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我国的借镜

我们邻国泰国“黄衫军”与“红衫军”动不动就发动的示威,已变象成了骚乱,并有可能把泰国推上“动乱之国”的不归路。泰国今天的处境,我国应引以为戒,举凡涉及示威的问题,都要慎之慎之!避免我国步上政治恶斗的循环中。

Read more...

行动党应响应安华捐薪建议

在雪州民联政府决定暴调州务大臣、行政议员及州议员的俸禄掀起千层浪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表示,雪州大臣卡立已经接受其要求公正党议员每月捐献1000令吉、或20%薪酬充作州教育基金的献议。但并不包括行动党与伊斯兰党议员!

Read more...

中国为何划设防空识别区?

近日,中国政府宣布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此项行动引起国际社会的瞩目,也立即遭受日本和美国的强烈反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认为,中国的举措,是单方面改变东海的现状,将会招致海空域不测事态的发生,是非常危险的行为,要求中方撤销。

Read more...

高薪俸养 值得吗?

砂州所有尊贵州议员于今年5月间召开的州议会,在获得所有朝野议员一致支持下,通过调薪233.33%后,个个每月均从人民口袋中掏走了1万5000令吉的血汗钱!人民用这么丰厚的俸禄来供养这些尊贵的州议员值得吗?是一项问题,这些尊贵的州议员所付出为人民做的工作,与他们所获得的俸禄成正比吗?会不会是奉献少所得多?也是一项问题!

Read more...

砂州最“伟大”

雪州宣布调涨州务大臣、正副议长、行政议员及州议员薪金,正引起议论纷纷,州务大臣丹新里卡立受千夫所指,有人更认为再再强调关注人民疾苦的民联,还不是伸手猛往人民口袋掏钱“自肥”!

Read more...

同是一丘之貉

我们比砂拉越的还低。说完还扬扬得意。

以州比州来气死他人发此言者,正是堂堂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

因为议会大调薪引来异样的眼光,他企图避开箭头,拿了砂拉越这最佳反面教材来辩护开脱。

Read more...

伊核问题达致初步协议

11月24日,伊核问题终于取得重大突破,6国与伊朗在日内瓦已经达致第一阶段的协议,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欢迎。

根据协议,伊朗承诺停止进行5%浓度以上的浓缩铀,不再增加离心机,而美国则表示将放宽对伊朗总价约70亿美元的制裁措施,在6个月内将不会再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

Read more...

合情乎?合理乎?

周二,行动党州联委会主席张健仁,因在参与明年度州财政预算案时,发表“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亲巫统”言论,在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要求收回言论不果后,遭州特别事务部长丹斯里阿迪南沙登动议,州第二财长拿督斯里黄顺舸附议下,被州议会下达“禁足令”,逐出州议会!

至于将“禁足”多长时间,议会则表示要听取当事人阿邦佐哈里的意见,因此,这项“禁足令”受视是无限期的、是前所未有的。

这宗事件,有两方面的问题值得我们泠静去思考。

一是纵然议会常规不可在议会中指名道姓,针对个别议员。指阿邦佐哈里亲巫统,也大有表示担心阿邦佐哈里“引进”巫统之嫌,但国阵有必要严重的把之逐出议会吗?国阵是在夸大问题的处理方式吗?行动党为何要无端端的把阿邦佐哈里与巫统扯在一起,有其不可告人的背后议程吗?

二是行动党提出之两项收回言论的附带条件,合情乎?又合理乎?

就第一项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如众所知,阿邦佐哈里一向被华社公认是土保党其中一位较为中庸,又最能令华社接受的领袖,他对其选区内的华文独立中学----四中,更表现得比把维护华教挂在嘴边的行动党更为出色,几乎到了对中中校董会有求必应的地步。

四中兴建新校舍找上他,他拨款!要增设学校之软体电脑设施,他也同样二话不说就拨款!虽然说这些拨款是来自人民的纳税钱,但对一间不受政府承认的独中,也要他有诚意作出拨款。

行动党必须理解,城市华裔选民之所以会倾向支持行动党,是因为寄望行动党能表现得与国阵不同,不能要求人民对行动党的议员作出怎样的要求,也要对国阵议员作出同样的要求。

在议会中“举手举脚”支持国阵提出的“狂调薪”与“狂追薪”,声声说人民辛苦,又伸手猛往辛苦人民口袋中掏钱的行动党,已经让人民难以接受,对自己党内元老建议把一个月薪金捐予独中,装聋作哑,毫无反应,更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般选民均认为,土保党比巫统更为中庸,而阿邦佐哈里则是中庸中的中庸,行动党为何要把他和巫统扯在一起?是否有其背后不可告人的议程,值得我们深思。

就行动党收回言论的两项附加条件问题,阿邦佐哈里在对其部门作总结回答时,援引议会常规要求行动党收回指他亲巫统的言论。

阿邦佐哈里不失其向来亲和的作风,给予行动党机会,如果行动党收回有关言论,一切争议就此宣告结束。其实,行动党当时如果收回有关言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也更不会对行动党带来什么伤害,反而能显得行动党具有君子之风。

问题是行动党表示可以收回有关言论的同时,为何要提出附加条件?提出要州议会“承认巫统对砂州不利”及“砂州政府必须确保巫统不会在砂州设立任何区部”的背后动机又是什么?附加条件合情乎?又合理乎?同样值得我们泠静去深思。

巫统是一个全国性的政党,就和行动党一样,在民主的我国,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可以阻止行动党东渡而来,行动党又拿什么来要求州议会禁止巫统涉足砂州?难道这就是行动党所强调的民主?

巫统对砂州利与不利问题,对个别族人及个别政党也有不同看法!巫统涉足砂州,对行动党而言,可能是不利的,但对马来同胞而言,则可能是有利的。

同样的,行动党东渡而来,在马来同胞眼中看来,也可能被视为是对砂州不利的!

行动党要议会“承认巫统对砂州不利”的理由如果能站得住脚,是不是土保党也可以要州议会“承认行动党对砂州不利”呢?然后把行动党逐出砂州,再把“对砂州不利”的行动党议员个个关进大牢?难道这就是行动党“至高无上”的民主?

Read more...