世人眼中,他们又会怎样评论马来西亚?

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首的联邦国阵政府,应谨慎的省思,有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极端份子的言论,或土权的反对,就闻鸡起舞,如此大动作的禁止陈平骨灰的落叶归根。

当年陈平领导的马共,所进行的是政治体制的斗争,我们上面说过,在一场政治斗争中,没有对与错之分,只有输与赢之分。即然大家都是扛起枪来的互相对抗,大家就必有伤亡,马共伤亡的这笔账,能算在政府府的头上吗?不能!具有政治理智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对马共事件,政府如是理智的,对这一切的一切,都应在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三方面签署和平协议后,让之划上记号,让之成为过去,没有必要时至今日,仍不断对马共进行多方面的指责。

回顾历史,1989年,马来西亚政府、泰国政府及马共所签署之和平协议的其中一项重要条文是:“政府将在适当的时候,允准任何大马公民的前马共成员,在大马宪法与法律范畴内,自由参加政治活动。”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在霹雳州,不论其身份问题出现怎样的争议,都是他仍然在世时候的争议,在他辞世后,任何人都不能否认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这个事实。这也让政府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服人民,为何不能让他落叶归根。

会“呱呱叫”喊得很大声的极端份子,毕竟是占了少数,绝大部份的马来西亚各族同胞均是中庸的,他们没有发出声音,并不代表着他们认同政府不近人情的做法。

1989年和平协议签署时,当年在任副首相,现是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就此事以“过去就让它过去”狠批政府没有遵守“1989年合艾的和平协议”。

他说,当年,他是联邦内阁成员,清楚知道当时的详情。

他回忆当年联邦内阁讨此项重要事件时说:“我们是否认同他(陈平)?不;我们是否认同共产主义?不;我们是否认同陈平过去的行为?不;我们是否认同跟陈平签署,双方同意解除武装的和平协议?我们认同。”

“为何国阵政府现在不认同?这可是当年获得内阁认可的协议。当时,我是一名内阁成员,协议书呈上内阁会议讨论。”

“签署和平协议时,陈平领导马共代表团,而马哈迪则代表大马。在协议中,陈平同意解除武装,归还所有武器。他们也同意以一个好方式回国。”

马共已经再也不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政府,政府大可放心,让陈平落叶归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仍吓得夜里漏尿,可真要落至天下人的笑柄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